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齐上阵-第1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全家齐上阵》

    正文 正文

    “喂,喂”高凤指着张平大声喊道:“小色鬼,你怎么老盯着我姐姐的胸脯看?唷,姐姐,你看他那双眼睛,好象要把你的衣服看穿了似的,喂,平弟,看见我姐姐的奶头了?”

    张平不知所措地答道:“我……我……我是在想一个问题嘛,只不过……只不过我的眼光朝着的方向恰好……恰好落在了明姐的那个……那个位置而已,你怎么能那样……那样说呢?”

    高凤是个眼直口快的人,她在家说话从来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她就说什么,记得有一次在洗澡时她问妈妈道:“妈妈,你都三十多岁了,怎么你那阴沪和我们的一样,也是一根荫毛都没长呢?”还有一次她更是问得出奇,那是在她们一家四口在饭桌上吃饭,各人正吃得津津有味,她突然问道:“妈妈,昨天晚上你怎么叫得那样大声,我和姐姐都无法入睡,是不是我爸的那个太大太长,你受不了啦?”你说这些问题,叫思想保守的张玉如何回答。

    刚才高凤的话直说得张平和高明两人很不自在,脸都红了起来。

    “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平弟呢!”

    “怎么了,怎么了,我不就是实话实说吗,又怎么不可以这样说了,平弟他刚才的眼光就是直盯着你的高高的那地方看嘛,要不你就问一下平弟。平弟你说实话,你刚才是不是象我所说的那样?”

    “好了,凤姐,你就饶了我哥哥吧,啊,凤姐,我哥哥他也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张芳拉高凤的手在给哥哥台阶下,她也不希望哥哥那么难堪,她看到哥哥的脸红得象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还是芳妹的话中听,好吧,平弟,凤姐不跟你计较了,我也不想跟你过不去,因为,我还要象你请教呢,平弟,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没有。凤姐就凭你这张嘴,我都差得太远了,我还想向你请教呢!”

    四人有说有笑,不觉已是凌晨四点半了。虽说在飞机上小睡了一会,但路上多少还是有些辛苦,张芳和张平早就有睡意。刘艳仍在和姐姐说话,好象有千言万语的话总说不完似的。

    高明姐家只有两间卧室,平时是高明和妹妹睡一间,妈妈睡一间。现在有张平来了,就不好安排了。张芳可以和高明姐妹俩睡,刘艳可以和姐姐睡,而张平呢,他安排在哪里。睡沙发?打地铺?都没有盖的,因为平时都没有人来,所以也就没有准备。现在可好了,张平、张芳和高明、高凤也只好干坐着,等着刘艳来安排。

    时针指到五点的时候。刘艳从姐姐的卧室里出来,“哟,都还在看电视呀,不困吗?”

    “小姨,你看我们怎么安排?”高明在征求刘艳的意见。张平和张芳在故意不说话。

    “好了,好了,看你几个,难道平儿还会跟你们三个大姑娘睡一起吗?”

    “那他睡哪里?”高凤马上问。

    “那当然是跟我和你妈妈一起睡啦!”

    “这恐怕不行吧?”高凤又鼓着嘴说。

    “这有什么不行的?”

    “我妈妈她不会答应的。”

    “这还是你妈妈的主意呢。去吧,你们三姊妹也好好的聊聊天,平儿,跟妈妈来,我们也该睡了”

    张平跟着妈妈来到房间,妈妈是先进房间的,他进来的时候妈妈已到床上和二姨在一起了。他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忘记了这是在二姨家,三两下就把衣服全部脱光了,露出了他那又大又长的荫茎。

    “啊,平儿,你怎么……把衣服……都脱……光了……”二姨激动得话都说不下去了。但她觉得精神为之一振,一股热血立即传遍全身,目光也亮了许多,精神了许多。

    张玉已有五年没有见过男人的荫茎了,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这样长的荫茎。

    等到张平来到床上钻进被子里,才看见靠在妈妈身边的二姨,此时他脸都红了起来,慌忙把头埋在了妈妈的怀里,埋在妈妈的两个大Ru房之间。

    “妹妹,平儿的怎会有这样大,这样长……”张玉仅仅看了这一眼,说话都有力气了,也不结巴了。

    “姐姐,看你,谁知道呀?”

    “嗨,妹妹,姐姐我原先也是一个非常本分的女人,我知道我也没有多长时间了,也不怕你笑话了,刚才我看见平儿那又大又长的东西,也不知怎的,突然象是精神了许多,真的,你看我现在说话都很顺了,妹妹,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发现吗?”

    “姐,妹妹我当然知道啦,我不是说过,你会好起来的吗?”

    “你又没给我开什么灵丹妙药,怎会知道我会好起来呢,莫不会是回光反照吧?”

    yuedu_text_c();

    “不会的,姐,只要你照妹妹说的去做,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你给姐姐开什么药呢?”

    “姐,治你的药呀就是平儿。”

    “胡说,平儿他是一个人,他怎么会是药呢?”

    “来,平儿,睡到中间来。”

    “啊妹妹,不能,千万不能这样,我知道你是说什么了,那怎么能行呢?”

    “姐,为什么不行,你不是说现在你不怕了吗,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可是……”

    “可是什么呀,我都是平儿的女人了,你还有什么可怕的?”

    “什么?妹妹,你是故意说给姐姐听的吧,你们是母子,怎么可以……”

    “姐,怎么不可以,我是很爱平儿的,平儿也非常爱我,我们除了母子之爱为什么不可以有其它的爱呢?来,平儿,插妈妈的阴沪,让你二姨相信,这样你二姨才会好起来。”刘艳边说边脱去自己的内衣内裤。

    月亮市的清晨不再那么喧闹,显得很寂静了。

    但寂静之中不时也听到几声的士的暗鸣声。

    张平非常清楚地听到了妈妈的呼唤。按惯例,此时他的宝贝应该窝在妈妈的温床里。

    饿了多时的张平,听到妈妈这样说后,就立即翻到了妈妈的身上,并立即把自己的大荫茎插进了妈妈那早已湿润了的阴洞中。

    “啊……啊……平儿,你真会插,啊…啊……妈妈……舒服……极了,啊…

    啊……平儿,再插……快些,啊…啊……对,就……这样,啊……啊……平儿,你会……真插,啊……啊……”刘艳在故意大声地喊,她是在剌激姐姐。

    “啊……啊……妈妈,平儿快一夜没有碰过你了,啊……啊……现在插起来好舒服,妈妈,真的舒服极了,啊……啊……”

    刘艳的一边大喊,一边用手去摸姐姐的阴沪,“唷,平儿,你二姨的阴沪也湿润了,你去安慰一下你二姨吧,给她治治病。去吧,妈妈已经满足了。”刘艳这是在说给姐姐听的,儿子还没有插上她五分钟,她怎么能轻易地满足了呢。

    “不,妹妹,这不行………平儿,你不要来,你就和你妈妈干吧,这怎么行呢?……”

    “姐,就当是给你治病还不行吗?”

    “这……”

    “姐,不要再考虑那么多了,你不是也有五年没有碰过男人的东西了吗?”

    “可是,这……”

    “唉 呀,姐,你怎么变得这样罗嗦了,你原来干事情不是这样的呀!”

    “可是……可是……他是平儿呀!”

    “是平儿又怎么了,我是他妈妈,我都给他了,你还怕什么,你还是他姨妈去呢”

    “那……”

    “平儿,去吧。”

    张平从他母亲的身上下来,母亲立即脱去二姨的内衣和内裤,二姨的赤裸的美丽的洁白的身子完全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yuedu_text_c();

    “啊……二姨,你的身子好美。真的,二姨,太美了。Ru房和我妈妈的一样大,有奶水吗?哟,二姨,你的阴沪怎么也是白板,和我妈妈的一样,”

    “平儿,你还罗嗦什么,快上呀,你看你二姨的阴洞里都流出水来了。”

    “二姨,那平儿可来。”说完张平就压到了二姨的身上,并用自己又大又长的荫茎对准二姨的荫道口,屁股向下沉,只听到“滋”的一声,整根阳物完全容进了二姨的光洁无毛的阴沪中。

    “啊……”

    “平儿,你温柔点,你二姨可不比你妈妈,更何况你二姨现在还在病中。”

    “是,妈妈。”说完张平就慢慢地进入和退出。

    “平儿,别听你妈妈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要管二姨,二姨受得了。”

    “不,二姨,你都生病这样久了,你现在的身体还弱的很,我的动作不能太大。”

    “啊…啊……平儿,你的小弟弟插得二姨好胀,好……舒服。啊…啊……”

    “姐,你轻喊点,万一明儿她们听到了,还以为是你病重了,要进来看你,那可怎么办?”

    “啊……啊……妹……妹,平儿……插得我……太舒服了,这是我……当女人三十八年来……最舒服的一次,啊……啊……平儿,你再……快插些,啊……

    啊……妹妹,我的病现在……好象好了一点……没有原来那样严重了。原来到处不舒服,而现在是……舒服极了,啊…啊……平儿,你真是二姨……的好平儿,啊……啊……妹……妹,我……要……泄……了,啊……啊……”

    “姐,你还行吗,你看平儿他还凶得很呢?……平儿,要不,你再来插妈妈吧。”

    “不,妹妹,我虽然泄了一次,但我还行,真的,我一点也不觉得疲倦,一点也不觉得累,平儿,你就放心的插吧,啊……啊……平儿,你的小弟弟真好,二姨好……好喜欢,啊……啊……”

    “二姨,你的小咪咪也好舒服,把平儿的小弟弟夹得好紧,妈,二姨的真的很紧,比妈妈,你的还紧一点呢,啊……啊……”

    “平儿,你二姨的小咪咪,已经有五年没被男人的东西插过了,当然有点紧啦,而你天天都在插妈妈,妈妈的怎么还会有你二姨的那样紧呢?”

    “妹妹,你真会享受,天天都有平儿这样大、这样长的童子枪插,你太幸福了。啊……啊……平儿,你再插快些,插深些,顶进二姨的芓宫里去……啊……

    啊……平儿,你真行,啊…啊……二姨都快梅开二度了,而你还是那样的有力,啊……啊……平儿,二姨又要升天了,啊……啊……”

    “二姨,平儿也要射了,啊……啊……”

    张平在二姨第二次泄后,也到达了高嘲,一股强大的激流直向二姨的深处喷射而去。

    ……

    “啪……啪……啪”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妈——,你怎么了?为什么喊得这样厉害?是不是痛得很了?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医生来?小姨你开门一下,让我们来看妈妈一下,我和妹妹挺着急的。小姨,你快开门呀,平弟,你们怎么不开门?……”

    “明儿、凤儿,妈妈没有事,你们去睡去吧,妈妈现在好得很,一点都不痛了,真的,你们回去睡觉去吧。”张玉大声地对在敲门的高明和高凤说,回答的声音根本不象是一个病了十多天的病人说的。

    “妈妈,你真的没事吗?”高明在门外又问道。

    “真的,妈妈真的没事,你们睡去吧。”张玉再次对两个女儿说。

    张芳也在门外劝高明和高凤,“明姐,睡去吧,二姨不会有事的,我想我妈妈已给二姨下药了,明天二姨就会有好转的,走——吧”

    张芳拉着高明和高凤回房睡觉后,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刚才从二姨的卧室传出的那种声音她也听到了,她知道,哥哥刚才肯定是在干二姨,要不二姨不会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她不是已经病了十多天了?

    想着想着,张芳的滛洞竟流出了水,她用两个手指插进了自己的洞中……

    时针指到了六点,大街上汽鸣声也开始多了起来。

    三个女孩的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也许都在做着自己的美梦吧。

    yuedu_text_c();

    此时张平的阳物还是插二姨的洞|岤中,他把二姨的滛洞灌得满满的,由于二姨的阴洞被自己的粗大的荫茎堵得一点缝也没有,所以精水一点也没有流出来,而且还有许多射进了二姨的芓宫里。他躺在二姨的肚子上看着妈妈说:“妈,要不要平儿来安慰你一下?”并用两个手指插进妈妈的阴|岤中来回抽动……

    “平儿,给你二姨治病要紧,不要管妈妈。你快把二姨洞中的药水吸给你二姨吃。唉,你也有些累了,要不就让妈妈来吧。”刘艳亲切地对儿子说,并用手轻轻扶摸儿子的头。

    “妈,那也好,这样平儿就可以来安慰妈妈了。妈,你把屁股抬起来,平儿从妈妈的后面进入好吗?”

    “你呀,妈妈拿你……随你吧,你喜欢怎样就怎样,谁叫你是妈妈的宝贝儿子呢。”

    张平把自己的阳枪从二姨的阴洞里抽出来时,它还是硬硬的,直挺挺的,Gui头上还沾着许多Jing液,它们慢慢地集中到马口上,极似一粒绿叶尖端上欲滴的露珠。

    刘艳起身把屁股抬起,自己忙用嘴去吸从姐姐的洞中流出来的儿子和姐姐的混合液体,她吸了满满一大口,又迅速向姐姐的嘴中灌去,张玉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那一口大大的混合Jing液已全下到了她的肚中,而此时儿子的粗大的荫茎已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洞|岤里。

    “噫,妹妹,刚才那味道好舒服,我还从没有尝过这种味道呢”

    “啊……平儿,再插深些,啊……再插快些,哼……好……啊…啊……就这样插,啊……啊……姐……妹妹舒服极了,啊…啊……乖儿子,坏儿子,啊……

    啊……你插得妈妈好舒服,啊……啊……”

    过了十分钟,张平和妈妈换了三种姿式后,张平才把自己的Jing液射进了妈妈的滛洞深处。

    ……

    早上八点三十分。从窗户上未拉严的窗帘缝隙中透进一丝阳光,不用说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晴天。

    张平被妈妈和二姨的说话声弄醒了,尽管妈妈和二姨的说话的声音很轻。

    此时,张平的“大弟弟”还插在妈妈的浪洞中。这已成为张平生活中的常规了,他在家中也是这样天天插在妈妈的洞中过夜的,他喜欢这样。而刘艳对儿子的这种要求也已经习惯了,甚至已经上了瘾。有一天儿子插在妹妹的嫩|岤过夜,她第二天就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好痒好痒,竟然要儿子插近四十分钟后才好些。

    张平也懒得睁开眼,他的一只手放在妈妈的Ru房上,另一只手放在二姨的阴沪上,中指还插进了二姨的阴洞中。他在静静地听着妈妈和二姨说话。

    “妹妹,在家中你和儿子都象现在这样,平儿的大东西一整夜都是插在你的里面吗?”

    “嗯,我和平儿几乎天天如此,平儿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了,如果他不插在我的洞中睡觉,他就睡不着,所以,他不是插我的这里过夜,就是插芳儿的那里过夜,但平儿他绝大部分是插在我这里过夜的。”

    “怎么?芳儿的……也被平儿进去了?”

    “唉呀……姐姐,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也不想想,平儿连他妈妈的都搞了,还能不上他妹妹的吗?”

    “平儿真幸福。妹妹,平儿有你们两个女人天天陪着,他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姐,你也又该吃药了,叫平儿起来给你造药吧”

    刘艳正准备叫醒儿子,却被张玉制止了,“妹妹,就让平儿再多睡一会吧,我好爱看平儿这样睡着的样子,好天真,好可爱。”张玉用手轻轻抚摸着张平的细嫩的脸,然后又用嘴在张平的脸上吻了一下。

    “妹妹,那你们也天天吃平儿射在你们里面的水水?”

    “那当然了,那种东西我们称为‘红平芳’家庭保健口服液。不过这保健品我们也是昨天才发现的,才开始用呢。说来也怪,我们用这种药水居然能止血。

    于是我才想到用这种药来给你治病呢。”

    刘艳就把儿子无意中用他们的合精给她止血的事,以及只有用儿子和女儿的合液才能给女儿止血的事说给姐姐听。

    这时,张平知道该起了,他慢慢睁开眼,看见二姨的头正靠在妈妈的肩上,也就在自己的头边。他偏着头,目不转睛地望着二姨,插在二姨阴洞中的中指又动了起来,并且又把食指也加了进去,两个手指在二姨的洞中不停地抽锸着。而插在妈妈的长枪也开始动了,在妈妈的荫道中一进一出的。

    “平儿,快去插你二姨吧,还得快给你二姨吃早药呢,若太晚了,有可能那药的功效会不会大大的降低呢。”

    “妈,我知道。”说完,张平就压到了二姨的肚子上,说:“二姨,帮一下忙。”

    张玉知道张平说的帮忙指的是什么,她忙用手把张平的Gui头对准自己的荫道口,“平儿,好了,你插进来吧,二姨正等着你呢!”

    yuedu_text_c();

    张平的屁股一沉,那又大又长的荫茎完全钻进了二姨那早已被自己的手指弄得湿淋淋的光洁无毛的洞|岤中,同时他的左手在不停的摆弄妈妈的刚被自己插过的同样是光洁无毛的阴沪,而且他还用食指和中指进入了妈妈的阴洞里……

    刘艳打了一个电话给谢处长,说今天她不能来上班了。当然,也说了为什么不能来上班的原因。她的上司听了以后,也欣然同意。要不也太不够人情了吧,还对她说,姐姐好了之后再来上班,现在处里也没有什么事,也就每天去坐坐而已。

    就在张玉泄了一次后没多久,张玉感觉到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射进了自己的荫道深处,并明显的感觉到有许多已射进芓宫去了。同时自己的内壁也再一次开始收缩起来,她觉得这种感觉太舒服了,太有快感了。自己就好象是飘在天空中的一朵美丽的云彩,在随心所欲地游荡着……

    看着儿子和姐姐两人达到高嘲的样子,刘艳也兴奋了起来,她用手抓住抚弄自己下体的儿子的手,让儿子的手在快速地进出自己的阴洞……

    “平儿,可以给你二姨吃药了。”

    “妈,还早呢,我再给二姨多造点药水,现在还不够多,你说是不是呀?二姨。”

    “妹妹,你就再让平儿插我一会儿,让我再兴奋一次,再舒服一次,再升天一次吧。平儿,快插二姨,二姨还需要呢。啊…啊……平儿,再插快些,嗯……

    对……就这样……啊……啊……好极了,啊…啊……平儿……你真会插,啊……

    啊……你插得……二姨舒服……极了,啊……啊……”

    张平看着二姨那兴奋的样子,自己抽锸的节奏也随之加快了起来,并次次真顶二姨的花心,荫茎头顶住二姨的芓宫口那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他也开始有了一点给二姨的第二次射意,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让Jing液再次射出来,他想这一次要把二 姨干得花容失色才罢休。他稍停顿了一分钟,偏头到妈妈的胸脯上去找妈妈的奶头。

    张平在妈妈的奶头上吸了两分钟后,才把头从妈妈的富有弹性的大Ru房上抬了起来,望着妈妈的眼,深情款款地对妈妈笑了一下,自己的两个手指仍在不停地摆弄妈妈的阴洞。刘艳忍不住儿子的这种挑逗,一把抱住儿子的头,就和儿子亲吻了起来。

    刘艳把舌头伸进儿子的口中,和儿子的舌头缠在一起。这样的热吻她和儿子不知进行了多少次。

    张平和母亲在亲个不停,他正享受着母亲从双唇中给他的快乐,却把身下面的二姨给忘了。

    张玉看到妹妹和张平那样火热而激|情的吻,自己的嘴唇也慢慢地动了起来,她多么希望张平此时能够吻她一下。

    张平和母亲的热吻还在进行。

    张玉只好在张平的身下自己动了起来,让张平的大鸡芭、长荫茎在自己的滛洞中运动。但没多久,张玉就感到有些累了,毕竟已是三十八岁的女人了,更何况自己的身体刚刚大病,还没有完全恢复。

    张平和刘艳都发现了张玉的这一动作,刘艳急忙离开了儿子的少年热情的嘴唇,叫儿子去注意他二姨,“平儿,你二姨在等着你插呢!”

    张平也知道二姨在等着他,但他实在不愿意妈妈那缠绵绵的舌头从自己的口中离开,现在妈妈既然已把那万般柔情的美舌抽出了自己的口腔,他也只好对妈妈甜甜地一笑,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二姨的身上。

    张平又开始快速地抽锸二姨的阴洞,这一次比前一次更凶更有力。

    “啊…啊……平儿,你弄得……二姨……好……好……舒服,啊……啊……

    平……儿,你再……插快……些,啊…啊……再插……深些,啊…啊……平……

    儿,你把……二姨的……阴沪插得……快要……溶化了,啊……啊……”

    张平并没有因为二姨的大声喊叫而放慢抽锸的速度,相反,他把抽锸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而且还把二姨的两只白白的肥肥的大腿扛在自己的肩上抽锸,他看着自己的长长的大大的荫茎进出二姨的滛洞,二姨的两片肥肥的高高的大荫唇被自己的大荫茎挤向两边,更是激起自己对女人的占有欲,于是又再一次提高了抽锸的速度,并次次直插到二姨艳Bi的深处。

    “啊……啊……”张玉再一次达到了高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