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第5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接通了电话,他说有点事情暂时回不来,让我帮忙照顾张娟。

    我答应下来,可是自从张娟那天问我是不是喜欢上她,而我提着裤子灰溜溜的跑到大街上呆了一整天之后,她和我见面也不说话了。她不再让我给她做吃的,我大多数时间呆在自己的房间不敢出门。

    我想她是瞧不起我了,我太懦弱。或者是她的自尊心被伤害了,她绕不出自己身份给自己带来的自卑。而我,不知道自己内心到底是什么想法,或者是想法太多了。

    鄙视,同情,窃喜,侥幸,如此种种。

    我和张娟交流少了之后,王晓轩开始取代了我,他霸占了客厅,开始故意的跟张娟套近乎,可是张娟不愿意搭理他。客厅的沙发上不再有张娟销魂的身姿,而因为李亚洲不在,我们的三人斗地主也无法进行。

    王晓轩缠着张娟时候的那副嘴脸让人讨厌,这家伙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骗子,在学校骗学生,在这里骗我们,妈的,混蛋一个。好在张娟不搭理他,不然我真忍不住要打这个所谓的老师了。

    李亚洲不在,我没有想到这个合租的空间里面只是少了一个人的出没就变得非常冷清,让人感觉死气沉沉。

    李亚洲一直都没有回来,而张娟竟然好像不知道一样,她没有给李亚洲打过哪怕一个电话,也从来没有和我们提起过这个男人。

    这两个人,为什么还不分手?他们之间有着某种不可分割却也不可缝合的关系,就像脚下被黏了万能胶,一步都不能向前。而我在各种诡异复杂的心理驱使下迟迟不舍得离开这个是非的地方,我不认为和李亚洲成为朋友是什么好事情,更关键是的,我明明知道自己在往下陷却不肯自拔。

    朱飞暗恋的人是杨纯这件事情我谁也没说,但是有些事情该显露狰狞的时候躲不掉的,朱飞和杨志浩之间还是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我见到两人的时候两人都在医院了,王风带着一个叫不上名字穿着露脐装的红发女孩在医院里面守着。杨志浩在朱飞长时间的冷待遇下忍不住和朱飞动手了,而这个文弱的朱飞暴露出了惊人的战斗力,用宿舍的一个满瓶的酱油爆了杨志浩的头,杨志浩忍着剧痛一个抱摔把朱飞给摔了半死,抱着头短暂的颤抖了一阵子之后杨志浩就昏迷了。

    宿舍里面的人把他们送到了医院,王风先一步赶了过来,两个人现在都在吊水呢。

    “他们现在怎么样,搞什么飞机,还动手打起来了。”我问王风。

    王风还没说话,那个露脐装的女孩倒先插嘴了:“能怎么样,不就打个架么,死不了。”

    “你他妈怎么说话呢,傻逼。”我忍不住大骂,这个女孩真嘴欠。

    王风连忙拦着我,满脸堆笑的把我拉到一旁。露脐装女孩不乐意了,非追着要打我,泼辣无比。

    “啊呀,丽丽,你这是干嘛啊。这是我哥们,算了,算了。啊呀,你不能打人啊,他会报警的。”

    “王风你尽他妈找的什么女朋友,越南偷渡过来的么。”我也高声骂,“姑娘,这里就是医院,你那暴露癖和神经病都能治。”

    “谁他妈是他女朋友,你才是越南偷渡来的,你们全家都是越南偷渡来的。王八蛋,你敢骂我,看我不打死你。”

    和王风一起来的浪荡红发女上来就要打我,王风也制止不了。我很气愤,怎么说和我合租的房子里面也住着一个黑道人物,还制不了你这个泼妇了。可气的是,我和王风两人加起来都没有干得过这个女人,脸上和脖子上被挠了一大堆肉丝却没有伤到人家一分一毫。

    朱飞和杨志浩都没有大碍,也是今天我见到了朱飞的父亲。这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银边眼睛,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身西装很亲和的样子,像极了电视上的那些官员。我不认为是我先入为主了,这种打扮的人在中国只有他们这批人,因为其他人hold不住这种感觉。

    那种对着你温和无比的微笑问长问短却又让你感觉无法靠近的感觉,真不知道朱飞成长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面和我们怎么会有共同语言。朱飞的父亲没有追究什么责任,还帮杨志浩的医药费也给付了,和朱飞单独见了一面对我和王风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王风等朱飞的父亲走远之后,对我说:“别说,你悄悄,这样子还真像个贪官。我跟你说啊,贪官都长这样,朱飞他爸爸这张脸就是典型,标准。”

    我瞪着王风:“你他妈不把那个长着猫爪子的女人给杀了,你就不是我兄弟。”

    “好呢,杀她,晚上我就杀她,杀她一个小时。”

    “先J后杀。”

    “还是先杀后J吧,我怕强Jian她的时候被她打。”

    “真没出息。”

    “你说我把这个女的卧底到朱飞老爸什么怎么样,保证把他老爸犯的事情全部给侦查出来。”

    “查个屁,这女的要是去了,自己拍裸照威胁朱飞他爸你信不?”

    &nnsp;

    yuedu_text_c();

    0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好像很堕落

    朱飞和杨志浩很快就出院了,原本我以为他们会互相仇视不再说话,可是两人的关系却发生急剧的转变,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原来朱飞和杨志浩坦白了他暗恋杨纯,杨志浩感觉自己夺了兄弟所爱有点过意不去,不但不计较反而认为朱飞对杨纯是真爱,一个真爱自己女人的男人是不应该去恨的。

    我真不敢想象他们两人这些个大尺度的思维,朱飞祝福杨志浩,杨志浩保证好好对杨纯,还说自己结婚了请朱飞当伴郎,朱飞还他妈笑眯眯的答应了。

    这两个人的那一架算是白打了,早知道你们这么大度,我早该把王晓轩那张调查表给拿出来了。

    经过这一次爆发之后,压抑许久的朱飞变了一个人,他决定出国,在出国之前基本不去上课了,什么学习不学习的事情都不管了。他手里的钱也都拿了出来,天天变着法子带着我们去挥霍。当然出去潇洒的只有我们四人,杨纯甚至不知道朱飞暗恋他的事情。杨志浩为了陪朱飞,决心在朱飞出国之前不天天和杨纯粘着了。

    此刻的一切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想法,我只是很心安理得的挥霍着朱飞的钱。

    在吴东城没有不知道的事的王风带着我们去了很多我们曾经不敢去的地方,那些充满了罪恶和诱惑的地方。我们的胆量在变大,因为我们发现原本很让人担心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其实出入这些地方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钱包的厚度,而这个担心那个一直都很节俭的朱飞替我们解决了。

    虽然和宿舍的这帮人疯得多了,但是我每天还是会回住的地方,鬼使神差的去为张娟做吃的,把装着避孕套和润滑油的包递到她手里看着她去上班。

    每次把包递给她,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我的心跳都随着她脚下的高跟鞋声,一阵阵的乱跳。

    李亚洲消失了一阵子之后总算回来了,我没问他也没说这些天发生了什么,而我也看不出李亚洲的心情怎样,好像这些天他是一下子蹦过来的,和我上次见他没有任何不同。而关于张娟,他只是简单的问了几句,然后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次我们和往常一样,像一个腰缠万贯和谁都很熟悉的公子哥一样去了吴东城数一数二的绯闻酒吧。酒吧里面的人气看见我们都跟见了亲人似的,周遭不少酒客也和我们挥手致意。我喜欢这种感觉,感觉脚下的土地就是我的地盘的那种感觉,即使这一切都是假象,至少其他人看待我们的眼神不一样了。

    难怪都说男人有钱必学坏,原来有钱挥霍的时候,你的胆子都会变大,气场会莫名其妙的变强。而且,用钱堆积起来的自傲竟然很多时候比用所谓的成绩和能力堆积起来的自信强大的多。

    原本文质彬彬的我板起脸来,酒吧里面的人竟然也不敢招惹我了。

    绯闻酒吧里面的妞很正点,但是不少都是酒吧花钱从野鸡大学找来的,两百块一个晚上在这里面到处抛媚眼放电蹭酒。对这里熟悉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指望过能在这种地方发生什么一 夜 情,最多也就是故意敬那些人气姑娘一杯酒然后摸一把她们挺翘的屁股,这些姑娘的心早就野了,野得根本不在乎你有钱没钱,反正就是不给你上。

    而我,喝着芝华士调出来的饮料酒,很满足于摸一下屁股。如果把她们脱光了拖到床上,恐怕也就没有这种情趣了。

    有时候我也挺佩服她们的,有一身傲骨,什么道德人伦的都是他妈的枷锁,人家早他妈看开了,我们在她们面前就是一群庸人。有时候为此我很自卑的,所以我经常喝着好像很高档的马尿,惆怅的感慨着我的人生是多么的不够敞亮。

    灯光乱扫,周围的人摇晃着头,有着傻逼还举起手跟着台上的歌手摇摆着,嘴里哼唱着。

    我微微一笑,堕落,谁不会,装逼,谁都不是第一次!

    就在我灌着酒的时候,无意中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张娟。

    她的身姿我绝不会认错,因为我太熟悉她的身体了。她穿着黑色的包臀裙,上身是红色的v领衫,性感的要人命,她今天出门的时候东西还是我帮她拿的。她和另外两个打扮也很奔放的女孩一起正准备出酒吧,一边走一边对着电话大吼着什么。

    我即使会错把路上偶遇的黑人看成奥巴马,但是我绝不会认错张娟!

    我立刻丢下了酒杯,跟了出去。

    张娟是干什么的我早就知道,但是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那里做。绯闻酒吧我很熟,这里肯定不是她上班的地方。

    刚刚出门,就看到张娟和那两个女孩一起上了一辆停在外面的黑色商务车。

    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对着司机喊道:“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

    和电视上不一样的是,司机才不会真的就为了一点钱跟了上去,他惊愕的看着我,有点缓不过神来。司机可能开了十几年出租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我是警察!”情急之下,我故作镇定的说道。

    司机打量了我一下,好像想出了好的办法,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说:“对不起,我要换班了,你乘后面那辆吧。”

    yuedu_text_c();

    “我真是警察。”我大吼。

    “我真的换班了。”司机打开车门,跑了。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秘密的跟踪

    司机溜掉了,我又不会开车,急得我狠狠的捶了一下车门就跑回了酒吧。我们几个就朱飞已经拿到了驾照,他刚开口要问我就被我一把拖了起来。

    王风和杨志浩也急了,跟了上来,我没有时间理会他们。把朱飞塞进了出租车,对着他大喊:“你开车,追前面那辆车。”

    朱飞有点发愣,看着我:“你疯了吧。”

    王风和杨志浩拼命在敲着车窗,问怎么了。

    “别废话了,追啊,操!”

    朱飞可能是被我镇住了,开着车子就跟了上去,好在绯闻酒吧这么交通不太好,张娟上的那辆车子没能走多远。我们开着出租车真的就跟了上去,那辆商务车开了不到十分钟就进了一个高档的小区,我们的出租车到门口的时候保安伸手要拦我们。

    我指了指前面的车子,说:“和他们一起的,他没跟你说?”

    保安看了看,犹豫了一下打开了电子门放我们进去了。

    “这车子哪来的?你跟着那辆车干嘛?”朱飞尾随着前面的车子,还问我。

    我哪有心思理睬他,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商务车很快停了下来,张娟和另外两个女孩下了车,这时一辆奥迪a6也停在了旁边,车子里面下来两个中年男人,张娟她们和这两人一起上了楼。

    “你在这等着。”我急急忙忙的下了车,尽可能小心的跟着他们。

    前面五人有说有笑的没有在意身后,我也成功的进入了楼层内部,可是他们进了电梯我没敢跟上去。

    这幢楼得有十几层,我站在电梯口徘回了一会,确定了电梯是在9层停了。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一团乱麻,不知道是该不该继续往上。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朱飞在电子门外面砸了了起来,轻声喊道:“刘忠超,快出来。“

    “喊你妈逼啊喊!”我不耐烦的大骂。

    我刚刚骂完,就听到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然后就是朱飞闷哼的声音。

    结果可想而知,我和朱飞被警察给带进了派出所,那个跑路了的出租车司机报警了,警察毫不费力的找到了我们。

    这辈子第一次进派出所,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小警察用一种看似威严的目光看着我,心里很不爽。给我做笔录的方脸民警一会大声吼,一会故作沉默,朱飞一头雾水也不吭声。我也没有心情回答他,好在那个出租车司机也来了,他倒好,什么都交代了。给司机做完笔录之后,方脸民警一摔文件夹,对我喊道:“你小子挺牛逼啊,冒充警察。”

    我和朱飞都被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周围的浅蓝色有点恐惧。

    “我可以打个电话么?”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轻声的说道。

    方脸民警一愣,皱了皱眉头:“等一下,先把你们两的身份证给我一下,我再考虑要不要给你们打电话。”

    为了能够打一个电话,我和朱飞把身份证给了他,另外一个民警过来看着我们,方脸民警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回来了,对看着我们的那个民警嘀咕了两句,态度发生了180度变化对朱飞笑着说:“你是朱部长的儿子?”

    我和朱飞对视了一下,朱飞没有吭声,我则是鄙夷的瞪了朱飞一眼,心里嘀咕道:“不就是一个贪官么?”

    “刘忠超,你出来一下。”见朱飞不搭理自己,方脸民警对我轻声说。

    我站了起来,跟着方脸民警出门了。

    “电话你就别打了,你告诉我你跟着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就行了。出租车司机那边我来打发他,就不用再麻烦朱部长了,挺晚 了。”

    yuedu_text_c();

    果然,这个民警拿了我们的身份证过去调查了我们的家庭情况,发现朱飞父亲是个官之后才这么客气的。而我根本没有想到朱飞他爸,而是想到的王晓轩,他讨厌的那个未婚妻不是就在公安机关上班么,我想让他帮忙。至于我为什么要跟那辆商务车,我才不高兴说。

    “我看到了初恋,忍不住想看看,后来发现认错人了。”

    “真的?”

    “那还能是什么?你看我的样子像有胆子干非法事情的人么?”

    方脸警察尴尬的笑了笑:“我也没说什么啊,不过你抢了人家出租车司机的车可是触犯了一下规则的?”

    “哦,那还是让我打个电话吧,这些我不太懂。”

    “别,不用了。”方脸警察拦住了我,说,“我来处理,马上就让你们走。你看我和你也差不多大,不过是混口饭吃,以后说不定还能做朋友什么的,不要这么较真嘛。出租车司机那边,我帮你糊弄糊弄他,不立案了就。”

    我看着这小子的脸越发生气,真想捶他,但是我还是口是心非的笑了:“那最好了,我喜欢打篮球,你喜欢么?”

    “喜欢啊。”

    “那好啊,改天切磋切磋。”

    就这样,在派出所逗留了一会之后,我和朱飞安然无恙的被放了,那个司机倒是被留下了,被两个民警唬得一愣一愣的。

    出了派出所,我和朱飞两人并肩走着,但是一句话也不说。

    我心里憋的慌,从来没有过这么讨厌朱飞,而朱飞也好像魂不守舍一样。

    他一走低着头走路,走着走着就甩了我一截,然后我们两人就分开了。我带着不爽的心情回到了我住的地方,也就是张娟住的地方,不过此刻她应该正在做着皮肉交易。

    走进出租屋里,我越发感觉这个房间肮脏,恶心!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我和他翻脸

    时间已经是深夜,出租房子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刚刚的事情还在我脑子里面翻腾,搅得我坐立难安。

    虽然我知道张娟是个妓女,但是当我亲眼看见了,心里真的不好受。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憋得我不知道如何是好。鬼使神差之下,我出了手机,给李亚洲打了电话。

    李亚洲接通了电话,电话里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已经成为一个酒吧股东的李亚洲现在就是一个大忙人,接我电话问什么事情。

    我嘴巴张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张娟出事了,赶紧回家!”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李亚洲被吓得不轻,一个劲的打电话过来,当是我死活不接。我的手机铃声是张娟最喜欢的那首歌,惠特尼的嗓音低沉而婉转,听着听着我他妈不争气的哭了。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蔡优优离我而去我也没有这么伤心过。那天张娟问我的话我不敢回答,此刻我算是知道了,我的确喜欢上了这个夺走我初夜,无数次为我**的女人。

    可是,她不是我的女人,她也不能算是李亚洲的女人,或者说她不是任何人的。

    她,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会有归属的女人。

    李亚洲很快就回来了,不知道是我太难受了,所以没有察觉时间的流逝的速度,还是李亚洲坐了导弹回来的,快的出奇。

    一进门没等李亚洲开口,我就疯狂的扑了上去。

    原本我是想把李亚洲打倒在地的,可是李亚洲的反应速度太快了,他身子一闪我就扑了个空,一头撞墙上了。

    “张娟呢,出什么事情了。”李亚洲回过头,一把掐住了我,大吼着问道。

    我顾不得脑袋的疼痛,双手死死的去保住李亚洲,歇斯底里的大骂:“你他妈不是个男人,我打死你。”

    yuedu_text_c();

    “疯了吧,你。”李亚洲不耐烦了,一脚把我给踹开了。

    李亚洲果然不是盖的,我都已经快疯了,爆发出了平时无法达到的力量,他收拾我还跟玩似的。

    抱着肚子的我蜷缩在地上,爬不起来,身上的疼痛加上心理的苦楚让我总算是哭出了声。

    李亚洲这才冷静下来,蹲了下来:“忠超,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我他妈能看到什么,你不是有钱了么,为什么还让张娟在外面卖?”

    我死死的盯着李亚洲,李亚洲也被吓了一愣,缓缓的坐在我身边,说:“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和张娟已经回不了头了。原本我以为生活可以往后的方向走,现在我才知道,老天一心就要玩我。我上辈子肯定是老天爷他爹,而且老他妈揍他,不然这辈子他不会这么玩我。既然他玩我,那么我就陪他玩。反正我能失去的都失去了,还有什么我玩不起的。”

    “滚你妈逼的,老子是大学生,你他妈一个混混跟我拽什么台词。你就是一个废物!”

    “我是废物?”李亚洲冷哼了一声,揪住我的头发,“你个傻逼,真当张娟喜欢上你了?她就当你是个工具,玩你呢。”

    “你!”

    “你什么你?”李亚洲抬起手,抽了我一个耳光,“张娟是我李亚洲破的处,睡过她的人多了去,你真以为她不收你钱你就是个例外了?”

    “你,你什么都知道。”

    “我他妈又不是傻子,小子,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别自作多情了,不然我他妈弄死你。”

    李亚洲又狠狠的抽了我一个耳光,猛得一摔门走了。

    被痛打了一顿的我窝在墙角,身边没有镜子,不然我看到自己这狼狈失败的样子肯定想死。

    这一刻起,我的心里燃起了仇恨。身边的人没有他妈一个好东西,让我滚,我偏不滚。我要你们都好看!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竟有反窃听

    人都是软弱的,一旦自己的内心承受的东西超过了界限的话就会很痛苦,亟需要找人把秘密吐露。

    我被李亚洲暴打了一顿之后就处于这种状态,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要报复,但是很快就发现自己不知道要报复什么,更不知道怎么报复。按捺不住之后,我和宿舍另外三人再次聚到了一起。把我在外面发生的一切大致都跟他们说了,我没有承认我喜欢张娟,但是他们都看出来了。尤其是我那天晚上在酒吧发疯的去追张娟这件事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也许是我们做的越界的事情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在我稍稍一诱惑之下,杨志浩和王风就答应和我去一看究竟了。朱飞一直不说话,只是给了我一张卡。我打算买窃听设备的钱由他来出,我没有感谢他就收了下来。我立刻和王风去了数码港,只是神神秘秘的问了一通,就成功从一个猥琐男手里买了一整套的窃听和**设备。

    设备到手之后,内心的好奇更加激烈,我决定立刻行动。可是杨志浩说他要准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几天不能和我去,朱飞也不肯去但是没说为什么,却一个劲的强调要我和王风跟他汇报看到的情况,**下了的东西要给他看。

    我和王风去了上次尾随张娟去的那个小区,这个时候张娟还在出租屋里面,我估计这个房子里面没有人。

    王风这小子古灵精怪,他带着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东西到了那个房子门口,很快就把防盗门给开了。

    “你这手艺哪学来的?”我和王风进了房间,确定里面没有人之后,忍不住问道。

    王风神秘一笑:“家传的!”

    “靠,你爹是个贼啊!”

    “胡说什么呢,我爸是给人配锁的,公安局注册的开锁师傅。”

    “哼,那肯定也干过非法开门的事情。”

    “这我可不知道。”王风耸了耸肩膀,然后一愣,回头看我,“我们好像在干非法的事情。”

    yuedu_text_c();

    “什么非法不非法的,这里面就是一个卖滛窝点,我们是在伸张正义。再说了,谁知道我们做了。”

    “万一被人知道了呢?那可不得了,公安局立案了的话,工作都别想找了。”

    “滚蛋吧,有朱飞他爸那个贪官在,被抓也没事。”

    “说得也是哦。”

    我和王风相视一笑。

    这个时候我们才开始观察起这个公寓,里面的装修很简单,但是构造非常特别。刚一进门就是一个房间,里面还有一道门,而两侧是壁橱,里面挂着七八套浴袍。

    “他妈的,感情这里个浴城啊!”

    “那也太高档了一点。”

    进了第一道门之后,里面才是客厅和几个房间,我和王风在里面转了一圈。客厅只有一个麻将桌,厨房里面什么都没有,冰箱里面塞得满满的。三个卧室里面除了一些情趣床椅,其他几乎什么都没有。

    王风拉着我,笑了起来:“你说那天是三个女人一起来的?”

    “是的。”

    “那就合理了,这里就是一个**窝点。三个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爱好的男人经常一起来玩女人,外面那个房间是特意加的,他们进门之前必须换浴袍,身上的东西不能带进来。看来那三个男人是大人物!”

    我皱了皱眉头,感觉也是这么回事,他妈的,以前还真不敢想象有这种事情。

    “别说了,赶紧找合适的地方把设备都装上。”

    “我都看好了。”

    说着王风就带着我到了麻将桌下面,装上了一个窃听器,然后调试。

    就在王风打开接收器电源的那一刹那,房间里面忽然想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不好,有反窃听仪!”王风吓得赶紧关了电源开关,拉着我就跑。

    我也有点措手不及,跟着王风跑出了公寓,直到出了这个高档的小区之后才停下来喘一口气。

    “刘忠超,这次真的玩大了。这里面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人物呢,他妈的,还装了防窃听设备。太险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绿化带边上,摸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妈的,玩女人还玩得怎么小心,真是人才。”

    “你没看新闻啊,多少大官栽在女人手里了,能不小心么。”

    “干!”我啐了一口吐沫。

    安装窃听设备的想法只能告一段落,其实我心里还是很害怕的,因为不知道到底后面会发生什么,自己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一时的冲动也被楼上的警报声这盆冷水给浇醒了,只是可惜了花朱飞钱买来的这些设备。

    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另外一个主意,一个可以同样满足我已经扭曲的心理又安全了很多的方案。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杨志浩的梦

    李亚洲让我滚,但是我没有,依然住在出租屋里面。

    王晓轩隔三差五的出现一次,张娟则是和平时一样,不过我没有再主动给她做吃的,她可能发现了我不乐意干活,也没有然我干活。李亚洲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我在这里住的也算是安稳。

    yuedu_text_c();

    学校里面又出了不少事情,杨志浩说他有事情要忙,结果天天拿着个篮球在篮球场打球。大家都知道杨志浩的身体素质好,但是从来没看见他打过篮球。而杨志浩这小子霸道的要死,一个人一个篮球就占了一个篮球场,死活不带别人玩,据说闹了不少事情。

    我和刚刚从琴行留出来的王风一起去了篮球场,就看见杨志浩穿着汗衫,在那里投篮。

    杨志浩的动作非常舒展,命中率也非常高。

    我和王风就坐在篮球架下面,王风拿着吉他还扫了起来。

    “别他妈扫了,影响我打篮球。”杨志浩把篮球砸了过来,把王风砸了个七荤八素。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抱着一个篮球就过来了。整个篮球场上就这一片人最少,他们来蹭球打。也什么都没说,拿着球就开始投。

    杨志浩立刻不乐意了,站在篮筐下面,盯着那些人沉声说道:“谁同意你们在这里打了。”

    那些人一愣,有个娘娘腔笑眯眯的说:“反正你就一个人,加我们一起打比赛嘛,好玩,三对三。”

    “谁他妈跟你们打,赶紧滚。”

    “嘿,你怎么说话呢。”那些人也忍不住了,有一个脾气不好的喊了起来。

    可是杨志浩实在长得太剽悍了,回头瞪了那人一眼,那个人就哑巴了,五个人愣是没有一个敢接茬的。

    杨志浩把刚才砸王风的球捡了起来,走到罚球线的位置,然后折过身子加速朝篮筐奔了过来。脚下猛得一蹬,身子呼的一下就窜了起来,双手抱着球对着篮筐就是一个大力的灌篮。

    哐的一声,震撼无比,看得我都傻眼了,真不敢想象杨志浩可以跳那么高。

    人落地了,篮球架还在颤抖着,霸气的无法形容。

    杨志浩昂着脑袋:“你们谁要是能也来一个,我就加你们一起打。不能,就给我滚。”

    那些人也恍神了,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嘀咕了两句就委屈的走了,其他几个篮球场上人都投来惊叹的目光。

    “我操,杨志浩你简直可以打nba了!”

    撵走了那些人之后,杨志浩也没有心情打球了,坐在了王风旁边,点了一支烟。

    “高中三年我都是校队队长,我做梦都想打职业比赛。可是家里和学校都不同意,你们猜猜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我们异口同声。

    “因为我成绩太好了,我操!”

    杨志浩大学三年都没有碰过篮球,在江南第一汤的时候他就说过自己梦想早就完蛋了,感情说的就是篮球梦。高中的时候,杨志浩的成绩虽然不够清华北大,但是考个211,985都很轻松。而就是因为这一点,学校不允许他走职业篮球这条路,几次去省青年队实训的机会都没给他,而是给了实力没他强成绩狗屎一样的其他人。

    这件事情对杨志浩打击很大,也让傲气过人的他心里很不平衡。

    “那你为什么又开始打篮球了?”

    杨志浩搓了搓手上的泥灰,说:“我打算报名沃特签约球员,两个月后去试训。”

    “沃特签约球员?有钱么,干嘛不去cba?”

    “有,但是不多。先在沃特打,然后看看能不能吸引cba球队的目光。”

    “你打算以后做球员?”我问道。

    杨志浩狠狠的点头:“我受够了,其他我说什么都不想干,这一次我不会让任何人干预我。”

    “在中国搞体育很惨的,除非特别牛逼,不然养活自己都难。跟我们这些玩摇滚的一样。”王风抱着吉他,语重心长。

    yuedu_text_c();

    “谁他妈跟你一样,无病呻吟,还玩摇滚呢!”

    “我可是吴东第一吉他手,你可别小瞧我。我要是进军音乐界,那就是第二个许巍。不过,我看看还是能不能弄点钱开个琴行,这个靠谱一点。”

    在这个快毕业的时刻,都很迷茫的我们心里都憋住一股劲,也不知道是在跟谁怄气,反正谁都没有以前那么开心。不过现在好像都有了打算,杨志浩不顾一切的要重拾梦想玩篮球,王风则是看清现实打算开琴行,除了这个别的他也干不了。

    朱飞在不停的挥霍着他家里给他的钱,打算出国。

    也就只剩我,还没有一点主张。

    “还有一件事物。〃杨志浩跟我要了一根烟,点了起来,咬在嘴里,吐了一口烟,说,“我打算和杨纯分手。”

    “什么!”我不敢相信,喜洋洋组合感情那么好,杨志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为什么?”王风问道。

    杨志浩又猛吸了一口:“我要玩篮球,会到处奔波,不能带着她。而且就像王风说的那样,弄的不好我连自己都养不活,我不能这么不负责任。”

    大学末端,一个不安的阶段,最容易奋不顾身也是最容易放弃的阶段。

    可能是梦想太沉重,青春太操蛋,但是我总感觉杨志浩要和杨纯分手很大一部分的因为朱飞!

    王晓轩几天没到出租屋,突然出现就说让我帮他一个忙,一个很荒诞的忙。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假老师代课

    王晓轩找我竟然是让我帮他去吴东科技大学代课,一个大学老师让我这个经常挂科的大学生去代课,去教一群可能成绩比我很多上进得多大学生。

    我感觉很郁闷:“为什么找我啊,我哪里会啊?”

    王晓轩满不在乎,说:“明天的课是《近现代文学名匠实录》,那帮学生懂个屁啊,都是来点个名混混时间的。我把书给你,你就照着吹就可以了,没有人会发现的。”

    “可是我怕我hold不住啊。”

    “放心吧,你可以的,只管吹,三节课的时间下面的学生随便你玩,你想想,这多刺激啊。这种好事别人一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的,我可是特意照顾你的。你想想啊,这多锻炼能力?”

    听王晓轩这么一说,我不由有点激动起来。在吴东大学,我总是被班上的学生变向的嘲讽,可是想想,他们不也都是一群傻逼么,有什么好牛的。我要是老师,全他妈给他们挂了。

    虽然帮王晓轩代课是去吴东科技大学,面对是一帮文科生,也不是我班上的仇人,但是我坚定的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收拾他们一顿也相当于是收拾了我自己班上的敌人,这种转移仇恨的报复办法让我的心非常快慰。于是乎,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王晓轩。

    这天,我借了一身显得严肃一些的衣服,抱着王晓轩给我的教科书来到了吴东科技大学。

    王晓轩说让我代课,但是没说的那么具体,我没有想到竟然是大课,阶梯教室里面坐了不下两百号人。而且在这群人里面,有不少美女,这让我不由有点紧张起来。

    可是转而一想,此刻我是老师,我便放松了很多,反而有点窃喜。曾经我不敢接触只能远远的看着的女神们都在下面盯着我看,我不能错过这么好的逆袭的机会。

    于是原本打算照着书乱读一通,再故意说几个错误的知识点混淆他们的计划被我搁浅,我打开书本,对着下面扫视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带着棒球帽,白嫩无比的美女,说道:“第三排第四位,你起来。”

    那女生有点傻眼,整个教室也有点蒙圈了,可能整个大学里面他们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上课开场方式。女孩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身体晃阿晃的,但是同时也有点紧张。

    我咳嗽了一下,说:“你说说,朱自清和黄易有什么共同点?”

    整个教室里面顿时爆发了出了一声哇的声音,我知道,我的问题震惊了这些没有内涵的大学生,不由自得无比。

    女孩愣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问句:“黄易是谁?”

    yuedu_text_c();

    我一本正经,微微摇头以表示我的失望:“你可以把你每天浪费在打扮外在的时间腾出来一些多读一些书,人,美在内涵而不是外表。我替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