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第3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了。

    王风一愣:“操,耍我的啊。”

    杨志浩和我哈哈大笑起来,就知道王风那小子根本没有进去过,这王八蛋死吹牛逼,让他和那些文艺女青年搞一 夜 情他敢,让他进去这足浴一条街他可没有那么出息。我们其实就知道了,这里面的女人根本不能算常规意义上的小姐,最多让你摸摸,根本没有直接的性服务,王风一直都在吹牛逼。他最多也就是比我们经过的次数多一点罢了,在他眼中,经过就等于去过,连里面哪个女人的胸大哪个女人大腿内侧有黑字他都能说的头头是道,其实都是在吹牛逼。

    咱们这可是文明城市,怎么可能有这么明目张胆的卖滛的呢?后来我知道,这里面的美女不躺下,但是却给客人打飞机,要是扫黄的来了,她们没事,谁脱裤子罚谁。

    “我王风什么人?可是吴东第一吉他手,会去这种地方?”王风昂着头,一副不屑与我们为伍的样子,自从目睹了王鲁杨在酒吧被羞辱之后,王风就开始称自己是吴东第一吉他手了,再也不是第二。

    &nnsp;

    0

    第一卷  第十一章 :凸点的风情

    足浴一条街上的那些女人不算小姐,虽然我不知道我这种定义是不是准确,但是无论该从什么标准来看,我隔壁的的确确住着一个小姐。

    而且因为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人物,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和这种职业的人接触过,我对这一切充满了好奇和某种变态的向往。

    吃完饭之后和大黑他们分手我就回到了我住的地方,刚刚打开防盗门刚好看到一个身影从厨房走出来,急急忙忙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这是一个女人,浓烈的香气已经霸占了整个房屋的空间,她穿着一条半透明碎花的吊带睡衣,枣红色的长发稻草一样披在后背上。

    女人的身姿无比撩人,她的衣着更是给她加了很多分,撩起人最原始欲望的分。

    女人听到开门的声音回头看了我一眼,同时,我也清楚的看到了这个女人的面孔。

    她就是李亚洲的女人,叫张娟。此刻的她没有戴胸罩,雪白的胸脯露出大半,两个**更是凸了出来。张娟的美用晦涩的语言是难以勾勒的,这种魅惑是读再多的书也学不来的,只一眼就让人把一生培养出来的道德底线全给忘干净了。

    “你,你好。”张娟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尴尬的咽了咽口水打了一个招呼。

    张娟嗯了一声,右脚抬起,用大脚趾蹭了蹭左腿的脚踝,指着我手里的烟说道:“手里拿的什么,是烟么?”

    “是的,百年龙凤。”

    “多少钱,卖我一盒。”

    我急急忙忙的撕开包装纸,从整条的香烟里面拿出了一包,上前递给了张娟;“给。”

    “多少钱?”张娟一边问我,一边拆开烟盒捏了一支,叼在了嘴里,看来刚才她在厨房就是找烟抽的。

    “算了,送你了,我跟亚洲哥挺熟的。”我遇到女人的时候会紧张,如果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的话会更加紧张,如果是一个衣着暴露丰满而且举手投足都风情万种的女人那就是无比的紧张了。

    张娟看着我浑身发抖的样子,扑哧一下子笑了出来:“你是大学生吧?”

    我小鸡吃食一样的点头,她没有再说话,也不提给我钱了,进了厨房找打火机点烟去了。我想她肯定是在接客的时候碰到过我这种战战兢兢的胆小鬼,她们这样的女人太厉害了,什么人没见过,一眼能把人五脏六腑都给看穿咯。我在她眼里,简直和没有穿衣服光屁股乱窜没有什么区别。

    我刚转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张娟就喊住了我;“大学生,能不能帮我个忙,我赶着化妆,你帮我煮点面。”

    “啊?”我皱着眉头,这他妈算怎么回事。

    “怎么,不愿意?”

    我无法拒绝,硬着头皮笑了笑:“我怕我煮的太难吃了。”

    “没事,能吃就行,我实在是太饿了。”张娟一点不把我当外人,吸了一口烟,踢啦着拖鞋就回去她房间了。

    我趁着张娟背对着我的时候偷偷的瞄了她和李亚洲的房间一眼,让我惊讶的是,他们的房间竟然那么整洁,连柜台上的东西都排列的非常整齐。张娟拿了洗漱和化妆的东西还有衣服进了卫生间,我则是到了厨房。

    这个合租的地方,卫生间和客厅还有厨房都是公用的,三个房间中有一个房客很少过来,而我又很少自己做饭,所以厨房基本被李亚洲和张娟给占用了,里面的酱醋油盐都是他们的,冰箱里面堆着的也绝大部分都是他们的东西。

    张娟让我下面条,其实冰箱里面有很多吃的,完全可以做一顿大餐出来,但是她要求是下面,那我只能下面了。

    yuedu_text_c();

    点了火,把水煮沸,打了两个鸡蛋,还把里面的腊肠拿出来切了一段剁碎了和进了锅里。下面的过程中,旁边的卫生间里面不时出来流水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应该不是在洗澡,所以我也无法进行大尺度的幻想。

    面条好了,黄油油的鸡蛋浮在上面,腊肠的味道也被熬了出来,刚刚吃过饭的我不禁肚子又开始犯贱。

    “我靠,你煮的什么?”张娟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吓了我一跳。

    “面,面条啊”

    “这么香,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吃的嘛。”张娟笑了,笑的那么自然,这种笑让人无法承认是来自一个出卖皮肉的妓女。

    已经花好妆换上衣服的张娟和刚才完全是两个样子,现在的她反而有点不像妓女,而是一个高级的白领,我不得不佩服她化妆和搭配衣服的本事。或许她这种技能加上她本身就突出的容貌和身材能让她在她的行业里面取得更高的成就,一个嫖客往往不喜欢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是妓女的妓女,他们更喜欢这种平日里面不可靠近的孤傲女人,虽然仍然是妓女。

    “你要不要一起吃,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张娟问我。

    我摇头:“不了,我吃过了。”

    “哦。”张娟不冷不热,盛了一碗面,说,“你叫林忠超?”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惊诧无比。

    “我老公告诉我了,你不是说你和他很熟么,他说你是一个很有趣的大学生。”

    “有趣?”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很少有人说我有趣。”

    “不会吧,我就”张娟的话没有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还是一部iphone4。然后张娟和电话里面的人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急急忙忙的扒了几口面,匆匆忙忙的走了。

    看来,妓女也是一个很忙碌的职业。

    目送着张娟匆忙离去,我挠着脑袋,猜测着她刚才那句没有说完的话的内容会是什么。

    &nnsp;

    0

    第一卷  第十二章 :李亚洲的故事

    之后的日子里面,我和李亚洲见面的次数多了起来,我也总算发现了我很少见到他和张娟一起出现的原因。李亚洲在工地上打工,早上五点多就出门,晚上六七点才回来。而张娟刚好相反,下午五点左右化妆出门,第二天早上太阳老高了才回家。如果不是那次张娟大姨妈不能上班,我恐怕也碰不到她和李亚洲争吵的场面了。

    李亚洲在工地忙碌了一天,回来之后很疲惫,但是这个肌肉 棒 子晚上睡不着,想着也是,一个男人独自守着空房想着自己的女人在外面陪着其他男人能睡着也就怪了。

    有一个‘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片红唇万人尝‘的老婆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你还爱着这个老婆。

    而我则是一个夜猫子,睡的很迟。所以李亚洲会经常拉着我一起喝酒,他酒量一般,不过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是蒸腊肠的功夫相当了得。不过我奇怪的是,冰箱里面的腊肠为什么老是吃不完。后来我才知道,他这些腊肠根本不是从老家带来的,而是张娟在超市买回来撕掉包装放在冰箱的。张娟说李亚洲是一个特别念旧思念故乡的人,想要在大城市证明自己实现人生价值,但是其实骨子里面是个小男人,做梦都离不开他老家那一亩三分地,所以总是想吃着家乡的腊肠好感觉和家乡亲近一点。

    有时候我感觉张娟还是很关心李亚洲的,她会对李亚洲破口大骂,会说最阴损的话来打击男人最伤不起的尊严,可是没有第二人像她这样了解李亚洲。

    不过我从来不在李亚洲面前提张娟,因为让他发现张娟和我相处的时间多过他的话恐怕不是一件好事。

    “李哥,怎么多拿了一瓶?”我不解的看着李亚洲,他酒量不行,每次都是只拿两瓶和我一人一瓶的,但是今天他却拿了三瓶。

    李亚洲笑了笑:“今天心情好,多喝一瓶。”

    “哟,有啥好事啊。”

    李亚洲脱掉了上衣,虽然天气已经转冷,但是他还是喜欢赤膊,我猜测他是有暴露癖,主要是想显摆好身材和背后的那个下山猛虎纹身。

    “我换工作了。”

    “啊?”我一愣,一个农民工换工作又能换什么呢,不还是农民工,最多也就是工资多点。

    yuedu_text_c();

    “其实也不能算换工作,今天工地上出了点事情。”

    李亚洲一边喝酒,一边说起了今天在他工地上发生的事情,也顺带着说起了他的过去。李亚洲老家是广宗东莞的,他们那里因为**业太出名,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东莞的好东西还有腊肠。他说他来自东莞我有点奇怪,因为我在他的口音里面听不出来那种电影里面的华丽强调。

    在李亚洲年轻的时候,他自认为还年轻的时候,(现在的他才二十六岁,不过他感觉他已经老了。)他和他哥哥在他们那一片是出了名的狠角色,打架无数,十几岁就拿刀上街砍人。他哥哥文了一条龙在身上,他则是文了一个老虎。不过不同的是,他哥哥文在胸口,龙尾收在胳膊上,穿着短袖也看见,而他文在肩上,很小,穿衣服就可以盖起来。

    哥哥喜欢惹事却胆小而且战斗力不强,他就不一样了,能打而且是非常的能打,下手非常狠,在他们那边比较刺头的人都被他打服了。二十岁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一帮人给大酒店看场子,因为一次持械伤人被抓了,本来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后来老板要保他的时候,他和老板闹翻了,导致他在监狱里面呆了五年,刚刚出狱一年。

    也就是在他入狱的期间,他家里发生了变故,母亲重病,他那个办了酒席但是没有领结婚证的老婆张娟为了给他母亲凑钱下海卖身了,是他哥哥给介绍去的。后来他哥哥那个混蛋因为吸毒不知去向,不然他肯定要砍死他哥哥。

    监狱里面的生活让李亚洲认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是喜欢以前那种生活,他二十岁就开豪车挥金如土,但是那个时候他没有任何存在感。而且和别人不同,他除了有非常严重的暴力倾向之外,没有任何的黑社会分子的喜好,不赌不嫖不喝酒最多也就抽点烟。他说,他其实只和张娟发生过性关系,其他任何女人他都没碰过,没感觉。

    出狱之后,李亚洲再次和张娟走到了一起,张娟一直都在等他,或者说因为张娟从事的职业已经没有人要她了。

    之后他们就来到了这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从头开始。

    李亚洲在工地做钢筋工卖苦力,而张娟开始在电子厂上班但是不久之后又去了夜场。李亚洲也控制不了,因为张娟这样的女人,尤其是在经历过卖身之后真的已经做不到去做其他的工作。李亚洲说,张娟其实是个好女人,只是书读的少,年轻的时候看上了自己这种败类,不然她肯定不是现在这个命。

    漂亮的姑娘大多的不幸运的,她们在人生最美好的阶段被无数东西诱惑着,一旦卷进去没办法回头的,而丑陋的女人很少会有机会去接触那些东西。所以,漂亮的女人大多被带坏了,丑陋的女人坚守了纯真的腹地,最后让一个外表漂亮而经历单纯的女人变成了稀世珍品,少之又少。

    今天李亚洲和往常一样在工地上干活,忽然来了一批人,拿着棍棒就要打人。李亚洲和工友们全都准备躲开,这种事情他们不会参与的,但是李亚洲是那种即使世界末日也不会撒腿逃跑的人,他走的很慢在人群的最后面,所以他看到了那批人把工地上的保安全部撂倒了,还砸了很多东西。这些人是其他的老板找过来的,因为李亚洲所在的建筑公司的经理和别人发生了不知道什么矛盾才来闹事的。

    那些保安里面有一个和李亚洲关系不错,总是很客气的给李亚洲进入他们保安的空调房里面喝水,于是李亚洲就过去了。

    这一过去,事情就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

    一个剃着板寸头带着大粗金链子的带头大哥喝止了手下的人,一口一个亚洲哥喊着。这人也是东莞的,以前在东莞的时候和李亚洲干过仗被他打得只剩下两字:服了。

    人,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复杂的,小时候什么鸟样一辈子都是什么鸟样。一个人日后无论有了怎么样光彩的东西笼罩在身上,根上的东西是永远改变不了的,小时候怕蛇的人,一辈子怕蛇,小时候敢吃蛇的人,一辈子敢吃蛇。

    去打砸工地的那些流氓的狠其实都是装出来的,身边没有一帮人,手里没有家伙,背后没有人撑着,他们真的没有那么大胆子。不要说李亚洲现在只是一个工人,哪怕是他一条腿断了在路边要饭,那个流氓头子看到他也还是会怕他,因为李亚洲以前给他心里留下过无法磨灭的阴影了。

    因为李亚洲在,那些流氓全部灰溜溜的走了,那个带头的流氓还说要请李亚洲去喝酒不过被李亚洲拒绝了。建筑公司一直躲在后面活动板房办公室里面的经理等人散了才出来,当场就给了李亚洲三万块钱,让他以后给自己当司机,工资一个月一万。

    敢大白天来打砸工地的可不是一般人,那个很忌惮李亚洲的头子在我们吴东城可是有名的打手,真的没有几个人能让他服的。所以李亚洲的价值一下子变得天翻地覆,一个月一万的工资根本不算高。

    把事情大体都跟我说了,面前的酒也被李亚洲喝得差不多了,而我发现他的心情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开心变成了失落。

    我变得紧张起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从来都是没有什么精彩故事的人,眼前的人是一个曾经叱咤一方能够让大流氓服软坐过牢的人。对李亚洲的了解多了起来,我反而害怕了。

    李亚洲红着脸,口气很重;“你说我有钱了,张娟是不是就可以不干哪行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李亚洲没有意识到,其实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谈过张娟是干哪一行的。

    见我不吭声,李亚洲苦笑了一下:“应该可以的哦。”

    我连忙挤出笑容,说:“肯定的。”

    &nnsp;

    0

    第一卷  第十三章 :第三个房客

    李亚洲让我不要把他的事情告诉张娟,他说他知道张娟喜欢和我聊天。

    张娟和往常一样,黄昏时候化妆准备离开,第二天早上才回来。不过她是一个不喜欢睡觉的人,时常睡两个小时就起床,然后等困了就再眯一会。我在的时候,她会找我聊天,而我也很乐意去。因为张娟在家里穿衣服从来不讲究,相当于免费让我看春色,我喜欢这样,浅尝辄止而不越轨。

    因为另外一个卧室的主人几乎没出现过,所以这么大的一个房间很多时候就是我和张娟两人,肆无忌惮的谈笑风生。她很喜欢看电视剧但是不喜欢看广告更不喜欢等,所以我会把我的笔记本搬到客厅和她一起看。

    yuedu_text_c();

    而让我意外的是张娟喜欢看的美剧,在我的认知中,她文化水平是不高的。就像我的一些亲戚,即使有字幕他们也不愿意看美剧,思维跟不上。

    好几次张娟在我身旁看着美剧看着看着睡着了,有一次还在睡梦里面哭了,说着听不懂的方言。我知道,她心里藏了很多痛苦。我想张娟可能是为了钱才再次下海的,等李亚洲有钱了,她就可以不用干这行了。可是有时候感觉这么想太单纯了,问题没有那么简单,而李亚洲不让给张娟知道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经理司机的原因是什么我却知道,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又在干和他曾经差不多的事情。

    他们来到这个离家乡千里之遥的吴东城,是为了从头开始,而不是再来一次。

    可惜的是,他们又在往以前的路上倒带。

    张娟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帮她披上衣服,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过。

    我以前不是一个容易同情别人的人,因为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那么多悲哀。即使我知道很多在外面乞讨的人是真的穷,但是我还是因为他们有些人是骗子而不给任何要饭的哪怕一毛钱。

    这一刻我有点为张娟难过,我想可能是因为人只有在悲伤中洗一把澡才能明白自己的心其实是软的,才会去同情一些人。而这一刻起,自己也变成应该被同情的人了。

    就在我给张娟披衣服的时候,防盗门忽然被打开了,好像是李亚洲回来了,我手足无措好像自己干了什么亏心事,可是我他妈什么也没干啊。

    门被打开了,我尴尬的站在那里,进门的却不是李亚洲,而是一个带着眼镜很斯文的年轻人,大概也就二十八 九岁的样子,典型的上班族打扮。他大概就是我们这里的第三个房客,很少出现的那个房客。

    他看着我有点惊讶,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笑容,让人感觉很亲切。

    “你好。”

    我也笑了笑:“你好。”

    他还想说话,可是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竟然是蔡优优打过来的。

    我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蔡优优已经和我快一个月没有联系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忠超。”

    “恩。”

    “知道我是谁吗?”

    “你电话我没删。”

    “哦,我也没删。”

    “有事么?”

    “没事不可以打给你么?”

    以前蔡优优也特别喜欢说这么一句话,我没吭声,心里想回答她是的,没事你打给老子干嘛!

    一阵沉默之后,蔡优优声音变得哀怨起来:“马上快毕业了,以前都是我去你学校看你,这一次你可以来看看我么?”

    “看你?”我皱起了眉头,因为我心里已经认定我们是分手了的了,现在去她学校看她算怎么回事?

    “你可别多想,我不是要和你和好的,我,哎,怎么说呢。你来好不好,后天我们学校有个活动,我是主持人,你来好么?”

    我猜测蔡优优也许是向我让步,加上她这个时候的语气,我的心就软了,已经忘了自己当初为什么忽然就不理她了,答应下来。

    回到客厅,我打算把张娟弄醒,现在这个房子里面多了一个人,她这么睡着不太合适。

    我刚刚把张娟摇醒,那个房客从他的房间就出来了,拿了一个袋子对我们说;“我就是拿个东西,不打扰你们了。我叫王晓轩,吴东科技大学的老师,帅哥,你叫什么?”

    “我?吴东大学的学生,林忠超。”我尴尬的回答,指着旁边的张娟说,“她是旁边的房客,叫张娟。”

    “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先走了,再见。”说着,王晓轩就开门走了。

    yuedu_text_c();

    王晓轩的样子的确像个老师,我们学校也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年轻的老师,虽然大多都是饭桶,但是看上去还是才华横溢的。不过我纳闷的是,王晓轩既然是大学老师,为什么还租到这里来呢?学校没有给他安置么?他为什么很少出现?

    “这个人好眼熟。”张娟揉了揉眼睛,嘀咕了一声。

    我没有太在意,说;“要不你把我电脑拿到你房间去看吧,我暂时不要用。”

    张娟摇了摇头:“不,我再睡会,不想挪。”

    不等我说话,张娟又蜷着身体窝在了沙发上,还挥了挥手说:“放那首歌给我听,电脑没关。”

    “哪首?”

    “就是昨天我让你放的那首。”

    张娟叫不出哪首英文歌的名字,也听不懂歌的意思,但是喜欢那个旋律和惠特尼的嗓音,那首歌叫《you’ll never stand alone》

    &nnsp;

    0

    第一卷  第十四章 :日本文化祭

    虽然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和蔡优优和好,但是怎么说她也是我一段时间的女朋友,是我曾经肆无忌惮的性幻想的唯一对象。可能是因为感觉自己有点对不起人家姑娘家,所以还是买了高铁票去了南京。

    刚刚出了南京站,准备乘公交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忠超,你怎么来了?”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大黑杨志浩和他女朋友杨纯,喜洋洋组合和我乘坐的是同一辆高铁来南京的。

    “你们来南京干嘛?”

    “你不会也去看优优的吧?”挽着杨志浩胳膊,小鸟依人的杨纯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眼神非常复杂。

    “妈的,她怎么没跟我说你们也来。”

    “见鬼,优优这次想干嘛啊?”杨纯嘀咕了一声,杨志浩咳嗽了一下,制止了杨纯。

    我立刻意识到了不太对劲,本来打算乘公交的,后来三人一起打的去蔡优优的学校。我把杨纯逼着坐在了副驾驶,我和大黑坐在后面,然后我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杨志浩的嘴撬开。

    蔡优优和杨纯的高中同学,我们之间还是她介绍撮合的,今天他们过来是给蔡优优送行的。蔡优优再过一个星期就去 日本留学了,她学的是日语。杨志浩还拿蔡优优临走前还想见我一面说明还爱我来安慰我,我他妈当场就怒了。

    蔡优优骗了我!

    我和蔡优优认识的时候,她一直都说他爸爸是一个卡车司机,而她妈妈是一个摆地摊的小贩,害的我一度对城管颇有意见,每次外出看到城管都背后骂几句脏话为蔡优优的妈妈报仇。现在蔡优优要出国,是自费的,她家里的条件和她说的完全不一样。

    我整个人都懵了,当初我之所以斗胆敢和她一起就是因为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如果知道她是一个富二代我哪还有勇气在她面前一次次的装逼。有一次,我送了她一个地摊上40块买来的包包愣是厚颜无耻的在她面前吹了半天牛逼,说以后肯定送古琦爱马仕,出去吃豆腐花吃一碗倒一碗。妈的,我在蔡优优面前像一个白痴被欺骗了那么久,出租车上没有洞,不然我肯定钻进去死了算了。

    当你发现一个你以为的小女人一直都是为了照顾你可怜的自尊心而伪装成小女人的时候,你的自尊心,彻底碎了。

    出租车到蔡优优的大学,我跟在杨志浩和杨纯身后,一路上没有再说一句话。

    进入学校之后,我发现这所学校里面挂满了各种横幅,都是反日的。一眼望去,红彤彤一片,道路上到处都是躁动不安的学生。也不知道这些横幅是那些个爱国青年弄出来的,我唯一想说的就是他们真有钱。

    三人一起去找蔡优优,她今天要主持学校的一个活动,作为他们学校响当当的美女主持人,蔡优优还有自己的粉丝群。

    最后我们在一个临时被改成演出场地的学术报告厅见到了蔡优优,现场无比的热烈,一大群学生大喊着:还我钓鱼岛。

    我抬头看了一下舞台,后面的背景喷绘上映着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的形象、写着“南京某某大学第五届日本文化祭”。原来今天这个活动是日语专业的活动,蔡优优就是主持人。

    真搞不懂他们学校的老师是怎么想的,这么敏感的时候还举行这种活动,在我们吴东城学日语的都已经不敢出门了,而他们竟然还大张旗鼓的搞什么日本文化祭。

    yuedu_text_c();

    我和杨志浩还有杨纯好不容易才挤过人群来到舞台下面,旁边一个莫西干发型的学生手里举着一个破塑料板,大喊着:还我钓鱼岛。

    蔡优优在舞台上尴尬无比,她的俏脸绯红,粉汗涔涔:我们真没有钓鱼岛,大家理智一点好么,我们今天一定呈现一场华丽的表演给大家。

    那个莫西干学生哪里理睬蔡优优,手里的破板直接丢向了蔡优优,好在蔡优优反应灵敏,忽然一蹲,险险的躲了过去。这滑稽的一幕让现场哄堂大笑,而舞台上一个同样也化了妆的男生火了,直接从舞台上跳了下来,和那个莫西干扭打在了一起。

    “妈的,你敢打我女朋友,我跟你拼了。”那个男生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他称蔡优优是他女朋友。

    杨纯和杨志浩对视了一眼:“这个就是蔡优优打算介绍给我们认识的那个要和她一起去日本留学的新男朋友了。”

    一动手,场面混乱了,舞台下面的人都往一处挤,也分不清谁跟谁就乱打了起来。

    穿着礼服的蔡优优也顾不了那么多,往人群里面冲要去解救她那个已经被无数鞋跟招呼着的新男朋友。

    “杨志浩,快,快去帮帮他们啊。”杨纯非常着急的说道。

    杨志浩身高马大,拽着杨纯逃离了混战的中心,到一旁说:“我跟林忠超是兄弟,我才不帮那个傻逼。”

    “那也不得帮优优啊,再说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傻逼。”

    “我说他是傻逼,他就是傻逼。”

    杨志浩和杨纯争执起来。

    恍惚中,不知道谁狠狠的扇了我一记耳光。

    我愣了一下后,就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了一把椅子对着身边的人就疯狂的抡了过去。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和别人动武,我以前一直都没有这个胆量,今天却简直被张飞附体,身边的男生女生被我抡倒了六七个。一时之间,全场都被我给镇住了。

    原本拥挤的人群也迅速的闪开,我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谁靠我近我就抡谁。

    这群好事的学生都被我吓住了,包括哪些比我高大威猛的多的学生,都灰溜溜的往远处逃,舞台下面很快就空旷起来。

    “妈逼的,一个个带种的扛枪去钓鱼岛给我打啊。”我一只手提着占了血的椅子,一只手指着人群大骂。

    全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搭话,蔡优优扶着她的新男友就在我的身后,我猛的一掉头,把椅子给摔在了地上:“蔡优优,你,你,你到日本告诉他们钓鱼岛是中国的,操!”

    我不知道我他妈怎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说完之后脑袋空白的我径直转身离开学术报告厅,所有的人都给我行注目礼,燕雀无声。这一次我真的前所未的有了一种感觉,我是一个男人,一个伟岸的男人。可是我也感觉到我的小腿在发抖,我非常努力的克制才保持没有回头的姿势一直走出了报告厅,我害怕那些被我打了的学生会追上来。

    也许是因为我的两句话完全对立的,他们分不清我到底属于哪个阵营,所以都反应不过来。一出了报告厅,我就疯狂的跑了,往校门方向跑,往南京站方向跑,一路上,两旁的东西我都没有看清,我好像是哭了。

    &nnsp;

    0

    第一卷  第十五章 :文艺小青年

    从南京回到了吴东,我把手机卡换了,把所有关于蔡优优的东西都当垃圾给处理了。这段关系,终于完全结束。

    杨志浩和杨纯是第二天才回来的,我去学校上课的时候,杨志浩还旁敲侧击的跟我提蔡优优,但是我没有给他机会。杨志浩知道我是真的生气了,也不说了,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

    冶金原理课上,头发凌乱的男老师拿着书本读着,下面的我们都在各自打发时间。

    王风很难得的出现在课堂上,除了一个肉体什么也没带,借了我一支笔和一张纸在那里装模作样。讲台上面这个因为读书读的太多而显得有点脑残的老师大概除了读书学习什么都不会,连怎么装作有威严的样子也不会,我直接怀疑这教室里面坐上一群猪他这课是不是也可以一样的上下去。

    “喂,这课真没意思,我先走了啊。”王风对我低声说道。

    我瞥了他一眼:“什么课你会认为有意思,你根本就不应该过来。”

    王风一拍脑袋:“不知道我今天怎么搞得,脑袋抽风了。不说了,我走了,去琴行泡妞。”

    yuedu_text_c();

    两节课才上了一半的一半,王风就悄悄的从后门溜了。

    我拿回了我的笔还一张被王风乱花一气的纸,就在我打算把那张纸揉揉塞进桌肚的时候,赫然发现上面有一首诗。

    这是王风的原创,唯一可以证明他来上过半堂课的证据。诗的内容如下:

    叹逼高

    纵情唱骂骋四土,我醉他醒傻逼多。

    悠悠岁月亦当真,鸟人高举牛逼帜。

    一朝一暮狗与牛,你方窥罢他来操。

    我笑你来你笑他,古犹同近叹逼高。

    看完王风这首诗之后,我就差没拍案叫绝,心中一阵惊叹,果然是文艺圈的,玩得了音乐,写得了诗歌。王风还在这诗上面画了一些五线谱,给谱了曲子,不过我看不懂,回头得找机会让他唱给我听听。随后,我还是把这张纸揉了揉塞进了桌子。

    住在外面之后,我和杨志浩还有朱飞他们接触的时间明显变少了。偶尔去了宿舍一趟,发现我的床铺已经变成了朱飞的了,而他自己的床则是变成了三人共同的杂物台,衣服,臭袜子,饭盒,苹果,书,什么都堆在上面。

    那次在江南第一汤聊过天之后,朱飞整个人就变了,很少开口说话。而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帮他,显得很无辜。

    “忠超啊,我跟你说个事情。”杨志浩靠近我,说道。

    我摆了摆手:“关于蔡优优就别提了,我不想再强调了。”

    “不是,我想跟你说说小白的事情。”

    我和杨志浩一起看向小白朱飞,坐在第一排的他正在认真的做着笔记,讲台上的老师看到这一幕非常欣慰,时不时的会对小白笑一下,但是小白好像没有什么回应,老师却也不觉的尴尬,反而感觉小白是真的认真,而不是装出来的。

    “什么事情?”

    “我发现小白最近不太正常。”

    “废话,这谁不知道。”

    “我指的是他好像对我有什么意见。”杨志浩有点难过的说。

    “不会吧。”我很纳闷,我们宿舍内部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尤其是大黑杨志浩,我们宿舍另外三人都挺服他的。

    “你刚搬出去,王风经常不在学校,宿舍其实大部分时间就是我和他,他好几次莫名其妙的对我发火,看我的眼神也变了。”

    “也许是因为他家里的事情让他压力太大了吧,他怎么也得发泄发泄。”

    杨志浩点了点,叹了一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要是其他人那个眼神看我,我早把他塞进马桶里面喝尿去了。”

    “作为小白最好的朋友,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我说。

    “当然,可是我不知道怎么下手啊。”

    我说:“他家里的事情我们肯定帮不了,但是小白的事情我们可以啊。他不是要出国么,他一直暗恋的那个对象肯定在我们学校,我们把那个人给找出来,要是给小白这事情解决了,他肯定会开心。”

    杨志浩说:“你肯定。”

    我摇了摇头;“不怎么肯定。”

    杨志浩点了点头:“哦,那就这么干了。”

    后面的日子里面我们就一直在背着朱飞开始调查谁是他的暗恋对象,希望能够把这件事情给办好了。在我居住的地方,一切都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李亚洲并没有因为换了工作而变得悠闲,相反他好像更累了,好几次回来都是醉醺醺的。

    yuedu_text_c();

    晚上我和杨志浩还有王风一起吃饭,商量怎么找出朱飞暗恋的对象,制定了几条方案之后回到了我住的地方。

    刚刚进门,李亚洲就笑眯眯的迎了上来,他好像是一直在等我。

    “李哥,你回来了啊。”

    李亚洲笑着说:“回来了,回来了。你晚饭吃没吃呢,我给你留了点。”

    “我吃过了。”

    “那好,帮哥个忙。”

    “干嘛?”

    李亚洲拉着我进了他的房间,这还是我第一天进入他和张娟的私人空间,之前无数次在外面偷窥过这里面的情形的我也算是比较了解里面的样子了,但是一进来还是很感慨,这里怎么可以这么整洁干净。

    原来李亚洲刚刚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我那个一模一样,放在桌子上呢。我这电脑已经买了两年多,市面上已经基本淘汰了,李亚洲不知道耗费了多大力气才买到了一台和我那一模一样的。他肯定是照着我的电脑去买的,估计卖电脑的没少被折腾。

    “这电脑刚买的,说明书我看了也没看懂,怎么能找到你那个看外国电视剧的地方?”

    李亚洲这电脑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