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朔艿毓醋趴评卓说氖郑切那榫秃帽人切¤档那咨盖滓谎?br />

    “他能有这样的表现,那全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她天天牺牲睡眠,一次又一次地帮小璧修正缺点,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了。

    “那也是你生了一个聪明的儿子,要是没你这么优秀的基因,他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哪能这么强。”她只是不想说,外表也是拿到好成绩的因素之一。只怕她这一说,科雷克就要露出沾沾自喜的表情了。

    “那你想不想借他们的父亲生一个儿子,这样你儿子也会有一个极为优秀的基因。”他打趣道。

    “那也要等三年后再说,你会同意我的看法吗?”他应该知道,她心中的那层顾忌。

    “这刚好跟我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样。”

    他们不能因急欲弥补十年前的爱恋,而忘了曾有丁璐的存在,毕竟,是因为了璐的不幸意外,才导致两人有机会在一块,对丁璐的尊重那是有其必要的。

    “好了,我先上一下洗手间,但愿等会我回来时,小璧已经准备上台等着领奖了。”她站了起来,然后朝向会场外而去。

    她不想浪费时间在最后一位表情失真的小朋友上头,对于要宣布名次,她心中很肯定第一名一定会是小璧,不过要她坐在座位等着主持人在那卖关子,不如先去外面透口气再说。

    等过了十分钟,她从洗手间准备再走回会场座位时,忽然瞄到一位神秘兮兮的女子,在最后一排座位,跟一名戴着眼镜,头顶有些微秃的中年男子在说话。

    她记得那个男子是活动的总策划,复赛时,还在她和小璧面前,夸赞小璧的英文能力强,绝对有能力进入总决赛。

    只是,他怎么会鬼鬼祟祟的和一个女人在观众席说话,而那女人的侧脸,看起来却那么的令人感到熟悉……

    突然间,她的眼睛为之一亮。那女人不就是那天在高焯所拿出来的光碟片中,在乃猜身边的那个女人。

    要是她推测得没错,那么乃猜本人,想必也在这会场之中,要是他也在,那么他的目的……

    天啊,该不会是针对小璧吧?!

    看着那个女人不停地在跟那位总策划咬耳朵,一股不祥的预感渐渐涌了上来。他会不会是拿了什么好处,要在这地方对小璧下手?如果……他们不是有目的,那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不可能,一定是针对小壁而来的……

    “现在我们颁发第一名的市长奖,是由柯唯璧同学所获得,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请他上台来领奖。”从扩音器中,听到主持人欢天喜地的宜布。

    以丁瑶敏锐且丰富的经验,她感觉得出,从助理手中拿给主持人的那个奖杯,肯定有问题!再看看那女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瞧,还边看边笑,她的第六感是错不了的。

    “请柯唯壁同学接受奖杯。”

    当主持人将奖杯送交到小璧手上时,丁瑶立即朝向台前冲了过去,她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小璧,快把奖杯往窗户外丢过去!”

    全场为之哗然,就在小璧还来不及回应的同时,一阵爆炸声响起,顿时,整个会场烟雾弥漫,尖叫声与惨叫声不绝于耳……

    第九章

    “小璧……小璧……”

    浓密的烟雾渐渐消散后,丁瑶急得在台上四处寻找,不过她怎么找都找不到小璧的踪迹,整个人就像水蒸气般,从地球表面突然消失了。

    等到浓烟渐渐消散后,科雷克才在一旁的阶梯处,发现了一只小男鞋。

    “这是小璧的鞋子!”他很快地从地上捡起来一看,确定是儿子的鞋子。

    而丁瑶更是心乱如麻,她四处梭巡,看到一处能从十二楼脱逃的隐密路线。

    她二话不说便冲向讲台边的一处太平门,沿着梯子往下探去,发现到一个人影抱着挣扎不休的小璧,正迅速地往下头狂奔而去。

    “小璧!”她朝着下头大喊,脚步更是没有停歇。她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希望能在他们下达一楼前,及时将他们拦住。

    “小阿姨……唔晤……”

    才喊没一声,小璧便失去了声息,显然是被人用手紧紧捂住。

    这可恶的家伙,竟然敢拿小孩子当下手的目标,这种泯灭天良的作为,若是被她追到,绝对会将这家伙给碎尸万段。

    抱着小璧的身影,在行动上明显地受到影响,速度自然没有丁瑶来得快,眼看着两方距离越拉越近,只要她再加把劲,就能追到的。

    “你还跑,叫你站住听见了没有?”在剩下不到一层楼的距离,丁瑶使尽地大叫着。

    但对方怎么可能乖乖就范,眼看着就要到达一楼出口,再怎么咬紧牙关也得撑下去。

    心急如焚的丁瑶,抓住最后几秒钟的时间大力冲刺,她绝不容许小璧在她眼前还被抓走,她已经失去一个姐姐了,无法再接受失去另一个亲人的痛苦。

    就在丁瑶好不容易抵达二楼时,那掳走小璧的人已经冲出一楼出口,并朝向来接应他们的车子方向,加足马力冲上前去。

    “小阿姨,快救救……”当小璧看到她时,他的身子已被塞进车子里头。

    “妈的,再叫老子就宰了你!”他狠狠地朝小璧头上猛捶几下,这情景让丁瑶当场目击,心中当场一阵绞痛。

    “我警告你,你要敢再动他一下,我绝对会要了你的命!”

    基于母性使然,即使快把声音喊破,她也要让对方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

    只见对方好像真被丁瑶的气势吓到,脚步一虚,差点不慎跌倒,不过很快地又站稳脚步,随即狼狈地闪进车里头。

    眼看着就剩下最后不到十步左右距离,还是让那歹徒将小璧给拉上车子,当车门一关,车子立即以高速加紧驶离,将丁瑶硬是无情地远远抛在后头。

    她不放弃最后一线希望,即使明知道两条腿绝对比不上四个轮胎,她还是铆足了全力,希望有奇迹出现。可是事与愿违,两方的距离不但越拉越远,对方甚至还摇下车窗,打算送她一颗子弹归西。

    “小心,快趴下!”

    后头来的一股力量抱住她的身子,并且快速地朝一旁马路滚了过去。

    科雷克在丁瑶冲向太平门时,也跟着紧追在后,幸好有他随后护驾,才让她幸免于难,逃过一劫。

    “别追了,已经追不上了!”当她踉跄爬起,还打算追上前时,科雷克理智地赶紧将她拉住。

    “乃猜这大毒虫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们敢为了杀你和姐姐而不惜害死缆车上的无辜民众,想必对小璧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可是车子开走了,你要怎么追?听好,我们得保持冷静另想办法才行。”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安抚好丁瑶的情绪,要是让她再这样激动下去,事情只会僵在原地,不会有任何进展的。

    “你要我怎么冷静,我已经失去姐姐了,我不能……我不能再失去小璧,我会疯掉的……”

    一想到机灵乖巧的小璧,一股莫名的心酸便涌了上来,她试着照科雷克的话让心情不再浮动,但她的拳头还是不自觉紧握着,并且隐隐发抖。

    “既然他们会用烟雾弹,就表示他们暂时不打算伤害小璧,你要镇定些,这样我们才能想出一个权宜之计,救出小璧。”他的话像是一颗定心丸,渐渐让丁瑶恢复以往的冷静。

    然而,这样的情况没有维持多久,丁瑶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很快地接起,并朝话筒回应一声,不过从里头传来的声音,却是她此时此刻最不想听到的。

    “心情很沮丧吧?一连串尝到失去亲人的痛苦,享受这种撕心裂肺的感受,一定有很多的体会,你说是不是呵?”乃猜的狞笑声,透过手机传送,依旧让人感到无比的恶心。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们从事伤天害理的勾当,本来就该接受惩治,会搞得这样家破人亡,是你们咎由自取,不但不思检讨,还敢这样口无遮拦,你还有没有羞耻心啊?”她积压在心中的怒火,趁此爆发出来。

    手机那头沉默了半晌,似乎被她的种种指责而搞得恼羞成怒。

    “你说完了没?”

    乃猜阴阴地低吼,“你要敢再说一句我不中听的话,我保证你明天就会收到……嗯,我不确定是一只手还是一条腿,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是你相当熟悉的。”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

    “记住我刚说的话。”

    丁瑶气愤地收了口,生怕激怒了这没人性的畜生,小璧就会毁在她的冲动上。

    “你究竟想怎样?”

    “很好,看来你合作的意愿相当高。”乃猜不打算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道:“你们四人害得我差点失去性命,也使我一无所有,我的要求不多,只是要麻烦你,请你身旁那位伟大的生化博士,将他研发出的炭疽二型病毒程式交给我,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你拿那程式有什么用?”

    “反正中东有很多买家愿意出高价购买,这点你不必担心。”

    “中东?”丁瑶口气变得焦躁起来。“你不能这么做,这样只会危害到更多无旱的人民。”

    “这我管不着,总之,明天晚上十二点,你准时拿到四号公墓,里头有一处供奉无名尸的大众庙,我在那里等你。我相信,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乃猜不让她有讨价还价的机会,最后送上一句。

    “要是我知道你让FBI,或者是其他人跟你一起来,那么……我建议你,就顺便在公墓里,替你外甥挑一个风水好的墓地了!”

    没有多停留一秒,他便毫不犹豫地切断电话,丁瑶没有做最后争取的机会,因为她知道,跟魔鬼打交道,绝对不可能会占到便宜的。

    “炭疽二型病毒的程式绝对不能交到他们手上。”从她与对方的谈话中,科雷克已能判断出其中的内容。

    这样一句斩钉截铁的话,却引来丁瑶一记无情的瞪视。

    “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小壁是你儿子,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他的生死吗?”

    她气得一巴掌打向科雷克,而他竟连闪都没有闪,清脆的巴掌声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明显的红色掌痕,就这样烙在那张俊朗的脸上。

    “对……对不起,我一时克制不住,所以……”

    “你不用道歉,但你必须明白,炭疽二型病毒的程式要是落在那些恐怖分子手中,全球恐怕不知会有几百万人丧生,人类的浩劫将会无止境的蔓延下去。”科雷克将丁瑶拉进自己怀中,抚着她的发,吁了一口气道:“我又何尝愿意让小璧去做这样的牺牲,但我们一定得想出其他办法,让他平安脱困,才能避免人类陷入一场可怕的浩劫。”

    “难道说……你们没有发明出解药吗?”

    “有是有,不过……解药调配一次需要四十八小时,而且在常温下,培养出来的细菌活不过三小时,而且解毒的速度没有发毒速度来得快,要是对方毫无节制地全面散播,想要在短时间内控制住疫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这也是这个病毒唯一的缺点所在。

    “但要是到了明天晚上,我们还是想不出办法,那该怎么办?”

    她急得心跳紊乱,就连呼吸也时促时缓。

    “那也只好请FBI人员或是你的其他三位伙伴帮忙了。”

    他绝不可能将病毒程式交到对方手中的。

    那种严重性,他甚至不敢想像。

    听到科雷克这么说,丁瑶晓得即使她再怎么跟他辩驳,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熟悉乃猜的她,很清楚地知道,要是让他知道她找了其他人帮忙,他绝对会不假思索,将小璧给杀掉的。

    不行,她不能任由科雷克作主,她要亲自去搏一搏,就不信以她的身手,要从乃猜手中将小璧救出,会有多困难。

    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她也不能放弃。

    “瑶瑶,你觉得如何?”科雷克问着沉思中的丁瑶。

    “好吧,那我就去找其他三人谈谈,但你务必答应我,先别告诉FBI,我怕两方人马一起行动,反而会误了大事。”她心不在焉地回应,脑海里不断地在打转,想着如何单枪匹马去营救小璧。

    “我知道,我相信小璧一定会逢凶化吉,不会有事的。”

    两人心情可说是跌落到谷底,他们已同时失去一个亲人了,绝对不能再失去小璧,这条命,他们绝对要救得回来。

    即使机会相当渺茫……

    当夜。

    丁瑶独自潜入书房,她打开桌上的台灯,并且从一处看似书柜的地方,轻轻一推,顿时书柜凹了进去,她这才将里头的一台手提电脑给拿了出来。

    这间书房是她在科雷克回来时,先行借给他用的,有许多他在NASA研究的资料档案,在他的硬碟里头也备有一份,因此,她打算将这炭疽二型病毒拷贝一份起来,好作为明天交换小璧的筹码。

    她打开电脑,并放进光碟片,但是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密码问题,她曾经看过科雷克很快速地按了几个键,但到底按的是什么,她当时并没有看清楚。

    “究竟要输入什么进去呢?”她喃喃自语着。要是打不开密码,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就在她陷入两难之境,突然想到,不如输入自己的英文名字看看。

    当她输入Vanessa后,奇迹似的,荧幕突然出现另一个画面,而她简直不敢置信,科雷克竟然用她的英文名字来当作密码,这恐怕是真的除了她之外,不会有别人解得开的密码。

    丁瑶仔细看着里头的资料,全是所有最新的病毒程式,一项一项很有次序地排列着,她很快地将之烧录下来,接着用很快的速度将电脑再度收回书柜里。

    只是在她准备打开书房时,门外却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

    “姨姨……你在里面吗?”原来是小瓷。

    她心头一颤,并且将光碟片很快地塞进一本厚厚的原文书中,然后再将门打了开来。

    门一开,只见科雷克正抱着小瓷,父女俩同样以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反倒是她看起来有点心虚,而将目光给撇了开来。

    “这么晚了,你在书房做什么?”科雷克看起来有些疲累,怀中的小瓷脸上还挂着两条未干的泪痕。

    “没……没什么,只是心里一直想着小璧,所以才到书房来坐坐。”她走向科雷克父女俩,捏着小瓷的粉嫩脸蛋问:“告诉姨姨,你怎么还不睡?”

    “小瓷要哥哥……”

    这五个字就像是锥子一般,直接刺进她的心窝。在小瓷的心中,小璧的地位比起母亲丁璐,可说是更为重要。

    也怪不得她一没看到哥哥,就急得哭闹不休。

    “她一直吵着要找小璧,我跟她说小璧到同学家去玩,可她就是不听,我没办法,只好来跟你求救。”对于哄骗小孩,他还是不得不举白旗投降。

    “交给我吧!”她趋向前去,将小瓷从他手中抱了过来。

    就在她抱过小瓷的那一瞬间,目光不经意地与科雷克对上。

    她不知不觉地从眼神中,流泻出她的不安,那闪烁不定且流转不停的瞳眸,在在透露着她的心虚与欺瞒。

    “你心里有事?”

    “不就是为了小璧吗?”她苦笑地一语带过。

    “不是已经同袁啸和孟锋说好,明晚十一点一起出发吗?”

    丁瑶结结巴巴地说:“是……是啊,大概是我自己太紧张了,我们古兽兵团一出手,哪有逢不到的任务呢?也许是……

    太久没有过这种生活了,感觉有点生涩罢了。“

    她将目标转向小瓷,柔声地安抚,“哥哥真的到同学家去了,明天姨姨就会把哥哥接回来,你赶紧去睡觉好不好,你要不睡觉,姨姨和爹地都不能睡喽!”

    她边说边抱着小瓷离开。要是再待下去,难保科雷克不会查出其中蹊跷。

    待丁瑶一离开,科雷克很快地打了电话与袁啸联络,确定她和袁啸他们确实约定好时间,既然如此,她应该不会贸然行动才是。

    照这样看来,她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到底在做什么呢?

    若是和袁啸及孟锋一同前往,她何必用得着真的病毒程式,随便拿块假的光碟片当幌子即可。

    科雷克越想越不对劲。她的脑中在想些什么,他一时也猜不出来。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赫然发现书柜里的一本书,显然摆得有些突兀……

    越是接近与乃猜相约的时刻,丁瑶就越表现得出奇镇定。

    她以为她这样的冷静,在科雷克眼中看来是正常的,毕竟,历经过大风大浪的她,是该懂得沉稳自若,不会表现出焦躁不安的,然而,她的这些举止,在科雷克眼中看来,才是真正的怪异。

    “陪我喝一杯,好吗?我希望在我出发之前,心情能平静一些。”她从酒柜里倒出两杯酒,并且将其中一杯递到科雷克面前。

    “你从不喝酒的。”他接了过来,那些洋酒全是当装饰摆设用的,从没看过她打开来喝过。

    而她自有一套说词。“今天的情况不同,我需要喝点酒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些,再怎么说,我已经好久没过过这种水里来、火里去的日子,何况这次解救的对象是自己的亲人。”

    “你当真不愿我陪你去?”他语重心长地问道。

    “这种事非同小可,我和袁啸及孟锋都受过专业训练,要对付乃猜也比较有胜算,你一辈子都待在实验室里,就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好了。”

    丁瑶认真地说道。

    “难道你忘了我是射击协会的高手,曾经拿过无数大小比赛的冠军吗?”他得提醒她,他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能之人。

    “可你也别忘了,乃猜不会一直站在那里等你射他,听我的,好好待在家里,至少……我这么做,算是为姐姐做一件可告慰她在天之灵的事。”她答应过姐姐,会好好照顾孩子们的。

    看来就算他说破了嘴,她也不会让他一同前往的。


    而他也明白,丁瑶猜得出他铁定不会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所以手中这杯酒,他知道绝对有问题。

    “好吧,反正有袁啸和孟锋陪着你,我也放心多了。”他走到她面前,用一种极其不舍的口吻,慎重地说道:“你一定要平安回来,要是再失去你,我肯定会受不了的。”

    “你放心,不但我会回来,还会将小璧完好无缺地带回来,不仅如此,我还会将乃猜亲自交给警方,让他一命还一命,让姐姐能瞑目安息。”

    靠在他怀中,感受那份熟悉的温暖与味道,丁瑶的泪水不自觉地悄然落下。

    她感到有些害怕,要是真的救不出小璧,到时候,无论如何也要将磁片销毁,她相信,似她擅长弹掷的迷你火炮,要跟乃猜拼个同归于尽,也不算是件难事。

    “你哭了?”

    “没……没什么,咱们快干了吧,待会我就得去和袁啸他们会合了。”她一饮而尽,而科雷克也在她的注视下,将酒杯饮空。

    就在科雷克喝完之后没多久,他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脚步更是浮浮晃晃,恍如站在棉花上,双脚可说是没有半点支撑的力量。

    他整个人说不出一句话,视线也变得朦胧,在经过一阵晕眩后,终于不支倒在沙发上,并且很快地沉沉睡去。

    看着科雷克已经喝了她加了药的酒,丁瑶不免感到万分歉意。

    她带着愧疚的口吻,在他身边说道:“对不起,我实在很怕你会跟踪我,这样一定会害了小璧,相信我,我一定会将小璧平平安安带回来的。”

    说完,一秒钟也没有停留,只见她飞快地从后门而去,这时,墙上的时钟不过正指向十点。

    丁瑶一点也没打算和袁啸孟锋会合,从头到尾,她都只想要一个人单独前往,她不敢放心由其他人陪同前往,她担心万一让乃猜知道有其他的人尾随,小璧的命就势必不保,到时候……

    后悔也来不及了。

    她没有办法救到姐姐的命,这回,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壁也从她生命中离去。

    等到丁瑶一出门,科雷克随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将口中的酒吐回杯子,接着便很快地联络了袁啸与孟锋。

    “我猜得果然没错,她真的是一个人去救小璧了。”

    在科雷克的神机妙算下,早已洞悉了丁瑶的计谋。幸好他处理得当,否则,这酒要真的喝进肚里,一觉醒来……是吉是凶?

    恐怕无人能得知。

    第十章

    位于台北县郊区的四号公墓,是一处人烟稀少,地处偏僻之地。

    就算在大白天前来,也会令人感到阴风阵阵,更别说是半夜时分,独自只身前来了。

    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丁瑶的脚步显得沉重。乃猜大概早就猜出她会怕黑,所以故意挑选这种地方,好让她的胜算降低。

    哼,她就偏不让人看笑话,他越要整她,她越要振作起精神。

    挺起胸膛,丁瑶拿着小手电筒,继续朝前迈进。她看着四周环境阴森一片,不禁毛骨悚然地打了个哆嗦,她想,就连她也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更何况是年仅九岁的小璧呢?

    她得要赶紧找到那间大众庙,把小璧救出来才行。

    这时,周遭突然传来几记狗哭叫的声音,此起彼落,寒风阵阵刺骨而入,她顿了一会,接着便快速前进,不敢再多逗留。

    就在她继续往前走没几步时,她赫然听见有小孩子喊叫的声音,这让她不禁驻足聆听,血液如结冰般冻了起来。

    那是小璧的声音吗?

    她把手电筒向四处轻轻一扫,再侧耳听着。

    没错,是人的讲话声。

    谁会在半夜跑到这里来?如果不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人,那就肯定是乃猜带着小璧前来了。

    她一步一步往前移,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一间破烂不堪的庙宇,她隐约地可以望进庙里头,有着模糊的人影……

    她脸色苍白,待视线稍稍适应,见到的人不仅是乃猜,还有一个女人,而那女人很显然地就是与他狼狈为奸,在瑞士一同害死她老姐的共犯。

    该死!

    那女人,此刻正拿着一把枪对着她的头。

    一股怒气涌遍丁瑶全身,还好平日的训练使她得以自制。她感觉得出在后头那个蠕动的麻布袋里,肯定是小璧无误,但她知道一切都不能慌张,得仔细评估状况再说。

    “小凤凰,咱们好久不见了。”容貌已不复往日俊俏的乃猜,戴着一顶鸭舌帽刻意遮蔽受伤的脸,他全身裹着黑色大衣,眼中迸出的寒芒,让人不禁有种被冰雪封住的感觉。

    “少跟我攀亲带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想跟你这种人说太多废话。”一听到他这么叫她,一股莫名的恶心顿时涌了上来。

    “好,凤凰女就是凤凰女,做事就是这么痛快!”他眼一斜,朝着身旁的桑妲妮瞄了一眼。“把电脑拿出来!”

    桑妲妮很快地拿出一台手提电脑。

    “怎么,不相信我手上的光碟片是真的,还得要当场验货吗?”丁瑶说道,声音冷静得出奇。

    “我不是不相信,而是……我不愿意再输一次,要收拾你们这几个家伙谈何容易,我又怎能错过任何一次机会?”他不得不谨慎小心,这些人受过专业训练,他可不能像个初出社会的菜鸟,一路跌跌撞撞,慢慢从失败中获取经验吧?

    “你怕我会骗你?”

    乃猜哈哈大笑起来。“谅你也不敢,只要这光碟片有问题,我会毫不犹豫朝那麻布袋里射个几枪。以我得到的情报显示,这里头的娃儿,对你来说,就跟你的命一样珍贵,你说是吧?”

    丁瑶难以驳斥。就连她和小璧之间的特殊情感,他也了若指掌,只怕她真把光碟片交到他手上,他若是反悔不交出小壁,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到外头看看她有没有携家带眷前来。”为了安全起见,乃猜还慎重地叫桑姐妮到庙外去巡视一番。

    看他谨慎得像是一只容易受惊的猫,这不免让丁瑶有些鄙夷地笑了出来。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信不过我?”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也希望我们这次的交易能够成功圆满,你说是吗?”这牧关到全世界生命安危的交易,他很难相信,科雷克与其他古兽兵团的成员,肯让她这样只身前来。

    “看来,你不像以前一样有魄力了。”她觑笑着。

    不久,桑妲妮又踅返而回,并且回报并没有闲杂人等在外头。

    “很好,你果然是一诺千金,跟你做生意很愉快。”

    “废话不要多说,把小孩子交出来吧!”

    他嘿嘿狞笑两声。“那光碟片……”

    “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乃猜摇着头。“不成,我怎么知道你那张光碟片是不是真的,总得等我验过之后,确定是炭疽二型病毒的程式我再交人也不迟啊!”

    “你这奸诈的家伙,你到底想要什么花样?”她腰间的迷你火炮已准备妥当,只要对方一翻脸,她也会让他尝尝火药的滋味。

    “不要动怒,我不过是例行性检查,如果你不打算让我先行验货,那么……我们这笔生意哪还做得成?”

    情势对自己不利,丁瑶不敢轻举妄动,她沉住气,捺住性子说道:“那你也至少让我看看,麻布袋里头的人,是不是我的外甥吧!”

    这丁瑶也不是省油的灯,要她就这样将光碟片交出去,她才没那么容易上当。

    “好,也行。”他朝桑妲妮看了一眼。“把袋子打开,将那小鬼给我押到前面来。”

    桑妲妮将麻布袋的绳子解开,只见小璧双手双脚被麻绳绑住,只差嘴巴没用棉布塞住,他一见到丁瑶,不但没有慌张,还相当冷静地看着她。

    “小阿姨,真的是你吗?”

    “小璧,你有没有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欺负你?”虽然近在咫尺,但无奈她根本无法上前一步。

    眼前虽然乌漆抹黑一片,不过他还是强忍住泪水,摇头说道:“我没事,小阿姨,你……你自己要小心点。”

    听到小璧这样窝心的话,丁瑶哪里还能按捺得住。

    她气愤难平地对着乃猜吼道:“快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听见没有?”

    他慢条斯理地回道:“那你手上的……”

    “你只要把他的绳子解开,我就把光碟片给你。”

    不怕丁瑶耍花样,乃猜朝桑妲妮点了点头,很快地,束缚在小璧双手双脚的绳子,通通都被解了开来。

    桑妲妮紧紧抓着小璧,没有等到乃猜新的指令,她是不可能松手放人的。

    “现在你该把东西给我了吧!”

    丁瑶无话可说,只好乖乖将光碟片交到他手上。

    只见他将光碟片放进电脑里,没多久,一阵轻快活泼的音乐,随即传了开来。

    “是我的新世纪封神榜,小阿姨,你把我的游戏软体带来做什么?”小璧一眼就看出那是他的电玩游戏。

    看到电脑上出现电玩的卡通人物,一股被愚弄的怒火便从体内烧了开来,乃猜气愤地将光碟片抽了出来,表情与先前的和善,可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妈的,你耍我!”他气得将光碟片摔在地上,并且用力地用脚踩烂。

    “不……不是的,你听我说,我真的是拷贝到炭疽二型病毒的程式,不可能有错的。”她也不知怎会这样,她明明就是从科雷克的电脑硬碟里烧录下来的,怎么会变成小璧的电玩游戏呢?

    “好,是你不够诚意,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乃猜掏出枪,眼看就要朝小璧的太阳穴打下去,这时,屋顶上突然爆破一声,所有的瓦砾全都纷纷掉落,袁啸和孟锋从上头跳了下来,桑妲妮见状,立即机警地将小璧的颈子勒在手臂上,并且紧紧地扣住,动也不动一下。

    “好哇,我就知道有鬼!”乃猜喊道。

    这时从门口处也走进一个人,他拿着一支手电筒朝乃猜的脸上挥过去,这使得乃猜在慌乱中仍射出一枪,子弹射到骨灰瓮上,一整排的骨灰瓮顿时爆开,致命的破瓮片四散,骨灰也像可怕的沙尘般撒到他们身上。

    科雷克!

    丁瑶惊讶地一叫,这时科雷克迅速冲向乃猜,并伸手去夺他的枪,瞬间又有一发子弹射出,更大一排骨灰瓮倒下,使得所有人纷纷走避,骨灰与地面扬起的尘埃使他们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楚。

    原来是孟锋趁此抓住桑妲妮的手,想把她的枪抢下来,枪枝突然走火,差点射中袁啸的脚。

    “喂,老弟,你能不能小心一点!”袁啸心有余悸地埋怨。

    这时,丁瑶也冲到桑妲妮身边,想要将小璧趁混乱中枪过来。桑妲妮拿起枪转向她,但孟锋又将枪打到地上,桑妲妮踢到枪,使得枪滑到一处堆叠着许多骨灰瓮的坛子下,这下谁也拿不到了。

    这一场混乱的打斗,在烟尘弥漫中,实在让人很难分得出是敌是友,只见乃猜看到桑妲妮已渐渐被孟锋及袁啸两人控制,他趁着丁瑶不注意时,冲到她身边,并一把将小璧擒了过来。

    “别动,不然他就没命了。”他对着孟锋及袁啸,还有科雷克喊道:“把枪交给那女的,要不然,我就开枪了。”

    想必刚才一定有骨灰瓮的碎片射到乃猜的额头,伤口不停流着血,他用手背一抹,同时用另一只手向科雷克伸过去。

    “枪拿来!”

    科雷克无计可施,他缓缓把枪递给桑妲妮,然后朝丁瑶瞄一眼,暗示她要随时注意机会。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能够—下子除掉三个眼中钉,我乃猜还真是幸运啊!”若能一口气除掉丁瑶、孟锋和袁啸,那可说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FBI不会放过你的,相信我,要是你敢这么做的话,你的死法将会很痛苦。”丁瑶警告着。

    “亲爱的,这女人故意在激你,千万别理她。”桑妲妮在受尽一阵拳脚之后,终于能一吐怨气。

    丁瑶的手背在后头,她隐约感觉到有碎瓮片的存在,她略微调整一下位置好遮住这个临时武器。腰间的火炮位置太过明显,恐怕不是最佳的防御武器。

    “把这四个家伙通通推到那里去。”乃猜对着桑妲妮喊着,“叫他们快点!”

    桑妲妮将枪口移到丁瑶身上,并朝着科雷克挥一下手势。“你到那边去。”又看了其他两人。“你们到另外那边去。”

    科雷克往旁边移动两步,站到庙门附近,丁瑶则仍站在原地不动,她正等待时机将武器给拿出来。

    桑妲妮踢了她一下。“你也给我站好!”

    丁理由眼角瞥见他们都被乃猜给分开得相当遥远。看来,她只有一次机会,只有一次制住桑妲妮的机会,要是失败,她也就死定了。

    而且要是她一动,其他三人也会跟着同步进行,就像刚才一样,配合得天衣无缝。

    “谁叫你蹲在地上的,快给我站好。”桑妲妮命令道。

    丁瑶惊叫一声,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拿在手中的破瓮片朝桑妲妮的肚子刺了过去。

    “啊……”桑妲妮尖叫着往后退,肚子上已冒出不少鲜血。丁瑶看见桑妲妮仍抓着枪,急急忙往一旁躲开。蓦然,她听见砰的一声,然后感到胸口被一股热力穿透。

    在倒下去之前,她喊道:“科雷克,好……好痛啊!”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孟锋和袁啸更是奋不顾身地冲到乃猜面前,硬是将他制伏。

    小璧则在一旁大声哭喊出来,所有人的声音都变成了遥远且模糊的回响,好像被遗忘的记忆一般。

    眼前的光亮渐渐退去,她仿佛融人一片地狱般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

    科雷克与丁琥并肩坐在手术房外,他把头枕在墙上,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手术还没结束吗?”

    “你已经问了十五次了。”丁琥答道。他把手按在科雷克的大腿上。“没想到你们俩之间的感情,会深厚到这般程度,或许是我太过主观的想法,成为你们之间的绊脚石。”

    科雷克低头看着丁琥的手,从许多方面感觉起来,两人之间的情谊,似乎在这次丁瑶受伤后,又朝前迈进了一大步。

    “她很在乎你的看法,要是她听到你这么说,我想她心情一定会很高兴的。”

    科雷克闭上眼睛,回想着当时拼命把丁瑶送到医院的那一幕。

    孟锋与袁啸用枪控制住乃猜与桑妲妮,他则赶紧联络丁琥,让丁琥去叫救护车与通知警方,只是当救护车及警方到达的同时,丁瑶也因失血过多而昏迷。

    “我爱她,现在我知道,我的确不能没有她。”科雷克道出在他心中潜藏已久的话。“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好像很奇怪,不过……这十年下来,这种感觉,在我心中始终不变,我真的爱她。”

    “我明白。”丁琥附和地说道:“她也爱你。”

    科雷克不免讶异地抬头看向他,“她告诉你的吗?”

    “她……怎么可能亲口告诉我,我没有眼睛吗?每回只要一谈到你,她的精神就变得特别好,不像我大姐,我反而看不出她对你的爱有多么浓烈了。”丁琥叹口气道。

    科雷克承认,这几年他都戴着面具过生活,假装自己很爱丁璐,并全然封闭在自我的世界里,每次只有在见到丁瑶时,才能在她的触动下,指引他通往真正的生活。

    “老天,求求你,绝不能让她出任何意外。”要是让这对姐妹都在他的眼前消失,他不晓得,自己还是不是能够有勇气活下去。

    两人默默坐着,长廊里,听不到丝毫的声音。

    就在心绪到达最低潮时,医生用肩膀顶开手术室的门,白袍上沾着血迹,科雷克看了一阵心疼,他知道这是丁瑶的血。

    “她怎么样了?”他激动地问道。

    “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血流很多,我们虽已止住了血,但还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有没有脱离危险期,随时还有可能会出血。”

    “那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她吗?”丁琥问道。

    “病人目前已转入加护病房,我们给她打了镇定剂,你们可以去看她了。”医生随后补充说道:“但要是她的状况突然起了变化,你们最好立即通知医护人员处理。”

    “这是当然的。”科雷克拉着丁琥的手,“你也跟我一块进去吧!”

    丁瑶在荒野中跑着,风呼呼地吹在她的脸庞,一阵刺痛的感觉袭上心头,她不停地追着前方的女子,她非得要追到她不可。

    “是姐姐!”她对自己说道。

    她的眼睛是闭着的,不明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寒风刺骨的荒野中奔跑,她试着睁开眼睛,但眼皮重得让她无法这么做。

    “姐姐……等等我……”

    前方的女子这下总算停下脚步,并且回过头,对着她微微一笑。

    “别过来,以后你要好好照顾科雷克,还有小璧、小瓷…

    …“

    是姐姐在跟她说话,然而那声音就像是风中的低语,她还是离她好远好远,她想要告诉姐姐,她不想离开她,可是她的舌头像被钉子钉牢,根本无法移动。

    “她好像梦见丁璐了。”

    那是科雷克的声音吗?他在哪里?他为什么不带她离开这片荒凉的草原?为什么?

    没多久,她好像看到一片如云般的床铺,耳边立即传来许多人欢叫的声音。

    “太好了,她醒了!”

    “瑶瑶,真是谢天谢地。”科雷克俯身亲吻着她的脸颊。

    科……科雷克,她无声地喊着。

    他摸着她的脸,欣喜若狂地说道:“别说话,老天,你真是快把我给吓死了。”

    我爱你。她想告诉他,不过她好像被噎住一般,发不出声音。

    那唇语科雷克看得出来,他马上点头说道:“我也爱你。”

    纵使她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