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第1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

    作者:泣森

    内容简介:    大三的尾声搬到学校外面无意中和一个妓女合租后,我和女友分手,卷入了一个黑洞似的局。宿舍四个好兄弟在即将走上社会之前露出残忍的本性,最后一丝的兄弟情没有经得住贪婪和嫉妒的考验。    一下海无法回头的妓女,想脱离苦海但是越发疯狂的混混,贪官的优秀儿子,怀揣明星梦的吊丝男,我们终究都是生活的小丑。    每个人都憋着一口气,憋的很难受,但是谁都不愿意吐出,最后不是被憋死了,就是憋的生不如死。我称他们,不,我们,是憋之一族。    (纪实体短篇,全文八万字)    17k/book/

    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一章 :大三这一年

    虽然我一直没说,但是王风真的用一根钢丝还有一个钳子打开了那个滛窝的防盗门的那一刻,我心里已经很难不去想象学校这几年里面丢失的那些电脑不是他干的。

    王风说开锁的本事是跟他爸爸学的,他爸爸是公安局注册的开锁师傅。他对天发誓,他,他爸爸从来没有因为开锁的能力而偷盗过任何东西。他们是有严格职业操守的!

    我问王风说:“那你爸爸现在还干这一行么?”

    “不干了,不赚钱。”王风随意的摆了摆了手,漫不经心的回答了我,而后感觉有点不对劲,尴尬的笑了笑。

    眼前的防盗门可是时下最先进的,价值过万元,他仅仅是用了价值还不到两块钱的东西就解除了这道屏障,这种技能真的太可怕,即使现在我是靠着他这种灰色技才能进入张娟被包养的这个公寓里面。

    我是一个大学生,可是此刻我或许就是一个贼,但是我心理安慰自己说:我是侦探,我是来调查罪恶的,我是肮脏现实的揭露者。我,不是一个贼,更不是一个坏人。

    其实进入这个房间之后的很长时间,我一直都很后悔,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干呢?

    张娟不过是一个妓女,她不过是因为和她那个性能力有障碍的混混男朋友过不下去了,她不过是和我做 爱没有收钱而已,她不过是把我当成唯一一个可以睡完安心过夜的性伴侣罢了,我为什么要为她卷入这些是非呢?

    如果当初我留下蔡优优不让她去日本留学,我的生活肯定单纯多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悲哀。最好的几个朋友都分道扬镳,虽然我知道大家都有内心肮脏的角落,可是原本我明明可以避开的啊,大家都永远藏着一直虚伪的相处又何尝不好呢?

    这一系列事情发生在我大学的第三年,其实我知道这些事情其实一点都不特别,因为每天的新闻上稀奇的事情多了去了。大家来大学之前也知道大学是我们生活从童话转入现实的开始,只是,突然一下子把这个社会还有我们自己骨子里面的那些肮脏和虚伪都**裸的摆在眼前的那一刻,我发现我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初中的时候,我因为偷偷的对美丽的英语老师意滛而感到无地自容,不过我和周围的同学一样都保守了这样的秘密,反正没有人知道,倒也可以释怀。高中,偷偷的和隔壁班上的女孩在晚自习溜到车库里面去接吻,吻一次可以开心一个星期。而大学,我没能把自己的处男之身给自己的女朋友,而是给了同在出租屋里面的那个晚出早归的妓女张娟。

    而我的第一次还是完全被动的,张娟‘强Jian’了我这个纯洁的大学生,即使我很享受那一次的被动过程。

    开始我兴奋,激动,后来,我难过了,真的感受到了心痛的感觉。

    我哭过,不包括被张娟男朋友李亚洲扇耳光那次。

    我和王风一起溜进了公寓,带着我们在淘宝上买来的窃听和**设备。

    王风在进门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猛的转头问我:“刘忠超,你会不会是爱上那个鸡了?”

    我毫不犹豫的踢了王风一脚:“你爱过和你一起卖唱的那个酒吧主唱歌手么?那个在**上纹了一朵玫瑰的。”

    “那是梅花。”

    “哦,梅花,一天三弄么!”我冷笑道。

    王风白了我一眼:“我和她只有性,没有爱。”

    “我和张娟也一样。”我坚决的说道。

    “刘忠超,你脏了。”王风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大学的故事其实和任何一个混日子的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偶尔上课,上课偶尔听一点,宿舍是我的家,我家是网吧。看一些无聊的电影,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每一天都和前一天差不多,无所事事,时间混着混着就没了。

    只是这一切在大三尾声发生了转折,像王风说的那样,我脏了。

    yuedu_text_c();

    其实我不认同他这个说法,即使最后找不到工作在他开的琴行里面混吃混喝,我也从来不听王风的任何大道理。我绝对不是变脏了,我一直都很脏,我们一直在伪装!

    下面就说说我大学里撕开面具的这一年吧,一切都要从我因为挂科太多搬到外面去租房住开始。

    这一天。

    我失落的搬出了宿舍,走廊起来同班的学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几乎能听见他们小人得志的J笑。一个一直都大嗓门的家伙竟然毫不避讳的说出了口:我就说吧,这样的学生早晚是要被开除的。

    前面那些人的嘀咕我可以假装听不见,可是这家伙故意的嚷嚷让我躲都躲不开。所有人都像看一只被用香蕉砸了脑袋的猴子,等待着我的反应。我猛的一摔行李,小宇宙瞬间就要爆发,这一次我不能忍了。可是刚刚一摔完行李就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打架从来都不是我的特长。

    也就是说,如果动手了的话,我就被打的很惨,那样会更加丢脸。而我又没有那种被人轻轻的碰一下就躺在地上讹人的那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于是我把自己摔在地上的东西又挨个捡了起来。

    在一个弱者无法当场捍卫自己尊严的时候,伪装成一个绅士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爷是什么人,堂堂吴东大学大三的学生,跟你计较?得了吧你,我才不给你那脸。

    捡起行李,我挺直了腰板,尽量使自己看上去有一种懒得与凡夫俗子计较的气度。但是我发现,围观我的同学们并没有用那仰视的眼神看我,因为他们也都是吴东大学大三的学生,而我一直都是班级倒数第二名,在他们包括那个大嗓门嘲讽我的倒数第三面前,我没有装逼的资格。

    在这一刻,我前所未有的希望自己是朱飞那样的第一名,那样的话,我就可以装得理直气壮一点。

    从宿舍门口都楼梯的距离第一次变得那么漫长,此刻,我真的宁愿拿一只臭鞋子钻进去。好在这个时候杨志浩从宿舍提着我另外一个包裹追了出来,他听见了刚才那伙计的话,愤怒之下把包裹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只听一声脆响,我心头一紧,完蛋,杨志浩这混蛋忘了我包裹里面装着蔡优优送给我的茶杯了。

    但是茶杯的破碎恰恰给杨志浩长了气势,他指着嘲讽我的同学大吼:“你他妈信不信我一拳把你打钉在墙上,扣都扣出来。你个呆逼!”

    那小子被杨志浩给吓了一哆嗦,调头就钻回了他自己的宿舍。杨志浩在我们班上一直有一个外号叫大黑,身高马大,皮肤巨黑,没有人敢惹他。虽然谁都没有见过他打人,但是他却是我们班公认的单挑之王。就像谁也没有见过我打架,却一致认为我的战斗力近乎零。我不得不说,我一直都痛恨这些人以貌取人的严重毛病。

    从我的214宿舍又追出了一人,和大黑杨志浩形成鲜明的对比,个头很小,皮肤白净,戴着镜片比雪花啤酒瓶底子都厚的镜片气喘吁吁的的小白。哦,小白就是我班的班长朱飞,几乎每一门功课都是我班的第一名,个头不高,声望却不低。

    “啊呀,大家都是同学,有话好好说,应该互敬互爱嘛。”朱飞挡在杨志浩身前,生怕他真的追进那个宿舍去打人。我狠狠的瞪了朱飞一眼,心中暗骂,你小子闪开,让大黑进去干死那狗日的。

    可是最后,杨志浩还是没有如我愿的去打人,而是气呼呼的提起了行李。朱飞则是在走廊里面,对着已经都各自回自己宿舍的同学发表了一份严正的声明。

    “林忠超同学并没有被学校开除,他是申请搬到校外居住了。辅导员鉴于林忠超同学的成绩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所以破例批准了,大家千万不要胡乱猜测,我作为班长正式为林忠超同学辟谣。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成为同学,应该一如既往的相亲相爱。”

    虽然朱飞是在帮我,可是我怎么听着都别扭。杨志浩更是忍不住了,一把拉过朱飞,爱个屁啊,找不到女朋友全他妈搞基去吧。

    我们三人一起出了宿舍,我花了五十块钱喊来的三轮车车夫热情无比的帮我们把行李抬上了他的三轮车。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的行李就那么一点点,只占了三轮车的一个小角落。妈的,为什么我扛得那么累呢?

    在外面租的房子其实也就不到两公里,想想自己要付五十块感觉太不值得了,于是我一咕噜就爬上了车,并且把朱飞和杨志浩拽了上来。

    三轮车夫的眼神顿时变了,看着我说,我这是拉货的车啊。

    我昂着脑袋,说,你就当我们三个是货!

    三轮车夫非常不情愿但是还是蹬着车子拉着我们走了,一路上他都在咬着牙,我不知道是他骑得太吃力了,还是因为太愤怒。

    宿舍楼在身后远去,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今天是周五,想起晚上蔡优优就会过来陪我,还说要让我看她穿新买的丝袜,刚才发生的不愉快就被我抛在脑后了。,

    &nnsp;

    0

    第一卷  第二章 :二奶不够用

    我们三人被以货物的身份送到了我租房子居住的小区外面,这是一个很摩登的小区,刚刚开盘也就三年不到。里面大多数的房子都是精装,可是大部分房屋里面居住的都不是他们的主人,买下这里的那些业主们大部分都是有几个闲钱又不愿意放在银行里面看似在涨息其实在缩水的本地人。

    他们买下这些房子之后自己又不居住,还是窝在原来的老房子里面。人就这么一百多斤的肉,谁能住得了那么多房子,加上本市的立志当二奶的美女们基本向坐动车不过半个小时之外的上海看齐,导致二奶数量有限,不断开盘的房子被金主们买下之后只能拿出来出租了。至于他们宁愿居住在原来的房子而不愿搬来新的小区的原因,我猜测大概有两种原因,一是因为他们如果搬到这里来,原来的老房子拿出去租的话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住,租金太低,二就是因为他们发现大部分人买了这里的业主都是用来出租的,他们过来就得和那些租客成为邻居,缺乏安全感。

    yuedu_text_c();

    因为这个现代化的小区里面大多都是住着租房的人,物业的保安看到三轮车过来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让我们进来了,他们大概是沉浸在对某个住在这里的女房客的意滛之中,总是莫名其妙的贼笑,笑两声之后往旁边看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然后以更大分贝的声音狂笑。

    一路上咬着牙的三轮车夫终于把我们送到了7幢的楼下,我和大黑,小白三人翻下了车。这个时候,三轮车夫一开始积极帮我拿行李的热情完全没有了,倒着坐在车屁股上,面无表情的说;“到了,五十块。”

    “你不帮我送上楼么?”我看着三轮车夫。

    他果断的摇了摇头:“五十块是送到楼下,我们谈的时候说送到7幢,可没说送到7幢的那一层。合同规定的,你们是大学生,应该懂的。”

    “合同?我什么时候和你签合同了,骑个三轮送货还有合同?”

    “口头合同也是合同,受法律保护的。要送上楼的话,那么就得再谈了,加钱更改合同。要么,直接付钱。我回去转转,说不定还能再碰上一笔生意。”

    我被三轮车夫丑恶的嘴脸弄的很恼火,但是我的一堆行李加上三个人坐着他的三轮过来五十块其实也不亏了,而且我又不敢背上克扣农民工兄弟的工钱,不对,是农民工叔叔的骂名。最后,我非常不舍的掏出了五十块钱,三轮车夫把钱塞进了口袋,晃悠悠的骑出了小区。到门口的时候,那里的保安还和他打了一个招呼,好像彼此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在这里的房子都很高,我租的房子是七楼的一套三室一厅中的一个次卧,有电梯可以上去,行李只要搬到楼下的电梯口就行了。

    对了,我想我非常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要搬出来居住。

    有点说来话长,但是又很难长话多说。

    两年多之前,我在高考中取得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分数,最后在填志愿的时候导致好的学校够不着,差的又甩开了不少。排在中间的高校数量很多,但是名声好听的没有几个。当时我自作聪明的把学校名字是以某个省份或者地域开头的一一勾了出来,例如,江苏大学,江南大学,南开大学,上海大学等等,当然还有我现在就读的吴东大学。

    这些学校有一个共同的特地就是名字简洁好记,咋一听上去,会认为他们是就算比不上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也差不到那里去。但是,其实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这些学校无无非就是要勾引我们这些高考中成绩很尴尬的学生,给我们和家长一个安慰。然而,这种骗局似乎让很多人难以自拔,一些专科学校都在为能够改一个响亮的学校名字而不断的和有关部门周旋,花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原本我是想学比较人性化一点的专业的,因为我自认为我一直都是都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可是到了填志愿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喜欢的专业都是文科生才可以填的。而在高中的时候只有学不好理科的笨蛋才会去文科班,其实我也是笨蛋,可是可悲的是我又没有那么笨,导致老师和家长都没有放弃我,仍然把我留在了理科班苟延残喘,最后还顺利的过了本一线。应该算是刚刚好压了本一线,那一年我们学校有五百六十五人过了本一线,而我就是那第五百六十五名。

    学校对外张贴的海报上面,竟然赫然印着我的名字:我校高考再创佳绩,其中林忠超同学稳定发挥追平了今年省本一录取线,在他以上的五百六十四人全部过本一线!

    那一段时间我的名字俨然就是一个标志,超过我的人胜利了,低于我的就是失败了,和我一样的,对不起,没有!

    &nnsp;

    0

    第一卷  第三章 :发挥很失常

    后来我就上了吴东大学的机电学院中的一个以某个钢铁公司命名的系,直到上了大学我都很难想象自己会进入这么一个专业,以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对外提起我学的专业都是用‘烧锅炉专业’来代替。

    大学在给人失望的同时,也会给人激|情,哪怕一种生活并不是你想要的,但是你发现这种生活和你已经乏味的过去完全不一样的时候,你还是会非常开心的接受。人都挺贱的,没有几个人真的完全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大多都是随遇而安然后故意装作成功的样子来欺骗其他人。

    现如今的成功人士乃至古今的成功人士无一例外,他们从来不承认他们的成功是无奈和偶然。

    我居住着全校最好的宿舍楼里面,一个宿舍仅有四人,不是那种上铺下桌而是单独的床位,每人一个写字台,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空调。一年的住宿费要一千两百块,比其他的那些老式的宿舍贵了几百,而且水电费都是我们自己支付的,空调如果要使用不但要支付电费还得额外给五百块使用费。

    我初步计算了一下,一届学生送走之后,学校装空调的成本就可以收回来。可是让人莫名其妙的是,有些学校死活不肯给他们的学生装空调。我们学生是多么单纯啊,即使有几个自作聪明的学生会发现学校装空调其实也是一种赚钱的生意,但是他们和其他在大学时代能够用上空调的同学都会感恩戴德,动则就找那些没有装空调的学校炫耀一下的。

    学校的领导应该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因为在选择哪个品牌的空调让他们为难了,因为几家给出的优惠条件惊人的一致让他们感觉其实根本就没有优惠。这些空调公司的公关也做的不到位,每个品牌都只攻克了学校的部分领导,最后大家互掐,装空调的大计也就只能日后再议了。

    我想大学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面,我最值得开心的事情是整个班级的人都被我讨厌并且更加讨厌我的时候,我们宿舍的四个人却情同手足。

    依稀记得刚刚进宿舍的场景,经过一开始短暂的试探然后大家就敞开心扉,因为来自不同的地方,谁都不知道谁的过去,于是挨个把学校周围的大排档烧烤摊子吃了个遍,吹牛还能不重样不露出破绽。

    今天因为要在琴行教吉他没有能够来帮我搬行李的哥们王风是第一个给我深刻印象的人,因为他一开口就抢了我原本想吹的牛。

    他说他如果不是高考作文偏题了,至少可以再高十五分,那样的话他就不会和我们做同学了。

    朱飞则是说他更冤,他栽在了数学上,倒数第二大题他有一个小数点忘了点了,结果老师一分都没有给他,不然他能高二十分。我说,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给分的,你又没有看到试卷。他说肯定是那样的,他都算好的,就是这一题出问题了。

    后来我意识到,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是发挥失常才到了吴东大学来的。而我又不愿意和他们吹一样的牛逼,感觉太不要脸了,后来我想到一个更好的方式,结果被杨志浩抢了先。

    yuedu_text_c();

    他说他是超常发挥,其实他平时考试从来没有过本二线,高考多考了好几十分才来的这里和我们成为室友的。

    我盯着杨志浩,心情很郁闷,你小子装逼装大发了,这是我的台词好不好。最后,我不得不说我是正常发挥,刚刚好,正如我高中学校贴出去的横幅写的那样,我就是为了追平本一线而生的。

    我无从得知这三人到底谁是发挥超常谁是发挥失常了,最后只能说是他妈的缘分,是天意,让我们几个截然不同的人聚到了一起。

    直到最近,我才提出要搬出去住的。虽然大学允许结婚甚至生孩子,但是不允许随便居住到外面,我必须说服我的家人才可以到学院去申请让辅导员同意。

    打电话给家里的时候我说:“宿舍里面有一个黑大汉,经常和校外的流氓混迹在一起。对,就是我旁边床位的那个黑子,叫杨志浩,没错就是他。你们也都知道,我睡觉一直都打呼噜,这个杨志浩晚上睡不着就懒我,总是要打我。”

    我爸气愤无比:“还有王法么,他就不能在你之前睡觉么。”

    我妈说:“也不能这么说,也许那个黑子是睡着了被咱们儿子给吵醒的呢。你儿子的打呼是遗传你的,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趁着你睡着的时候用被子捂死你,但是想想咱们儿子也就算了。”

    我说:“其实也不光是因为是打呼的问题。杨志浩那小子一直都是班级倒数第一,而我是倒数第二。你们想想啊,现在的这些倒数第一的人从来都不会仇恨正数第一的,他们仇恨的永远是我这样的倒数第二,感觉我是故意压着他的,如果我少考几分我就是倒数第一了。所以我打呼噜只是一个借口,他对我仇恨比太平洋还深,继续在宿舍住,我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我妈妈很心痛的说:“那你得努力啊,往前面赶,把倒数第二给别人,这样那个黑子不就放过你了。”

    我说:“我也想啊,可是大学里面一学期才两次考试,五个月才有一次排名。我最少还要等到两个月后才可以参加期末考试来摆脱倒数第二的不利位置,可是我不敢确定我能不能在杨志浩的仇恨中活两个月。”

    就这样,在我保证期末考试肯定能够摆脱倒数的现状,为拿到毕业证①38看書网发起最后才冲击的情况下,我爸妈同意了我租房子住外面去,并且另外支付一笔费用给我。

    其实我撒谎了,杨志浩那黑子才不仇恨我,只有四十岁的人才会相信倒数第一的人会仇恨倒数第二的人,真实的情况是倒数第一往往最好的朋友就是倒数第二。

    而我真的不知道住到外面来会不会改变我糟糕的学习情况,我已经挂了四门,学位和毕业证书好像在跟我招手,是告别的那种招手。但是我知道,我和蔡优优的幸福生活要来临了,我再也不用把书都卖了去凑钱开房了。

    大学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比开房更让人兴奋,更能让你忘记平时里面的烦心事。或者也可以说,人生就是这样,开房永远都是一味劲药。

    &nnsp;

    0

    第一卷  第四章 :简单与复杂

    电梯上了七楼,我和杨志浩朱飞三人把东西搬进了房间。虽然我一直以吴东大学的宿舍为自豪,但是到了这里还是会感觉前面两年多我其实就是在猪窝里面过的,而现在帮我搬行李的正是那几头陪我的猪。

    想着以后能一直住在这里,虽然只是其中的一间次卧,还要和陌生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假装热情,但是我还是为能够租到这样的房子而感觉到开心。感觉在这一刹那,我成熟了,我走向了社会大家庭的怀抱,已经把杨志浩之流的这些在校住宿的学生拉开了一个档次。

    因为人生不可扭转,不可能驶回童年,所以我们总是迫不及待的希望往前走,因为眼下的一切在我们眼中总是那么不完美。

    我住的是朝阳的一间卧室,放了一张双人大床之外还能摆电脑桌,衣柜是那种仿古的木质材料,而从衣柜到床之间有足够两个人抱着打滚纠缠的距离。

    辅导员批准我住出来之后,我才开始找房子的,因为家里给了我一笔住房基金,所以我得选择一个好一点的房子。但是在网上找房的时候却异常的艰难,要么是租金低廉的让我怀疑那里是不是公共厕所,要么是昂贵的让我怀疑是不是市政府的办公室太多拿出来出租了。在网上发布租房信息的有一半是打着某某房产公司经理的低级的房介,另外一半里面的一半是以个人名义发布消息的房介,等到我去看房的时候他们才开口开始谈中介费的问题。

    中介费一般都是一个月的房租,之前看中的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要一千二一个月,交三押一,一次性要付四千八,而我还有额外给中介一千二。感觉被骗的同时,我竟然有点羡慕中介这个职业,他们做成一笔就能赚这么多,难怪名片上都印着经理的头衔了。

    一千二百块可以开十次房,买几百个避孕套,我实在舍不得。最后我只能和‘经理们’握手道别。

    几乎找遍了大小的生活网站看了十二次房子,被领到拴着狼狗的老式民房三次,碰到中介七次,还有一次被带到了一座写字楼,那伙计以为我要租办公室呢,另外一次更惨,房东忘了自己的房子在哪里带着我转了半个市区最后非常抱歉的报销了我的打的费。

    最后我在网上发布的一条求租的信息,特别注明:吴东大学在校学生,遵纪守法,热爱祖国,热爱生命。求租一室一厅套间或合租,中介勿扰,待拆迁区内房东勿扰,没有水电家具网线勿扰,勿扰,勿扰,勿扰

    惊喜的事情总是会在你不抱希望的时候发生,我的求租消息发布出去之后,我手机的忙碌程度一度赶上了10086。有死不要脸非要来砰运气的中介,有推销黄金产品的,有搞直销的问我有没有兴趣做整个吴东大学的总代理,还有骗子让我汇钱去救我嫖娼被抓的父亲的。不过在无数让人想杀人的电话之中还是夹杂着一些真正的房东,其中就包括我现在租到的这个房子的主人。

    之后我又看了四次房子,没有中介,都是不错的房源。这个时候我不由感慨,那些个广告吹上了天说要帮老百姓解决生活的门户网站其实根本就办不成几件事情,真正想租房和想租房出去的人通过这些个网站想要碰头真的不容易,资源根本没有得不到合理的配置,生活不但没有得到简化,反而变得复杂。

    而最让我气愤的是,我错误的以为房源太紧张,差点就一咬牙以损失几百个避孕套的代价去找中介。

    这简直和那些霸占了无数空房不居住,让全国人民都以为房子怎么盖都不够用房价就应该那么贵一样可恶。

    yuedu_text_c();

    把行李搬进了属于我的房间,我一头就扎进了软乎的双人大床上,打开了空调对杨志浩他们说:“来,坐空调下面可劲的吹,我请!”

    “去你的。”杨志浩踢了我一脚,说,“起来,请我们吃饭去。”

    “吃饭?东西才刚拿上来呢,还什么都没有收拾呢。”

    “收拾?这他妈应该你媳妇蔡优优干的事情还让我们干,不行,请我们吃饭去。要不是冲着这一顿饭,谁大老远的帮你搬过来。”朱飞也跟着起哄,这小白脸别看在学校里面当着班长说话一套一套的,和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脏话多着呢。

    “靠,你们好像是坐三轮车过来的吧,上楼还是电梯。”

    “你要是不请客,我们就把东西搬回去。”杨志浩拎着行李佯装要走。

    我连忙一把拉住了杨志浩,哀求道;“大黑,黑哥,我请还不行么。不过得过两天,王风今天在琴行很晚才能回来,回头我一起请。再说了,蔡优优马上就过来了,我们约好了一起吃饭看电影的。我走不开!”

    我说到蔡优优杨志浩好像想起了什么,说;“今天是周几来着?”

    “周五啊,下午刚刚上的proe课你忘了,只要是proe的课说明就是周五啊。”朱飞解释道。

    “我他妈又不上课我怎么知道!”

    “哦,对了,今天老师让我转告你了,你再旷课学校就警告处分你了。我这个班长想保你都保不住!”

    “有种直接开除我得了,反正我去年的学费都没交呢。”杨志浩满不在乎,“今天是周五,那我也没空和你们吃饭了,我得陪杨纯去逛观前街呢。”

    “那我怎么办啊?”朱飞有点急了,我们都有女友,而他没有。

    “你回宿舍,今天晚上宿舍归你,你想干嘛干嘛。什么出格的事情你都可以干,狠狠的干!你不感觉这种可以随心所欲打飞机的时刻非常难得么!”我贼笑。

    朱飞一脸委屈:“可是没有人让我干出格的事情啊!”

    杨志浩拉起朱飞,说;“走了,你想留在这里帮他整理内务还是怎么的。”

    我看了看手表;“要不你们帮我整理一下再走!”

    “滚**蛋!”杨志浩臭骂了我一句,拽着朱飞出门。

    我准备关门的时候,朱飞又把脑袋挤了进来,说;“别忘了回头请我们吃饭。”

    “快滚,不怕把你脑袋给夹掉了。”

    &nnsp;

    0

    第一卷  第五章 :专属的丝袜

    杨志浩他们离开之后,我一个坐在床上,没有一点想要整理内务的想法。

    我不得不承认,每到蔡优优来见我的之前的几个小时,我都变得有点魂不守舍。如果在这个时间段内,我打篮球,肯定全投阳痿球;玩游戏的话,铁的因为操作的不堪入目而被踢,因为大部分时间我都沉浸在对蔡优优的幻想之中。

    她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来呢,今天她身上的味道会不会和之前不一样,亦或是看电影的时候我应该不应该悄悄的把手伸到她私密的地带悄悄的探索。

    对于她,我总是有无数的幻想,常常能靠着这种幻想打发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一个下午。

    我对恋爱的理解就是你可以对某一个对象进行毫无底线的各种意滛而且不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可耻,以前任何认为下作的事情都变得如此的自然。

    当然,我对蔡优优的各种越界的意滛其实真的只是意滛,恋爱一年多了,手牵过,嘴亲过,也睡在一起过,可是我和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做过一次爱。无论我怎么花言巧语,无论我送什么礼物都无济于事,我有一千个美丽的理由,她就有一千个残酷的借口。

    我不知道是不是也许我没有找到问题的关键,杨志浩和王风都有女朋友。尤其是杨志浩,那黑子简直就是一个野兽,有时候我不敢想象他女朋友杨纯怎么能够招架的住他在床上的摧残。

    yuedu_text_c();

    宿舍里面除了小白都已经恋爱过,或者在恋爱中。我想杨志浩和王风在这方面都应该是富有经验的,可是我却不能向他们请教。

    半年前我和蔡优优的关系突飞猛进到第一次开房,那天晚上她不但没有脱衣服反而把我的衣服夺走套在了身上,裹着被子说防止我犯错。硬是让我坐在地上看了一夜电视,等早上她睡足了才换我睡觉。而回到宿舍之后,他们几个盯着我让我老实交代,于是我把脑子里面所有晦涩的存储全部拿了出来海吹了一次,描绘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第一次。

    那一天,宿舍三人前所未有的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就说了两字:牛逼!

    真是因为这一次,所有人都以为我和蔡优优已经发生过了关系,以至于现在我和蔡优优夜不归宿他们都没有兴趣来问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自己没有办法说法蔡优优和我进行最关键的一步的时候,我也不能向他们请教。

    因为,这关系到男人的尊严,尊严!

    蔡优优说这是一个好女生的底线,我可以摸她,可以亲她,可以和她脱光了睡在一起,但是绝不可以破掉她的Chu女膜。

    我说:为什么不可以,你是我女朋友!

    她说:我又不是你老婆。

    我说:我会娶你的。

    她说:我又没答应嫁给你。

    我说:那你他妈跟我谈什么恋爱。

    她说:我他妈怎么知道。

    我说: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给我?

    她说:新婚之夜。

    我说:我等不到。

    她说:那你不爱我。

    我说:不是我不爱你,我是太爱你。再说了,你如果不给我,我很难控制住我自己不给别人。

    她说:你敢,你敢我就趁你睡着把你给剪了。

    我捂着胯下说:有没有折中的办法?

    她说:算了,谁让我爱你呢。看你表现吧,或许下一次我高兴了,就一不小心给你了。

    于是我把下一次作为我摆脱处男这个丢人的标签的最后契机,而结果是每一个下一次都被推迟到下一次,我陷入了一个恶性的循环,一直都没有等到她口中说的那个下一次。

    手机铃声把我从各种幻想中拉回,蔡优优已经到了。

    我和以往一样兴冲冲的去接她,在火车站的出站口我一眼就认出了她。上身是浅色的格子短袖衬衫,下面穿着牛仔短裤,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包包,在人群中是那么的显眼。

    蔡优优是美女,真的。她身高一米七二,皮肤也非常的好,是她们学校的十佳歌手和年度最佳主持人。不化妆的时候清纯,化妆的时候魅惑,那句诗怎么说来着,淡妆浓抹总相宜!

    我很喜欢牵着蔡优优在人多的地方晃荡,因为和这样一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自己也上了好几个档次的感觉。

    已经是黄昏,这座城市的天空难得的挂上了晚霞,虽然感觉好像是人工画在天空上的有点假,但是我还是感觉无比的幸福,有了一种生命如此美好的错觉。

    可是当我到了蔡优优的身边的时候,我瞬间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丝袜!

    蔡优优穿了丝袜,不是那种最土气的黑色,而是藏青色的。丝袜上面还镂空着一些花纹,把蔡优优白皙的大腿勾勒的更加诱人。

    “亲爱的,看看我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蔡优优看见我也很开心,灿烂的笑着在我面前缓缓的转了一圈。

    yuedu_text_c();

    我面无表情的说;“丝袜。”

    “答对了。”蔡优优激动的好像拿了奥运会一百一十米栏冠军,嘴巴一下子合不住了,机关枪一样的说,“你猜猜我在那买的,你猜啊,对了,你顺便猜多少钱你肯定猜不出来这颜色不错吧,我才不会穿那种妓女穿的黑色丝袜呢,一点品位没有你是不是很喜欢?你说话啊。”

    蔡优优在上火车过来之前就跟我说了今天要穿丝袜给我看,而我一直也在幻想那是怎么样一副美妙的情景。可是眼前的这一刻,我所有美好的幻想都破碎了。

    “你不是穿给我看的么?”我板着脸,质问蔡优优。

    蔡优优一愣,没有想到我会是这个反应:“怎么了?”

    “你现在已经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