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第4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卖给张娟的,从来没有用过电脑的他根本不知道怎么使用,现在只是会开机。

    “你要看啊?”我问道。

    “我不看,给你娟姐看的。她老是借你的电脑也不好,你要学习用的嘛。”

    我那电脑还真没有为学习二字做过什么贡献,我狐疑的看着李亚洲,我可以肯定,他这么做肯定是为了不让张娟和我有那么多接触的机会。我皱起眉头,说:“你这里没有网络看不了的,要联网的。”

    “哦,要钱么。”

    “找电信公司的人过来一下,一年一千多吧。”

    “好,我这就打电话给电信公司,10086是吧?”

    我连忙拦住李亚洲,不是怕他把电话打到移动去闹笑话,而是房东本来就在这个房间里面拉了网线。我说要一千多就是刺激他罢了,没有想到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涨工资了就是不一样。

    “李哥,这边有,不要钱。”我帮李亚洲把网线擦了上去,连上了网。

    “这跟线是原来是上网用的,好在我没有当成垃圾给割了。”

    &nnsp;

    0

    第一卷  第十六章 :真正的高嘲

    李亚洲给张娟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张娟不再借我的电脑了,但是她总是把电脑搬到客厅来看美剧,声音弄的老大。而我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助理角色,不时的给她煮点东西,帮她拿个拖鞋什么的。

    张娟和我之间相处的越来越和谐,我一点没有因为她是一个靠出卖身体过活的妓女而讨厌她,相反,因为对她的了解多了起来,我更加喜欢这个女人。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提过,在张娟面前也掩饰的非常的好,但是我心里知道,我对张娟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连蔡优优都没有给我过。

    这天,张娟穿了粉色薄衫依然没有戴胸罩,在客厅不时的哈哈大笑。我在给她泡了一杯奶茶的时候无意中撇到了她的一对酥胸,奶茶差点洒她身上,尴尬无比的我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咽了咽口水,我脑子里面一篇空白,口干舌燥。

    我闭上了眼睛,想象着一些不和谐的东西。

    张娟是第一个让我无数次这么情不自禁的女人,她是我的女神。

    我在忘我的意滛,忽然我感觉到有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猛然睁开眼睛。

    刚才我竟然忘了关门,张娟进来了,坐在了床边。

    “张姐,我”我脸滚烫,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娟亲和的笑了一下,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身上,火热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巴。她开始亲吻我,我理智上想要抵抗,可是同时脑海里面在迅速的分析自己到底会为此付出怎么样的代价。最后我还是没能够分析清楚,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迎合着张娟的嘴唇,我的舌头往她的嘴巴里面拱去。

    曾经我也和蔡优优接过吻,可是根本没有和张娟接吻的这种感觉,男人的本能让我无处可逃。

    张娟压住了我的身体,我们两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唾液交融着。

    “哦,哈~”

    我忍不住的呻吟起来,声音非常古怪。而张娟迅速的脱掉了上衣,因为没有穿胸罩,那一对雪白的半球形酥胸蹦了出来。这是我见过最美的胸,我一头扎了上去,双手搂住张娟丝滑的腰际。

    张娟扒掉了运动裤,露出了大红色的三角内裤,她用手把夹在两腿之间的内裤往一旁扯了扯,一下子坐在了我的身上。

    这是我的第一次,我全身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无法形容这种快感。

    张娟推倒了我,骑在我的身上上下耸动着。

    我在享受着男女之间的欢愉,好几次想换姿势,可是不敢开口。张娟耸动了一会之后,脸颊已经潮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看着我,轻声说道:“大学生,你好厉害?”

    yuedu_text_c();

    这是我第一次云雨,但是我知道张娟高嘲了。我把我第一次给了这个妓女!

    “我,好久没有真正的享受过高嘲了。”张娟没有看我,在我胸口自言自语了一句。

    但是随后过来的是一阵莫名的空虚和恐惧,张娟光着身子蜷缩在我的被褥上,整个房间里面都是腥臊的味道。我慌忙的找了纸擦了擦下身,赶紧把裤子穿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和张娟做了越轨的事情,而她的那个有纹身半个黑社会的男人李亚洲还经常蒸腊肠给我吃。

    看到我六神无主的样子,张娟笑了,一只手托着脑袋,侧着赤条条的胴体用脚踢了我一下,说;“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李哥的。”

    我低着头,不敢啃声。

    “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张娟扑哧一笑,这才爬起身来。

    “张姐,你怎么突然就进我房间来了。”

    “啪~”

    张娟猛的抽了我一记耳光,我半天没缓过神来,张娟穿起衣服大步的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揉了揉脸,脑子里面很乱。

    因为恐惧和不安,我收拾了东西,躲回了学校。把大黑他们堆满杂物的床给腾了出来,凑合着睡,这一躲就是半个多月。

    (原文尺度太大,这是修改后的)

    &nnsp;

    0

    第一卷  第十七章 :胆小大学生

    住回了宿舍,我和杨志浩还有王风变着法子的想要找出谁是朱飞一直暗恋的对象,可是一点进展没有。旁敲侧击的问不行,趁着朱飞不在翻他东西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晚上熬夜听他说梦话都听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我们不得不承认,朱飞隐藏的太深了,我们除了知道他暗恋着某个人之外,不知道一丁点有用的信息。

    而这段时间我发现大黑那天跟我说的是真的,朱飞不正常!他在我和王风面前表现的很自然,但是对杨志浩好像非常不满,总是起摩擦。朱飞的性格我们很了解,虽然他家里的事情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可是他这么针对杨志浩肯定不是发泄情绪那么简单。可是杨志浩根本不知道那里做错了什么,我们也是一样,一头雾水。

    宿舍里面气氛很诡异,我这半个月来其实一直也都魂不守舍。大黑他们问我为什么回来住,我也没有给他们合适的理由,但是打死我我也不说我和隔壁的那个妓女发生了关系。我总是害怕李亚洲突然找过来,多次想把房子给退了,可是又一直没有下得了决心。上课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很多时候走在路上我的脑海里面都会不自在的闪过我和张娟**的场景,抹也抹不掉。

    天气逐渐转冷,之前大黑他们帮我把所有东西都搬出去了,我的衣服大部分还在那里。就算我不用搬走,那我也得去拿衣服。

    秋天了,火气很大,鼻子里面总是火辣辣的。中午时分,我回到了小区。之所以中午来,是因为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张娟在家而李亚洲不在。面对那个主动勾引我的女人要比面对她那个把我当朋友的男人容易的多,而且我也想好了,拿了衣服尽快溜。

    进了电梯上楼,随着红色的楼层数字越来越靠近7,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

    在一楼的时候,我暗暗祈祷房子里面谁也不在,可是到了六层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希望张娟此刻就躺在我的床上,我一进去她就再次把我推倒。

    打开门之后,一切都和我想的不一样。

    张娟果然在家,不过她没有躺在我的床上,而是在烧水。

    “你回来了?”张娟瞥了我一眼,一切都很自然。

    我挠了挠脑袋,笑了一下:“拿点东西。”

    这时我才发现张娟拿了一盒泡面,我连忙走了过去,指着冰箱说:“李哥给你买了这么多吃的,你干嘛吃泡面?”

    张娟揪着嘴:“懒得弄。”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阻止了张娟吃泡面,主动给她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李亚洲在冰箱里面塞了很多东西,我麻利的给张娟烧了三个荤菜,还烧了一个番茄蛋汤。张娟就在你一旁看着我,等我把吃的全部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yuedu_text_c();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解的看着她:“你笑什么?”

    张娟捂着嘴巴,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大笑:“你躲了十七天才敢回来,大学生。哈哈,他们说读书越多的人胆子越小是真的。”

    张娟笑得肆无忌惮,我愣了一下,然后也忍不住笑了:“有十七天这么长吗?”

    “废话,我一直给数着呢。不过你比我想象中出息一点,我开始以为你会直接搬走的。”张娟一边笑着,一边拿起碗筷吃东西。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感觉放松了很多,我在想,如果张娟不是一个妓女,如果她不是李亚洲的女人而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大学生,那么我肯定疯狂的爱上她了。可是转而一想,如果那样那么一切又都不成立了,我不会遇到她,她也不会有此刻这种风情。

    张娟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李亚洲,我又搬回了这里。李亚洲还是经常找我聊天吃饭,因为他感觉自己在吴东城没有真正的朋友,晚上回来的时候愿意和我聊聊,不然太孤单了。他丝毫没有察觉我和张娟的事情,而我的胆子变得大了起来,后面多次和张娟偷情,但是都是在我的房间,也有一次是在卫生间,但是从来不敢去她和李亚洲的房间。

    李亚洲和张娟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他们几乎没有见面了,两个人坐在同一个房间,竟好像住在两个世界,而我在这两个平行的世界里面来回穿梭,并且与这两个世界的中心发生了复杂的关系。

    现在的李亚洲已经不是司机了,那个给他一个月一万的经理成了他的合伙人。那人盘下了一个酒吧,两人合伙。其实所有的钱都是那个经理出的,李亚洲只是负责管理,生意非常火爆。

    和张娟偷情给了我极大的愉悦和刺激感,可是这也加重了我对李亚洲的愧疚。李亚洲很信赖我,对我也很好,他为人很大方。我从小到大都过着没有任何起伏和故事的生活,所以我很喜欢李亚洲跟我讲诉他的事情。同样都是生活在东吴城,但是我们两人的生活轨迹完全不一样。他告诉我某某大厦的老总曾经坐过牢,告诉我前几天夜里面飙车的几个富二代都是谁谁谁的儿子,告诉我他很多战友(狱友,他们都称战友)还有老乡都在吴东城,现在每天喝酒都喝不过来。

    李亚洲过着的正是我们这群大学生做梦都在奢望的生活,纸醉金迷,疯狂,潇洒。

    而我再回到学校上课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和吴东大学的学生格格不入,因为我感觉好像自己就是李亚洲,我有着这些大学生没有的经历。曾经那些让我忌惮和崇拜的人现在看起来都像个小丑,而我自己在有了这种优越感觉的同时,也好像感染到了李亚洲的那种无法隐藏的孤独感觉。

    再怎么样刺激的生活,如果每天重复也会麻木。

    这是为什么我们向往李亚洲的生活,而李亚洲总是奢望我们的生活的根本原因。

    &nnsp;

    0

    第一卷  第十八章 :大学男老师

    我搬回出租房后一个月,那个吴东科技大学的年轻男老师王晓轩开始频繁的过来,这严重的扰乱了我和张娟原本的生活节奏。张娟不可以肆无忌惮的不戴胸罩在客厅看美剧,我们也少了很多偷情的机会。

    不过王晓轩这个人很好沟通,他也很乐意和我交谈,虽然他是老师,我是学生,但是很多方面我们有共性。比如他喜欢打台球我也喜欢,他喜欢玩游戏,我也是一样。有共同的爱好,加上年龄差距不大,我们当然就有了共同语言。

    王晓轩现在是吴东科技①38看書网院中文系的老师,他才28岁,已经是博士学位。一方面我很佩服他,另外一方面我怎么也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一点比我厉害的地方,他这个博士到底会什么我真没有发现。或者说,他这个博士学位除了让他有这么一个老师的工作,其他没有任何鸟用。

    而王晓轩和我聊的high的时候还告诉了我很多他个人的事情,他的父亲竟然就是我们吴东大学的校长。他那个博士文凭其实就是浪费了时间混过来的,跟着一个根本没有心思教书育人的博导后面打酱油,论文是找别人代笔的,那个博导是他父亲朋友的朋友的老师的学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他之所以能在吴东科技大学当老师,完全是他老爸在后面运作的结果。

    虽然王晓轩也和其他人一样都经历了那些面试的流程,他的父亲什么也没有在他面前说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他父亲肯定在背后发力了。

    我说你是不是太不自信了,其实你的实力够的。

    他笑着说他的实力的确没有问题,面对着一群混吃等死的傻蛋要有问题,他就真有问题了。

    王晓轩还没有结婚,读书读的时间太长了,他工作也才刚刚一年不到,开始的时候还感觉面对一群学生吹牛很爽的,现在完全不这么认为。而王王晓轩有一个女朋友,为了表明他的日子是多么的艰苦,他特地给我看了他女朋友的照片。

    那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超过一百六的黑妞。照片上这个黑妞两只手摆个v字形,嘴巴还鼓的老高的,那样子真叫人恨不得找把锤子砸死她。王晓轩文质彬彬一表人才,竟然有这么一个女朋友,真叫人难以想象。

    我问他为什么不把这女的甩了,他苦笑,说:不敢甩。

    原来这个女人叫覃娜,现在在市公安局上班。覃娜和王晓轩是高中同学,那个时候覃娜还没有这么肥,长的也还算不错。覃娜的父亲是工商局的,故意让老师安排覃娜和自己同桌,后来两人就有了情愫。那个时候荷尔蒙旺盛,覃娜又几乎霸占了所有王晓轩可供女生接触的时间,所以两人就成了男女朋友。

    我说:“你们高中的时候就做过爱?”

    王晓轩嘿嘿一笑:“我现在都不敢回头想。”

    覃娜的父亲和王晓轩的父亲是老同学,王晓轩的老爸很早就混成了我们吴东大学的副校长,那个时候风光无比。覃娜的老爸就把王晓轩当成女婿了,两人的事情都被定死了,以至于他们大学不在一起也必须得恋爱。

    yuedu_text_c();

    七八年前覃娜的父亲是工商局的一个小办事员,巴不得能和王晓轩家成为亲家。后来覃娜的老子混到了工商局的局长,就不是特别在乎女儿会不会和王晓轩在一起了。可是因为覃娜上大学后爆肥了几十斤,现在没有人要,覃娜的老子又不断的施加压力催着他们结婚。

    覃娜父亲的态度变化让王晓轩父亲很不舒服,老同学勾心斗角的很恼火。王晓轩也想反悔,可是没有下得了决心,现在是能躲就躲着。

    “你是不知道这个黑妞的厉害。”王晓轩跟我要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她从小就刁蛮,肥了之后更是这样。在公安局上班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姑娘因为多看了她两眼嘀咕了几句,她就把人给打了,几个男警员拉都拉不动。”

    覃娜的野蛮让王晓轩很头大,不是因为她总算干一些丢人的事情,而是外面自己所有的朋友都知道自己有这么样一个女朋友。而且覃娜会经常利用职务之便调查自己,以至于王晓轩这三年内在那些地方开过房,乘坐过那些班次的列车她都一清二楚。

    “你不敢和她分手?”我低声问道。

    王晓轩点了点头:“是有点害怕,这黑妞什么都干的出来,而且我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呐。”

    我耸了耸肩膀:“我以后绝对不找当警察的女朋友。”

    “医生和律师也别找。”王晓轩细心教导道。

    &nnsp;

    0

    第一卷  第十九章 :三人斗地主

    王晓轩每天下班都过来,这样一来,他和我还有李亚洲就大部分时间会碰到。

    张娟是白天在家,早上王晓轩出门的时候会偶尔碰到张娟。王晓轩在吴东科技大学教书,白天的时间还是很规律的,而我因为到了大学的尾声课很少,所以每天一上完课我就立刻回来,有些时候也干脆就不去了。

    我和张娟的关系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李亚洲不可以,王晓轩当然也不可以。而我已经沉溺与和张娟**的感觉之中,她好像也是一样,我们找各种机会偷偷的做 爱,疯狂的做 爱。

    初尝做 爱的幸福的我简直无法自拔,而我发现张娟也是一个做 爱成瘾的人,我一度怀疑张娟做妓女是不是有她性 欲太强盛的原因。

    一到下午五点左右,张娟就开始化妆,把湿巾避孕套还有润滑油往包里塞。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开始给张娟做吃的,冰箱里面的东西每次减少之后李亚洲就会立刻填充起来。我从来没有和张娟提过她工作的事情,我开不了口,而我的厨艺却越来越好了。不知不觉中,我其实已经在充当张娟的男人的角色,我为她做吃的,陪她看美剧,把她塞满工具的包递给她目送她离开。

    时间久了,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很多次在她出门的那一刹那想要拦住她,可是我不知道凭什么,我自己算什么?一个做 爱从来没给钱的嫖客,或许也只是张娟的一个工具,和她包里的润滑油没有什么区别?

    我找不到合适的答案,只是,我很难过。

    对张娟的依赖和对她肉体的沉溺使我经常魂不守舍,我总是想往某个方向进一步,可是很多时候我在犹豫怎么从这种状态下抽离。

    李亚洲和别人合伙开了一个酒吧,按理说他应该是晚上很忙白天回来的,那样的话他和张娟接触的时间应该多的多。可是李亚洲却和之前做农民工一样,每天早早的出去,到太阳下山才回来。我有一种直觉,他是在故意躲开张娟。

    王晓轩下班的时间非常固定,我们租住在一起的三个男人开始经常同时出现。

    李亚洲还是喜欢和我一起喝点酒,而王晓轩和我聊熟了之后也渐渐和李亚洲混熟了,虽然我们三人可以说完全不是一种人,但是我们三人有一个非常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好相处。

    三人聚在一起之后,我们还是可以聊很多东西,即使李亚洲甚至不会用电脑,我还不知道五险一金是什么,王晓轩因为一直被那个黑妞盯着,连浴城和酒吧都没去过。

    我们三人可以在一起聊一些大众性的话题,一些无关身份学历和经历都可以插嘴几句的话题,比如钓鱼岛,比如富士康闹事,或者比如某个女明星被某某高官包养。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可以一杯水都不用坐在一起聊半天,男人则不行。于是我们三人一边斗地主一边聊天,当然,我们还一起抽烟。没有什么比抽烟更加可以拉近陌生男人之间的距离了!

    三人斗地主其实真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不够刺激。为了不显得太无聊,我们还拿出了一堆硬币,可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输赢可算。

    王晓轩特别喜欢当地主,把我们的牌算的仔仔细细的,每次打成的时候都激动无比。李亚洲则是喜欢当农民,不断的对地主进行破坏,斗是他最大的乐趣。我嘛,则是围观的群众,输赢死活都一个样。

    李亚洲咬着烟嘴,烟灰不停的往桌子上掉,眯虚着眼睛摔出了一对二:“晓轩,你说我如果去考大学的话,现在会不会也跟你一样当个大学老师了?”

    yuedu_text_c();

    王晓轩回了一个四条三,冷冷道:“悬。”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当老师有什么好的,还是当学生好。”

    李亚洲盯着我,“四个三,你压不压啊?”

    我看了看手里的牌,在考虑。王晓轩哈哈一笑:“别装了,你手里没有炸弹了,我都算好了,我还有一张啊,你们输了。”

    说着王晓轩丢下了手里最后的一张老k,我连忙把手里的烟掐了:“嘿,谁说没有,四个九!”

    “什么,你还有一把枪?没理由啊,我算好的啊。”

    “你是语文老师不是数学老师,算数你不行的。”我和李亚洲哈哈大笑起来。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扯到了我的身上,我把宿舍好朋友朱飞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李亚洲皱着眉头说:“他爸是个贪官?”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这个我不敢肯定。”

    李亚洲一根烟抽得只剩下烟屁股换了一根接上:“多大个事情,当官不贪现实么?你那同学在学校呆傻了,不了解社会情况,让他在社会上混两年,保证一点怨言没有了。”

    “也不能这么说,你这也太以偏概全了。”王晓轩反驳。

    “怎么,你认识不贪的官。”李亚洲瞪着王晓轩,火药味十足。

    我插嘴道:“他老爸是我们学校校长,他爸也许不贪。”

    “校长?”李亚洲弹了弹烟灰,伸手挠了挠后脖,“校长也算官啊?”

    “怎么不算。”我强调。

    “不算。”王晓轩强调。

    “好了,别扯远了,说我同学那事情呢。”

    “我看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就让他自己决定好,出国什么都是他家里的事情。你们能插什么手,为社会除害轮不到你们,帮他掩盖罪状你们也没有那个本事。”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们才希望能够把朱飞暗恋的那个女生找出来啊,最好是把他们给凑合成了。”

    “操,没事找事。”说这句话的是朱飞。

    “我看是件好事,那个学生肯定是太胆小了,真要帮他一会也算是尽了朋友的义气。”说这句话的是李亚洲。

    “要查到他暗恋的人是谁还不简单,好了,继续打牌吧,这事情交给我了。”王晓轩有点不耐烦,但是他成足在胸的样子让我很激动。

    “怎么查。”

    “心理学。”王晓轩得意一笑,意味深长。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章 :心理调查表

    王晓轩说可以帮我查出朱飞暗恋的对象,他根本不知道朱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有的信息都还是从我的嘴里加工过来的。可是我愿意相信他一会,第二天他就打印了几分表格给我。

    “这是什么表?”我问。

    “心理调查表,等他填好之后,给我看一下,我就能给你分析出来他暗恋的是什么人。”王晓轩自信满满的说。

    yuedu_text_c();

    我看着有几百个选项的表格,有点不相信:“这表不会是你从网上下载过来的吧,你不是中文系的老师么,心理学你也懂。”

    “你不知道,学文学是很无聊的,所以我自学了很多东西。心理学,哼,不是跟你吹,国内的那些由经纪人捧出来的所谓心理学专家在我面前就是一个渣。”

    “那你这表是出自哪个大师的手?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早死了,心理学上有很多知名的表,但是这一份是我自己为你的那个同学量身定做的。”

    我叹了一口气,说:“好吧,试试吧。说真的,我不相信的。他要是瞎填,你也没有办法。”

    王晓轩拍了拍我的肩膀,诡异的笑着:“他只要不是眼睛闭起来填的,就骗不过我,相信我吧,没有人能够欺骗得了我就想任何人都无法欺骗他们自己的内心。”

    我把王晓轩老师的这份表带到了学校,去宿舍找到了朱飞。为了不引起怀疑,我说是帮一个在北京上学的同学做的,还故意复印了几分让杨志浩还有王风也填了,我自己也填了一份。

    这份问卷上面都是一些很平常的问题,简单的像似超市的调查问卷,不过这份问卷特别长。

    宿舍里面三人都很热情的帮我填了,好调侃我说我那个北京的同学肯定是个女的,而且肯定是一个胸部特别大的女的。

    我很无语,但是没有告诉他们真实情况,包括杨志浩和王风。因为我对王晓轩没有什么信心。

    后来我把这几份填好的表拿过去给了王晓轩,王晓轩拿出笔开始在表上面勾勾画画的,我在旁边也看不明白。

    只见他时而皱眉,时而摇头,最后把笔一丢,叹气说:“难怪他隐藏的这么深了。”

    我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真的算出来了。那个女的叫什么,是不是我们学校的?”

    王晓轩白了我一眼:“名字都能分析出来,那我不是神了。”

    “靠,你玩我。”

    “谁稀罕玩你。”王晓轩把表放在我面前,说,“经过我这份独一无二的心理调查表分析得出的结果,等一下,我得先问你一个问题。”

    “卖什么关子。”我已经不耐烦了。

    “你有女朋友么?”

    我一愣,他妈的,这算什么问题,扯得也太远了。现在的我应该算没有女朋友了,不过让我慌张的是我竟然在脑海里面问自己张娟算不算我的女朋友,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的我连忙摇头:“废话,没有。”

    王晓轩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那就好,那就好。现在我可以放心的告诉你答案了,你这个朱什么同学暗恋的对象你应该很熟悉,那个女生肯定是你们几个好朋友的某一个人的女友。”

    王晓轩的话让我现场呆住了,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你不是开玩笑吧。”

    “你紧张什么,反正你没有女朋友,你是安全的。”

    相信王晓轩去做这样的一份问卷本来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现在还听他神叨叨的分析更是愚蠢急了,可是我感觉好像有点道理。如果朱飞暗恋的对象真的是我们的某一个人的女朋友的话,那么他隐藏的这么深就是有理由的。

    朱飞暗恋的不会是蔡优优吧,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蔡优优远在南京,和我见面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更别说朱飞了。一见钟情,爱上兄弟女人的那种情节只有狗血的傻逼电视剧上才会这么演。一个男人不可能对谁一见钟情的,只有足够多的接触和诱惑使男人本色中的欲望被点起来才有后面的,喜欢和爱情都是这样。

    王风又是长期换女朋友也可以说没有女友的人,这样一来,朱飞暗恋的人应该是杨志浩的女朋友杨纯,如果王晓轩的分析的对的话。

    我还没有回过神,王晓轩收回了那份表,掐指一弹,说:“深入一点分析之后,你这位同学应该已经开始和他的情敌发生摩擦和矛盾了,他克制不住了。”

    王晓轩最后这句话让我更加惊愕,因为朱飞的确在最近开始故意跟杨志浩过不去。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验证?”我盯着王晓轩,追问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那个女生是谁的,验证的方法很多,但是我看还是算了。”王晓轩伸了一个懒腰,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你也别想着为你这个同学贡献什么兄弟情义了,就当我这是瞎说的,真的要验证出来的话,你能承担后果?”

    yuedu_text_c();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可怕的室友

    朱飞暗恋一个人是我们214宿舍都知道的事情,而且他暗恋的时间足够长,算起来应该三年多了。如果他暗恋的那个人真的是杨志浩的女朋友,那么也就说他隐藏极深的那份感情天天在经受折磨,因为杨志浩早在大一就和杨纯成了男女朋友,我们还不止一次的在宿舍讨论他们的性事,这太可怕了。

    我没敢多想,因为我知道这是在自己找麻烦,我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不对,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解决这种事情。

    人都很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某个人,哪怕这个人一无是处也觉得是天仙下凡。而看着自己的仙子和自己的兄弟天天腻在一起,时不时还去日租房或者过节打折的快捷酒店开房,这无疑是会让任何一个傻逼疯狂的悲剧。

    王晓轩没有告诉我怎么去验证,我也不打算去验证。其实也不用验证了,我内心里面已经相信了王晓轩。

    我相信王晓轩也意味着我相信了他的心理学造诣,他能够凭借一张心理分析表就查出了朱飞暗恋的人是杨纯。那么我天天和他生活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他岂不是可以做到对我了如指掌的地步,甚至他能猜出我藏在心理的秘密?

    这个吴东科技大学的中文系老师在我心目中变成了一个怪物一般的存在,让我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不安的感觉。

    李亚洲和我还有王晓轩都熟悉起来,斗地主喝啤酒几乎成了我们每天必须的节目,这也使得我们之间的交谈越来越多。李亚洲的豪爽和他给我们讲述的疯狂生活让我越来越发自内心深处的尊重这个男人,他书读的不多,但是在很多方面我和王晓轩这一辈子也不可能企及他的高度。

    张娟和李亚洲的作息时间还是完全分开的,而我一方面无比内疚和害怕,但是另外一方面和她偷情变得更加刺激。

    和李亚洲喝酒的时候,他按捺不住说了很多。

    “其实我白天根本没什么事情,除了和那些人渣赌钱喝酒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来吴东城这么长时间,我发现我竟然对这个城市一点都不熟悉。晚上酒吧的事情都是别人在做,我给手下的兄弟打个招呼就回来了。其实,我挺无聊的,或者说孤独吧。”李亚洲拖着头,沉声说道。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李哥,你这么做是为了避开娟姐么?”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我追问:“为什么不和她分手?”

    李亚洲猛然抬起头,盯着我,那眼神让我不寒而栗。我真后悔我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心理面其实是希望他和张娟分开,这样我的负罪感会少很多。哪一天要是让他知道我和张娟的事情,他怀疑他这个蹲过监狱的人会不会把我跟分尸灌腊肠。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分手了,那么我和张娟的一切不也就结束了么?

    瞪了我一会,李亚洲笑了起来,说不清这种笑容属于哪一种:“我和她没有办法相处,但是始终是我对不起她。我得为张娟这些年受的罪和他内心无法缝合的伤口负责!”

    我没有想到李亚洲可以说出比王晓轩还要有水准的话。

    李亚洲这番话让我更加无地自容,这一刹那我有了躲开的想法,张娟应该不会把我们的事情说出来,我应该搬走才对。

    “我现在在存钱,你娟姐现在做什么你也知道。我并不在乎这些,但是我知道她是心里太痛苦才这么做。她恨我!如果那年我没有进监狱,她的人生不会是这样的。可是,一切回不了头。那什么被打碎了,对,信仰,她的信仰破碎了。是我造成的!”

    “李哥,你也别太自责。”

    “呵,自责也没有用。我必须补偿,你知道你娟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她想开一家台球厅,自己当老板娘,每天在里面收钱。”

    我赔笑。

    “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满足她这个愿望。”

    “娟姐肯定会很开心。”

    李亚洲也幸福的点了点头;“肯定会的,当初我和她就是在台球厅认识的。对了,我又买了一些吃的在冰箱,还是请你多给她做点好吃的。”

    我说冰箱为什么总会满满的,原来李亚洲一直都知道我会做吃的给张娟,他一直在不断的填充。

    yuedu_text_c();

    我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李亚洲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了,对电话里面吼了一气。好像是什么人在他的酒吧里面闹事了,他气呼呼的挂掉了电话冲进了他的房间,拎出来一个包,哐当哐当的响着。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是什么,可以说是凶器,也可以说是工具,是李亚洲为了实现一些愿望的工具。

    临出门的时候,他回头对我说:“我已经不在工地打工的事情还是请你对你娟姐保密。”

    我点了点头。

    早晨,张娟从夜场下班回来。原本铁了心不再做对不起李亚洲的事情的我再次犯错了,我给张娟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然后再一次和她疯狂的做 爱。

    这一次,是我们第一次在她和李亚洲的房间偷情。和以往战斗力非常长久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只坚持了不到五分钟,这其中还不包括她帮我口 交的时间。

    张娟一丝不挂的趴在我的胯下,拨弄了我已经萎缩疲软的鸡 巴,拨着拨着她哭了起来。

    “大学生,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张娟眼睛猩红的看着我。

    我们就这样**的对视,第一次,我感觉到了恐惧。她是一个妓女,她的男人是一个坐过牢的为了存钱从农民工工地再次进入违法圈子的悍匪,而我,在两个月前还是一个连女人**都没有看过,二十年毫无故事的胆小大学生。

    “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我?”张娟坐李起来,半球形的粉色胸脯上面还挂着我的口水。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终于爆发了

    李亚洲那天裹了一包工具出门之后三天都没有回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忍不住悄悄的给李亚洲打了一个电话。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