第 1 部分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作品:借父生子

    作者:段小楼

    男主角:科雷克

    女主角:丁瑶

    内容简介:

    怎么说她也是佣兵集团的凤凰女

    却落得替在外工作的姐姐及姐夫带小孩

    天天替两个小鬼把屎把尿当保母

    偏偏一场意外夺走他们妈咪的性命

    而他们那失踪许久的爹地一出现

    竟不要脸的叫她别打他主意!

    奇怪!她是何时有说爱他了啊?

    她可没受过这种屈辱,要不是儿童不宜

    丢他几颗手榴弹都算客气了

    害一向重视身材的她,拚命塞蛋糕泄恨

    哼!就算他们曾经沧海难为水又怎样?

    即使他现在是他姐夫又怎样?

    明明是自己把持不住,想把她吃了

    还恼羞成怒的想远走他乡

    可孩子不肯跟他这个半生不熟的老爸走

    却吵着要她照顾他们一辈子……

    正文

    楔子

    瑞士琉森区铁力士山

    一台由英格堡到特里布湖的观光缆车上,载满了许多准备到山上滑雪的观光人潮。

    在这些观光客里,两位鼎鼎大名的科学家也置身其中,他们是知名的芬兰生化专家科雷克与NASA华裔科学家丁璐。

    这回,他们是在FBI的全程保护下,前来瑞士享受为期七天的假期,之所以要如此慎重严谨,全是因为他们同时也是恐怖分子想要攻击的对象。

    不管是什么样的生化武器,这对顶尖的夫妻,都有办法很快的调配出解药,因此,除掉他们,即是所有回教激进分子共同一致的目标。

    “科雷克,这样的假期一点隐私权也没有,处处都有人在身旁跟着我们。”留着一头微鬈发的丁璐,依偎在科雷克怀中,娇柔的嗓音,宛如黄莺巧啭般动人。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我已经郑重告诉他们,不准在我们的房里装设监视器,也不准在床底下偷装窃听器,只能在我们下榻的房间走廊入口站岗,就连我们的房门口,也不准有人任意走动。”在夜晚,总得要有属于两人的浪漫时光。

    “亲爱的,有时我想想,若是因为这样的特殊身份让我们必须过着像犯人般的生活,那我宁愿我们能平凡些,换来正常的家居生活,那不知该有多好。”

    她不知有多久没好好依偎在科雷克怀中温存了,这次好不容易向上级申请,可还是不得私自出游,必须有十位的FBI干员随侍在侧。

    “既然走上这一途,我们就不要有所埋怨了,我想,再过几年,等我们破解出最新一代的沙林毒气解药,美国政府一定会答应让我们离开,再说,到时回到幸福花园山庄,那里有着完整的防护系统,我们一定能跟小瓷与小璧在那里好好过日子的。”科雷克以轻松自在的口气,来平抚丁璐忐忑不安的心。

    一想到在幸福花园山庄里的那对儿女,她的心里头仍有着些许的无奈。

    “从他们懂事到现在,我跟他们碰面不到五次,我真怕到时卸下职务后,他们都会跟我疏远,甚至认不得我了。”丁璐始终担忧与孩子们间的亲子关系,本来就该在孩童时期建立,等到将来他们长大懂事了,想要再拉近孩子与父母亲的关系,可就难上加难了。

    “不会的,小璧与小瓷都很懂事,他们也都能了解我们的难处,你忘了上回小瓷写给你的生日电子贺卡上写着,要妈咪专心工作,她会听瑶瑶阿姨的话,希望你不要担心的吗?”

    他用温热的脸庞,贴着她雪白的肌肤,娓娓传递着儿女们的懂事与窝心。

    “他们都快把瑶瑶当成是自己的妈了,只怕在他们心目中,早就已经忘了有我这个妈的存在了。”她很小孩子气地抿紧嘴,对于这样莫可奈何的事实,总有着一股使不上力的感觉。

    科雷克带着玩笑性的口吻说道:“怎么,跟自己妹妹也需要吃这种飞醋?”

    “不是吗?小孩子现在口口声声都说阿姨好,跟他们讲电话时,也是讲不到两三句,就说要跟他们阿姨去放风筝、去玩,叩的一声就将电话挂断,你说,这醋我该不该吃?”孩子们的心全然不在她这个母亲身上,叫她如何能不吃味。

    “你长年不在他们身边,自然跟他们不亲了,你别紧张,过几年等我们的研究工作告一段落,我相信很快就能拾回你们母子间的感情。”科雷克为了不让这样的话题破坏整个渡假气氛,转身向着窗外指道:“你瞧,前面那间像童话故事中的小屋,就是我们今晚要住宿的小木屋,跟我们当初在网络上所看到的图片,是不是一模一样?”

    循着科雷克所指的方向看去,那依山势而建的小木屋,就跟油画里画的一样,好看得令人目不暇给。

    就在两人被这样的美景所吸引的同时,全然没有想到在缆线的另一端,已被绑置着一颗定时炸弹,那完全靠着水银针柱而移动的超高科技装备,因处于完全静音的状态,所以就连站在缆车停靠处的FBI干员,也没发现有任何异状发生。

    剩下最后一分钟了!

    夹藏在人群中的两道黑影,正拭目以待地等着一场精彩绝伦的大灾难发生。

    距离缆车到达山顶的时间还有七分半钟,在炸弹爆炸之后,缆车上的人,下场便是掉进万丈深渊,想要活命,除非是上帝显灵,否则,将会无一幸免。

    “好美的风景喔,要是小璧和小瓷也能跟我们一起来,不知该有多好。”抓着缆车内的扶手,眺望远山雪景,丁璐甜美的笑容难得浮现。

    “会的,总有一天,我们全家人会一同前来,享受属于我们的天伦之乐。”

    才说完,便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砰的一声,承接缆线的钢轴硬生生被炸断,七条钢缆中的五条,瞬间爆裂出金光般的火花,几台原本衔结在钢索上的缆车,也因失去钢索的支撑,整个往山谷间急坠而下。

    就这样短短几秒钟内,整个观光胜地,转眼成了人间炼狱,好几台缆车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加快朝向山谷间坠落,凄厉的惨叫混和着强烈的爆炸声,令人听得毛骨悚然,不支瘫软倒地。

    在几道爆炸声后,站在缆车终点处的人群,全都慌乱成一片,紧接着,警报器的鸣声大做,火光瞬间在白雪茫茫的山林间燃烧开来。

    就在大伙忙着救灾的同时,忽然从人群间惊传有人大叫,“还有一台缆车没有掉下去,快去抢救啊!”

    只见一台缆车摇摇欲坠,令人看得怵目惊心,因轮轴卡在另一条未断的钢索上,而呈现悬吊在半空中的状态。

    缆车里的人泰半在强烈的晃动下,被摔出门外,掉落万丈深谷之中,侥幸仅存的,只剩一手紧紧勾住扶手,一手紧抓着爱妻丁璐的科雷克。

    早在爆炸的瞬间,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将爱妻搂进怀中,无奈缆车剧烈摇晃,而动荡的幅度过大,一个猛烈撞击,便让丁璐整个人如飞盘般被抛出缆车之外,幸好他眼明手快,急忙以肘勾住她,才免于让她跟其他人一样,被抛落山谷之下。

    “克,别放开我,我还不想死……”被垂吊在半空中的丁璐,面对如此般可怕的景象,早巳吓得魂不附体。

    “璐,你别紧张,我不会把你放开的,绝对不会的……”死命抱着缆车中的扶手,科雷克紧咬着牙,宁可断臂,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爱妻命丧在他的手中。

    “克,我不想摔死在这里,我还想回去看小瓷和小璧,你千万不能松手啊!”丁璐扯开嗓子大喊。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老天不能这样对她呀!

    “璐,我不会放手的,天啊……有谁快来救我们啊……”

    他的脸已经涨成猪肝色,那只拉住妻子的手,也在强大的拉扯下,使得青筋全部爆胀在整条臂上。

    “克……我的手快没力了,快要拉不住你了……”丁璐的几根手指,渐渐地下滑中,这使得科雷克更加紧张,似乎预感着有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

    “你千万不能松手,他们就快派直升机来救我们丁,再忍耐一下,你想想小瓷……想想小璧呀……”科雷克已经急得泪水都涌了出来,他知道救援小组要是再不快点来,他就要失去他的爱妻了。

    “克,这样死去我真的很不甘心,我……”突然间一个抓空,丁璐的手就这样从他手中分离,她感到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她,在坠落山谷之前,只听见她大喊着,“克……我永远爱你……还有孩子们……”

    “璐……”紧贴着缆车车门,科雷克朝着山谷大喊。

    在黑点慢慢从他眼前消失之后,他知道,自己将永远失去他的爱妻,孩子们也永远永远失去他们挚爱的母亲……

    第一章

    “妈咪……”

    午夜时分,从丁瑶的房里,惊传一记小女娃的尖叫声。

    从来都不曾做过恶梦的小瓷,突然从床上惊醒,并且不停哭泣,大声哭喊着要找妈咪。

    “小瓷不哭不哭,阿姨在这边陪你,别怕别怕……”丁瑶将小瓷紧紧地抱在怀中,还顺手取来毛巾,为她擦拭因恶梦而盗出的冷汗及不停掉下的泪水。

    “我要妈咪……我要妈咪……小瓷要妈咪……”

    从来都没见过小瓷在半夜时分吵着要妈咪,可今晚却异于平常,每一句呼唤中,都强烈地哭喊着“妈咪”两个字。

    “小瓷乖,阿姨不是说过,把十根手指头和脚趾头数完,妈咪就回来了,你怎么现在就吵着要妈咪呢?”她极力地哄着,但今晚无论怎么哄骗,小瓷的哭声不但没有减缓的迹象,甚至还越哭越大声。

    “小阿姨,妹妹怎么了?”在隔壁房被吵醒的小璧,睁着惺忪的睡眼,也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察看究竟。

    他看着妹妹哭得满头大汗,怕她会因此而不小心得到感冒,于是,先到浴室拧了一条热毛巾,然后再脱掉小瓷身上的衣服,很快地替她擦拭一遍,并撒上痱子粉,重新换上干净的衣服。

    “告诉哥哥,你怎么了?”心急如焚的小壁,将小瓷抱在大腿上,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小瓷一张小嘴努呀努的,哽咽说道:“妈咪不见了……妈咪飞走了,不要小瓷了……”

    “妈咪没有不见,妈咪和爹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三天前你还和妈咪通过电话,是你说要和姨姨去放风筝,所以电话讲到一半就先跑掉,你忘了吗?”小璧努力拉回小瓷的回忆,让她知道妈咪没有不见,这一切全是做梦,都是不实在的。

    但,小瓷显然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表情仍是恐惧惊怕,并且更加地嚎啕大哭。

    “妈咪不见了,妈咪一直飞一直飞,她不要小瓷了……”

    “小瓷乖,你要听哥哥的话,你妈咪说过,等圣诞老公公送礼物的时候就要回来,你还跟妈咪面对面打勾勾,有没有?”丁瑶捺着性子,将她们母女俩在视讯电话上约定好的承诺,不厌其烦地说给她听,不过,今天的小瓷着实反常,怎么劝也劝不听。“小璧,去拿她喜欢的水果软糖,还有把她的小海豚拿过来!”

    眼见怎么劝都劝不停,丁瑶只好使出看家法宝。

    小璧很快地就把小瓷最喜欢的整罐水果软糖和小海豚绒毛布偶拿来,这两样东西向来对哄小瓷是无往不利的,只要让她抱着小海豚,嘴里吃着软糖,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迎刃而解。

    “小瓷乖,你的小海豚和软糖都来了,不能再哭了喔!”小璧兴匆匆地把小瓷最爱的两样东西放进她怀里,岂知,她连看都不看,还把整罐水果软糖推倒在地,使得糖罐的盖子被震开,里头的软糖也全都散落在外,弄得满地都是黏呼呼的糖渣子。

    “姨姨,我要妈咪,小瓷要妈咪,不要糖糖、不要娃娃,要妈咪……”小瓷一把将脸埋进丁瑶的胸前,两条小胖腿还不停地在半空中晃动,甚至哭到呛咳了,仍未有缓和的迹象。

    “小瓷,你再不乖,哥哥要生气了!”小璧一边蹲在地上捡散落的软糖,一边无助地看着丁瑶,他也慌了,想不通妹妹今晚,怎会无理取闹到这样令人头痛的地步。

    一向乖巧懂事的小瓷,今晚不管她和小璧怎么劝、怎么哄,就是安静不下来,似乎没把姐姐当场带到面前,这场哭闹就永无止尽的一刻。

    小瓷平常根本就不会是吵着要黏妈咪的人,长年在外工作的姐姐,与小孩子的互动关系,不过就在圣诞节或是几次短暂的会面,与小孩子吃吃饭,到儿童乐园玩玩而已。

    再说,姐姐喜欢安静,当她在看书时,小瓷若去吵她,她就会很严厉地吩咐她到外头玩,以过去这样的亲子关系看来,要说小瓷会有多想她妈咪,实在令人难以猜想。

    眼看已经哭到声音沙哑的小瓷,丁瑶觉得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使出最后一招。

    “小璧,你去打个电话给你妈咪,说小瓷哭着要跟她讲话,叫她无论如何也要打开视讯,让小瓷看到她。”她还特地将嘴凑到小璧耳后,悄声地说:“叫你妈咪这回别忘了买最新的安娜公主系列回来,去年她买成了琳达公主,害小瓷整整哭了两天,你应该还记得去年圣诞节小瓷拗了有多久,差点连晚餐都吃不成了!”

    因为丁璐的疏忽,害小瓷去年整整闹到圣诞夜晚上十点多,那场恶梦,想必所有人都不愿历史再重演。

    “我知道了!”他眨着灵动的大眼,然后很快地拿起电话,按下熟悉的号码。

    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电话另一头并没有人前来接听,以目前的时间来看,美国那边算起来是白天才对,没道理没人接听啊?

    “阿姨,我妈咪的电话没人接,要不要打爹地的呢?”两人各属不同部门,因此也有不同的电话号码。

    丁瑶迟疑了会,点了点头,“那也打打看吧!”

    然而,科雷克的电话一样没有人接,这样不寻常的现象,加上小瓷半夜没来由地哭着找妈咪,都令丁瑶的第六感,变得敏锐神经了起来。

    她开启紧急专用的通讯系统,火速连系到高焯的电脑,不到三十秒,高焯的声音立即传送了过来。

    “瑶,你千万别告诉我,又是小瓷不小心按到开关,这回我可不只是要她罚站了。”显然地,小瓷曾经调皮的开启这个紧急系统,而且不止一次。

    这种好梦正酣的时刻被打扰,任谁的脾气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焯,好像有不对劲的事发生了,麻烦你帮我连系一下美国太空总署,想办法帮我找到我姐,或是科雷克也行。”要让这样国家级的高科技机构来帮忙联络里头的科学家,非由高焯来帮忙不可。

    “有什么事必须要三更半夜处理不可的吗?”

    “小瓷半夜惊醒哭着要找妈咪,刚刚打了两通电话,我姐和姐夫都没接,这实在有些反常,我害怕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要请你帮我问问看,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丁瑶的声音出现难得的严肃,但高焯直觉地认为,她太过神经紧张了。

    “你怀疑太空总署被恐怖分子炸了,你姐和姐夫被宾拉登抓走了吗?”对于她因小瓷做个恶梦就要大惊小怪地将他扰醒,他实在有些不能苟同。

    “焯,我不是在开玩笑!”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眼皮跳得很不寻常,铁定是有大事要发生了吧?”他必须提醒她,不要因小孩子一时的异常情绪,而失去该有的科学判断。

    “你应该知道,我从不迷信,但今晚种种奇怪的现象兜凑在一起,我宁可信其有,也不愿信其无,你就去问一下,让我能够心安,这样也不行吗?”她很难得板起脸来对高焯说话。

    声音听起来仿佛吞了好几吨的炸药,他多少也嗅得出今晚的丁瑶,跟一般时候活泼开朗,常把笑容挂在嘴边的她,有多么的不一样。

    为了让她安心,他只好顺应要求,帮忙连系美国太空总署,

    “好吧,你等一下,我马上帮你联络。”

    不到一分钟,便听到高焯带着吞吐且支唔的语气回答。

    “总署那边说……他们到瑞士渡假,但他们的紧急联络手机却没人回应。”

    “连紧急联络手机也联络不上?奇怪了,依照两人的个性,不可能会让这样的事发生,你有没有再问详细一点?”

    “根据航空公司传来的消息,两人是搭乘瑞士航空到日内瓦,依我看,应该只是纯粹去渡假,他们也许是手机掉了或此刻正在滑雪,我认为,你并不需要太过紧张。”高焯很快地笑了开,以消弭紧张气氛。

    他接着说:“老是将他们关在冷冰冰的生物培菌室内工作,闷久也会闷出病来的,好不容易能有个假期,任谁也不想因公事而被紧急叫回,手机没开想必是不希望受到干扰,你就给他们几天清静的时间,别让小孩子去烦他们了。”

    纵使有着高焯的拍胸脯打包票,但无论如何,没有两人的消息,她心里还是毛毛的,总是放不下心。

    “你说得也对,也许他们只是想让自己清静几天。”她稍稍宽了心,在一切仍未明朗化之前,她还是不要预设太多立场,免得自己吓自己,搞得精神错乱就没必要了。

    切断通讯器,才一转身,便发现小瓷在小璧的劝哄下,已经安然地睡着了,她将小瓷抱回娃娃床,看着她酣甜的睡容,不免心想,但愿一切都只是虚惊一场,千万别有事才好。

    不到半天时间,全世界各大新闻媒体,都陆续报导丁璐不幸罹难的报导。

    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幸福花园山庄,每个人听到这件事,莫不震惊与哀恸。

    特别是丁瑶,在得知丁璐因缆车钢索断裂而坠落山谷时,她几近崩溃地放声大哭,她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这样真实且残酷。

    想必昨天晚上,姐姐会出现在小瓷梦中,是来跟她说再见的,怪不得小瓷会整晚哭个不停,原来——

    小小年纪的她,早在冥冥
之中感应到,她已经再也看不到妈咪了……

    事件的发生,使整个山庄陷入空前的低迷,麒麟高焯、竣猊袁啸和邀貅孟锋,全都重新披挂上阵,他们主动与国际刑警配合,为了找出这罪魁祸首,重出江湖也在所不惜。

    为了不让两个小娃儿太早知道真相,免得幼小心灵承受不住而衍生更多事端,于是,整个山庄很快地达成共同的默契,决定暂时瞒着小璧与小瓷,等将来有更适当的时机,再将此事婉转,且将伤害降到最低的方式,来告知并让他们了解。

    然而,就在他们需要更多有关丁璐的消息时,却怎么也联络不到科雷克。自从事件发生后,他就像是从地球上蒸发了,任谁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他没跟美国政府保持连系,也没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心情更加沉重,生怕他会做出傻事,甚至与爱妻同赴黄泉而去。

    直到半个月后,正当小瓷与小璧在丁瑶家前头的草坪上,与孟锋所养的黄金猎犬皮皮一同玩耍时,一个高大精壮,棕发浓密,脸上爬满胡碴的男子,就这样出现在两个小孩子的面前。

    他手中拎着一只皮箱,身着卡其色的连身风衣,神态看起来憔悴不堪,就连原本深邃的双眸,也变得空洞无神,仿佛是几天几夜都不曾合过眼般。

    “爹……爹地?!”小壁先惊叫出声,手中挖土用的儿童塑胶铲子,咚的一声掉进塑胶桶子里,他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男子,就是他们朝思暮想的爹地。

    原本背蹲着科霄克的小瓷,在转过身看到他后,也是摇摆着肥肥短短的两条小胖腿,张开双臂,朝向他的方向而去。

    “咯咯……达达抱抱……”小瓷看到父亲,一个兴奋过头,差点就仆倒在地,幸好一只粗壮的手臂接应得快,及时将她给抱住,才免得娇嫩的肌肤受到伤害。

    “小瓷,好乖,有没有想爹地啊?”像是巨人的大掌一捞,轻易地便将小瓷从地上抱了起来。

    抱起小瓷的科雷克,两眼怔怔地看着宝贝女儿,她的模样,就跟丁璐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她有着水灵般清澈的大眼,淡金色的鬈发,而且继承母亲的美丽基因,两颗小梨涡笑起来浅浅地挂在嘴边,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来,都是丁璐的另一个翻版。

    他紧紧地抱着小瓷,一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泪水几乎就要夺眶而出。

    “达达……”小瓷身子有些挣扎的蠕动,不停地想转动身子,看看科雷克。

    “小瓷,你要叫爹地,不是叫达达。”小璧忍不住纠正妹妹的发音,每次她都把“爹”发成“达”,教好几遍也教不会。

    “达地……”她照着哥哥所教的说一遍,还是发不出那个音。

    “没关系,慢慢来,以后爹地会陪你一起教小瓷的。”强忍着悲伤,他不想让孩子们看到父亲软弱的一面。

    他把小瓷抱在怀中,一手牵着小璧。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小璧,还不忘翘首看了看远方,很快又把目光给拉了回来。

    “爹地,妈咪呢?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他炯亮的大眼不停地眨动着,好像在期待父亲给予一个明确的交代。

    小璧这样一问,还当场让科雷克怔忡了下。难道说,两个孩子还不知道他们母亲已经不在人世间的消息?

    他看着小璧那双期待答案的双眼,猜想是整个山庄的人,都还没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妈咪……妈咪她……被派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工作,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所以她要爹地先回来看看你们。”

    他顺水推舟地编了个谎,笃定这两个孩子应该还不知道母亲不在人世的消息。

    “圣诞节也不会回来,对不对?”早熟的小璧感到一股落寞,从父亲的语气里他判读得出来,这应该是哄小孩子的安慰话。

    抱着小瓷的科雷克,碧绿的瞳眸直勾勾地凝视着小璧。

    这孩子太过聪明,就跟自己一样,对于感到怀疑的事,总有着追根究底、锲而不舍的求知精神。

    他明白自己更该小心谨慎,才能将对两个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

    “要是妈咪正着手研发的新产品能早点问世,那么赶在圣诞节前回来,应该不成问题。”他摸摸小璧的头,很快的将话题转开。“临时回来也没通知大家,小阿姨在家吗?”

    “在呀,不过她这几天都和小琳叔叔、小猊叔叔待在小麒叔叔家,到晚上才回来。”小璧愣了会,抬头仰望那张威严且有着距离感的脸庞。“我去叫她好了!”

    小脚才要跨出去,不远处便驶来一辆火红色跑车,当车子停妥,便见丁瑶从里头走出来,当科雷克远远地凝视着她时,那张粉雕玉琢的脸庞,依旧美艳如昔。

    而在丁瑶眼中,她只觉得科雷克变得消瘦许多,但这样的憔悴与落拓不羁,却一点也不减他俊美的风采,那种恍如艺术气息般的颓废,更是呈现出他另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丁瑶从车内走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个超大的史努比玩偶,另一手则拿着小璧喜欢的三国志电玩软体,她身上穿着一件牛仔裤装,打扮得极为活泼俏丽,一点也看不出有任何悲伤的神情。

    事情已过了半个月,难道这女人都不看新闻的吗?

    她的姐姐过世,她竟然能一副若无其事,手里还拿着玩具,面带微笑地朝他这方向走过来。

    “姐夫,你回来了!”她走到科雷克面前,发现他全身散发出的严肃,像是暴风雨前的黑云,逐渐朝她压迫而来。

    他把小瓷放下,与她面对面,用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道:

    “你知道你姐姐的事了吗?”

    “知道啊!”她表情平淡自然。

    “那你还有兴致去逛街买玩偶,甚至……电玩软体?”他真想大声痛骂她,都什么节骨眼了,还在搞这些玩意儿。

    “这是小璧考第一名,还有小瓷画爸爸妈妈,参加幼稚园小班比赛,人选佳作的得奖奖品……”话未说完,便见科雷克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用一种责难的眼光瞪着她,随即带着小瓷、小璧,快步朝屋内移去。

    第二章

    挑高四米六的客厅,窗明几净,空气流畅。

    有着童话中糖果屋的建筑外观,而庭院内大大小小的游乐器材,像是溜滑梯、荡秋千和一台电动的旋转木马,在在可看得出丁瑶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这两个小孩子所设计。

    也难怪小璧与小瓷长年没有父母亲陪伴在一旁,也能够怡然自得地跟在阿姨身边,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导致成个性偏差,反而能乐观健康地成长,跟丁瑶之间的关系,可说是比起自己的父母亲,还要来得密不可分。

    就像现在,两个小孩在进到屋内之后,马上就从科雷克的身边,跑回丁瑶的身旁。

    当他们发现,父亲似乎在生阿姨的气时,丝毫没有考虑就已经决定好,该要选哪一边来站。

    他们紧紧贴着丁瑶,不解地看着父亲。

    “过来,来爹地这边!”科雷克招招手,要两个小孩回到他身边。

    但,不仅小璧不愿意,就连小瓷也是巴着丁瑶的脖子,正眼也不多看他一眼。

    身为人父,吸引力还不如阿姨,他心里头真有说不出的挫败。

    不忍见父子关系因此而生变,丁瑶即对小璧说:“你牵妹妹到外头庭院去玩,顺便把史努比也带出去。”

    善于察言观色的小璧,实在很想待下来,他想知道,为什么他考第一名,妹妹画画得佳作,都不能得到奖品,这无论怎么说,都相当不通情理。

    而且当小阿姨说他考第一名时,他没有从父亲脸上得到欢喜的表情,更别说要从他口中得到任何赞赏,他甚至还指责小阿姨,这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让他对父亲,感到一点点的失望。

    “小璧,快去呀!”丁瑶看他垂头丧气的没有动作,又再催促一次。

    眼见留下来无望,他只好乖乖拉着小瓷,往门外而去。

    “喔!”

    他知道大人们常有一些不让小孩子知道的话要讲,于是他牵起妹妹,还帮她抱起史努比,乖乖地走到外头去。

    临出门前,他还忍不住回头瞄看客厅一眼,发觉阿姨算准他一定会再回头看,而仍旧目视着他,在这点小心机被看穿之下,他只好扁了扁嘴,彻底死心地走了出去。

    等到小璧将门确定带上,偌大的客厅内,就剩下两道不自在的视线,互相凝望着对方。

    “瑶瑶,虽然我知道你不想让孩子们……”

    “嘘,等一下。”

    丁瑶要科雷克暂时别出声,她蹑手蹑脚地朝大门处走去,并轻轻将门一拉,毫无意外的,发现小璧正把耳朵贴在门上,看到她时,心虚地低下头。“这样是不礼貌的,知不知道?”

    “知道啦!”小璧嘟着嘴,这下没辙地再次牵起小瓷,往庭院而去。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她总算放心,只要小璧答应她的事,就绝对会做到。

    看她重新将门关好,科雷克才又开了口。

    “看起来,你比我还要了解他们两个。”他不得不承认,她的确用了心思在孩子们身上。

    “小璧是个早熟的孩子,很多地方都马虎不得,就像姐姐过世的事实,我要是不以平常心来跟他们相处,很容易就会被他发现不对劲之处。”

    丁瑶解释着。

    “就像他考第一名、小瓷画画得奖,要是因姐姐的事而不给他们奖品,你想,你那宝贝儿子会不会觉得奇怪?”

    科雷克思忖了会,对于她刚刚的作法,才有了深刻的体认。

    “但对于你姐姐的死,你似乎看得十分冷静。”换成是他,大概没办法做到像她一样轻松自然。

    “心里再怎么难过,总不能成天愁眉苦脸,这两个星期以来、我和其他三个伙伴,除了和国际刑警联手配合调查之外,还得面对着小璧与小瓷,所以不得不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在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他这才体会出她的用心良苦。

    “刚刚是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克……”

    “叫我姐夫!”科雷克以灼热的目光,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身份。

    丁瑶被他忽然提高的语气吓了一跳,不过她并没有发怒,还相当顺从地配合他的要求。“好,姐夫就姐夫,一切都随你开心,好不好?”

    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外人实在难以窥伺一、二,尤其是在两人独处时,那凝重且不自在的紧迫气息,更是让科雷克心浮气躁,纷乱的心情始终稳定不下来。

    对于自己太过歇斯底里的反应,使得他原本复杂的心思,更是乱得一塌糊涂,他试着让自己体内因激动而上升的温度降低,然后再慢慢坐回沙发。

    “这趟回来,除了要感谢你对小璧和小瓷的照顾外,最主要的是……”

    他修长的手指,滑过浓密的发丛,接着长吐一口气,再看向她。

    “我要带他们两个回去芬兰。”

    “芬兰?”

    她眯起眼睛,像是鞭炮在耳边炸开,顿时使她完全听不清楚。

    “你是说……你把小孩子丢在我这要我照顾几年之后,现在就要从我身边带走?”

    蓦地,她突然感到焦虑不安,并且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只想把眼前这男人的心给挖出来,看是不是全都变成黑色的了。

    “我没理由再把孩子留在这边,给你继续添麻烦了!”他说出一个自认为很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现在倒会觉得添麻烦了,是不是我的宽宏大量,却换来你的得寸进尺?”她忿忿不平低喊,同时,脑海中的记忆,也慢慢地推回到当年……

    十年前,她们姐妹俩在姑姑的带领下,一同到北欧游玩。

    在从赫尔辛基到拉普兰的这段路程上,发现到跟她们一样,同样要到圣诞老人村去过圣诞节的科雷克。

    当时,正值观光热潮,会拉驯鹿车的人有限,正好科雷克会驾驭驯鹿,也愿意搭载她们,因此,一段美妙的姻缘,就这样牵连了起来。

    像他这样外表俊挺、风度翩翩,又温柔细心的男人,很快就吸引着两姐妹,往后的几天假期,他们三人一同出游,彼此交换生活经验,在相互了解下,才知道他是杰出的哈佛研究所高材生,而且与姐姐丁璐所研修的学系恰巧有几分类似。

    有了相同的学习领域,当然话题就多了起来,所以大多时间,都见丁璐和科雷克相聊甚欢,相对地,一直在旁当绿叶的丁瑶,就久久才能插得上一次话,然而,在相互的眼神交错中,科雷克那颗爱恋的心,却还是在丁瑶身上。

    他喜欢她的机灵率真,不仅不拘小节,且落落大方,不管到什么地方玩,都是配合着大家的意见,不管走多久的路,行程有怎样的变动,她从不发牢骚,这样开朗乐观的天性,比起凡事考虑太多、依赖性较强的丁璐,还要令他心向神往。

    但是他却明显感觉到,每当他有意想表明他的爱意时,她就会刻意回避或转移话题,然后将丁璐推到两人中间,这使他不免怀疑,是否她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

    事实上,丁瑶也对科雷克有着相当大的好感,以一个男人而言,他的条件实属上上之选,若是没办法跟他长相厮守,能够跟他做一辈子的好友,那也是很值得的事。

    但,科雷克毕竟只有一个,她想要,姐姐也想要,为了姐妹间的情感,她选择将这份情深埋心底,她表现得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再加上丁璐的积极主动下,科雷克才将感情移转,渐渐淡忘曾经放在丁瑶身上的爱慕……

    “你应该不会忘记,当初你喜欢的人是我,而如今,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忍心带着两个小孩,从此离我远去吗?”丁瑶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在逃避,不敢接受姐姐死后,继续追求她的勇气。

    “瑶瑶,你姐姐才刚过世,你不觉得现在谈这种事,很不恰当吗?”

    他扬起一道锐利的目光,提醒她不该乱说话。

    她走到他面前,两人此时的距离,近到让他想刻意将视线转移的机会都没有。

    “我是可以暂时不谈,但是你也不准现在就把孩子们带走,他们已经习惯跟我一起生活了,他们离不开我。”她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带走两个孩子。

    “习惯可以慢慢重新适应,再继续打扰你,我怕会打乱你的生活,甚至……你的感情生活。”不知怎的,说这话时,他的舌头像是缠上几百个结似的,老是说不溜。

    丁瑶把他的脸转过来,固定在她的视线前面。“不,你根本是怕在同一个屋檐下,会不由自主地爱上我,更怕别人说闲话,认为你用情不专,对不对?”

    她话里的每个字都不断地在挑起那股深埋在心底的情愫,自从他将感情转移到丁璐身上后,整整十年,他就专心一意地爱着丁璐,不敢也不能对丁瑶有丝毫逾矩的奢望。

    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她是丁璐的妹妹,是自己的小姨子,也是小璧和小瓷的阿姨,除此之外,他们之间不能有过从甚密的关系,幸好几年下来,他和丁璐都在美国,显少有机会跟她碰面,而孩子们也是在她卸下佣兵身份后,才委托她照顾,两人关系始终相敬如宾,一点暖昧的火花也没擦出来。

    但,如今丁璐已经不在,要叫他跟孩子们一起与她同住,他害怕,他这一脚万一陷下去,旁人将会是如何看待他。

    “瑶瑶,你不能这样做,你这么做,对得起你在天上的姐姐吗?”

    十年下来,他对丁璐的感情假不了,怎能让她在尸骨未寒前,他就与她的妹妹造成瓜田李下之嫌。

    “我想,能让姐姐在天之灵得到安慰,就是替她好好地照顾小璧与小瓷,还有……你。”她不认为这会引起别人什么样难听的闲言闲语。

    “我们能不能不要谈这个,现在在我心中,只有你姐姐丁璐一个人,我对你的爱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你不要再拿出来相提并论。”他毫不客气地对她大声咆哮,现在他实在没心思谈这样的话题。

    “要不是你一直强调要带小璧和小瓷离开,我也不会把此事端到台面上说。”

    要不是他一开始就像个缩头乌龟,只会选择逃避,她也毋需把这件事跟他赤裸裸地说开来。

    “好,我暂时不把他们带走,但我希望能先找出害死你姐姐的凶手,其他的事慢慢再说,行吗?”他晓得就算把小璧和小瓷带走,事情照样无法获得解决,以那两个孩子的个性,肯定天天吵着要回来找小阿姨。

    “这是当然,不过……别忘了在孩子面前,你不能再板着这张脸,你那宝贝儿子可是精得很。”

    “我知道,不过……你也别忘了,自己是他们的小阿姨,我是他们的爸爸,有些行为举止……”

    “是的,姐夫。”

    瞧他那张脸,像是怕被她吞掉似的,她也不过是想替他分担一些烦恼,让他们这一大两小,能在最不受到伤害情况下,慢慢渡过这段低潮期。

    她知道她这么做,对天上的姐姐,才是最好的交代。

    第三章

    整整三天,科雷克将自己关在阴暗房间里的时间,要比到外头活动时还要来得多。

    除了例行性的吃饭外,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只是独自在房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荧幕上,与妻子生前所拍摄的DV画面带,那永难追忆的画面,让自己看着看着就不知不觉地睡着,等到睡醒后,又重新陷入回忆的那股哀恸中。

    困惑与迷茫越积越多,无论是醒着或是在梦里,丁璐的一颦一笑,仍深刻地印在他脑海中,他更是忘不了她在掉下山谷的那一瞬间,脸上出现的惊惧与绝望。

    她说她不想死啊……

    要是那时候,他再忍耐一会,多等二十分钟,等直升机一来,一切?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