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第6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晓轩,不王老师给你布置一个作业,回去把黄易的《寻秦记》看一遍,然后写一个不少于两万字的读后感。”

    我说道寻秦记的时候,教室里面有一丝躁动,有一少部分人真的知道这本书最大的亮点在那里。

    女生很委屈,瞪了我一眼,嘀咕一声有病就扭着身子坐下去了。

    我毛了,冷笑一声:“孺子不可教也。”

    “老师,你,你怎么骂人呢。”女孩急了,大喊。

    我一脸无奈,说:“我骂人了么?我说的是孺子又不是|孚仭健⊥罚趺淳吐钊肆恕!br />

    教室里面又是一阵爆笑,然后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大家都开始对我不满。女孩爬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其他的学生也看不下去了,不知道是哪个学生丢了一本书上来,紧接着就是一大堆书砸向了讲台,我的眼角还被砸破了。火气上来的同学们全部往讲台拥了过来,大有要把我就地正法的意思,好在我反应灵敏,第一时间溜出了教室,逃之夭夭。

    给王晓轩的的代课最后一共不到八分钟就全部结束,我挂着彩,回到了出租房。

    刚刚打开门,就发现王晓轩在客厅坐着呢,神态泰然的过分。

    我皱着眉头,说:“你怎么在这?”

    王晓轩也瞪大了眼睛:“不是让你给我代课么,这才几点啊,你就回来了。”

    “别提了,我自己翘课去给你代课,结果下面一群学生丝毫没有文学修养,我就不爱搭理这些没有知识和文化还没有上进心的大学生。以后别让我去代课了,他们不配。”

    王晓轩做了个鬼脸:“就没有指望你能办好。”

    我冷哼了一声:“又不发我工资。”

    我还在好奇王晓轩为什么在这里的时候,张娟房间的门打开了,衣着依然随意大胆的张娟走了出来。

    她就那样出来走进卫生间,发出一阵撩人的声响之后又回到了卧室,整个过程没有一丝不自然,好像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一样。王晓轩的眼睛一直盯着张娟不放,好像要吃了她一样,又好像在打暗号,不过张娟根本看都没看她一眼,可是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感觉好像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用眼睛强Jian了一遍一样。

    “王晓轩,你个混蛋,没看到我眼角流血了么?”我大骂。

    王晓轩扭过头,站了起来:“是哦,怎么弄的?”

    “还不是你那帮学生干的好事,你这学期成绩全给他们不及格,不然我跟你急。”

    “行呢,行呢,都挂了他们。”

    “请我吃饭去!”

    “不是吧,还要请吃饭。”

    “废话,江南第一汤。”

    &nnsp;

    0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她说她没肯

    逼着王晓轩请了搓了一顿江南第一汤之后,我回到住的地方的一段时间里面,张娟对我还是原来的样子,有时候爱答不理,有时候让我给她做吃的笑嘻嘻的不停。我看到张娟去那个小区,但是她应该不知道,所以她对我态度如果有变化也不是因为这件事情。

    被李亚洲打过之后,我的心里一直都不痛快,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样了,到底是想干什么?是报复么?不是!是单纯的好奇,更不是。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不希望这种现状继续,我宁愿让事情向不好的方向发展。

    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不停的在寻找一人。那天晚上和张娟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我好像在学校里面见过。那个女孩特别的漂亮,打扮的很成熟妖艳。虽然这种学生在我们学校里面不多,而且有我也不会认识,因为这些所谓的女神是我们不可靠近的。但是这样的女生在学校里面哪怕只看见过一次,我都能记住她的脸。

    所以我很肯定和张娟一起去那个高档公寓从事皮肉生意的那个女生是我们吴东大学的学生,我在学校里面到处留意在人人网上看了不下五百人也没有发现那个女生,不过我不想放弃,她是我能够做点事情改变现状这个情况的突破点。

    yuedu_text_c();

    我把自己要找一个人的事情告诉了杨志浩他们,他们因为没有见过那个女孩的样子,所以也无能为力,但是鬼点子极多的王风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找到了一个黑客,然后黑进了我们学校的学生教务系统,然后利用筛选的办法从整个吴东大学的学生中来找这个女孩。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我很无奈,难道是我在学校见到的那个女生和张娟一起的不是同一个人,或者是同一个人但是那个女生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只是偶尔无意中来了吴东大学一次?

    学校里面几个好友的情况也很狗血,朱飞的父亲来了学校好几次要见朱飞,可是朱飞死活不肯见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劲的要钱。而杨志浩为了他的篮球事业再也不和我们一起出去鬼混,夜场酒吧火锅店一概看不到他的身影。杨志浩的女朋友杨纯则是天天在找杨志浩,死活不同意分手,在这个大学的尾声,杨志浩放弃爱情,但是杨纯死活要坚持。

    杨志浩说养不活杨纯,但是杨纯说就是每天啃大饼也要跟杨志浩在一起。弄得我们感动无比,可是我和王风怎么劝他都没用,朱飞对于这件事情当然开不了口。

    我感觉杨志浩其实很在意朱飞的态度,如果朱飞说让他和杨纯和好,他准和好,但是朱飞就是不开口。

    对于乱糟糟的生活,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头绪,每天起床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当我想起来要干点什么的时候时间往往已经到了夜里。

    那个女生一直没找到,我要让李亚洲他们好看的计划只能搁浅。

    这天,出租房冰箱里面的吃的已经基本没有了,张娟化好妆收拾了好东西之后主动敲响了我的门。

    我正对着电脑发呆,听到敲门声一阵激动,然后又不禁冷哼一声,嘀咕道:“婊 子就是婊 子。”

    打开了门,张娟半倚在墙上,姿势撩人:“帮我做点吃的吧。”

    我没有抬头,为了配合自己的故作深沉还点了一支烟:“凭什么?”

    张娟笑了起来,夺过我手里的烟,叼在了她自己嘴里,而后伸出黑丝长腿在我的小腿上蹭了蹭,眨巴着狐媚的眼睛说:“姐姐待会伺候你,凭这个行不行?”

    说着张娟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鸡 巴,我浑身一个激灵,立刻跑去给张娟做吃的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给张娟做吃的,我已经无数次为她下厨,冰箱里面的食物消耗都是我的手工加工之后产生的结果,可是从来么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心神不宁过。

    切肉丝切一半,我猛得把刀给摔在了桌子上,转身冲进了我的房间,把正在看我电脑屏幕的张娟一把扑到在床上,嘴巴狠狠的压了过去。

    张娟想要反抗,嘴巴里面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可是我坚决不停手,一把扯下了她的裤子。

    张娟推开我的肩膀,说:“没湿呢。”

    “管他妈逼的呢。”我骂了一句,扶住鸡 巴对着张娟的下身猛的一下子捣了进去。

    张娟大叫了一声,而我也感觉很痛,她下面的确太干了,摩擦力大得过分。可是憋了一肚子火的我感觉疼痛才是次要,按着张娟就像是强Jian她一样。而这一次也是张娟第一次完全被动的和我发生了性关系,她被我按在下面,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动作,我的频率非常的快。张娟很快就开始晃动老大,双手掐住我的肩膀,一个劲的求饶:“不行,我不行了”

    “这才刚刚开始,怎么会不行了!”我丝毫不管张娟的感受,也竟然不害怕她发火。

    渐渐的张娟开始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了起来,这不但不让我感觉到开心反而更加恼火,我的力道再次加大,可是再怎么弄张娟也不会感到痛苦,而我,根本没有一丝快感了,生理上一开始就没有,心里上也从张娟开始舔着嘴唇呻吟起来的时候没有了。

    腰抖动的速度太快,我的体力很快就吃不消了,一不小心就一头扎在了张娟的怀里。

    虽然下面还很硬,可是我却不愿意爬起来:“张娟,你和王晓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张娟一愣,冰凉的手在我后背上轻轻划了划:“他让你去帮他代课哪天?”

    “对!”

    “他想来着,但是我没答应。”

    我一听张娟这话顿时大怒:“他妈的个人渣。”

    张娟刚好要继续说什么,但是咽了下去,因为外面的防盗门响了,有人回来了。

    外面的声响很大,我还插在张娟下身的鸡 巴瞬间就软了,两人抱着大气都不敢出。

    yuedu_text_c();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章 :吴东不夜城

    我和张娟的偷情被打扰了,听声音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回来的李亚洲回来了,我也吓得不轻,而张娟也很紧张,显然她比我更害怕。看着张娟狼狈的样子,我竟然有一丝快感。李亚洲早就知道她和我自己的J情,她难道心里没数?她怕什么,做 婊 子还立什么牌坊?

    之后我离开了住的地方几天,心情也好了很多,关于怎么整李亚洲张娟她们的想法也渐渐淡了。我还是一个胆小的人,也就当时牛逼一点,过几天又怂了。说实话我真害怕碰到李亚洲,他说要弄死我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我怕遇见他。

    杨纯还在粘着杨志浩说要复合,但是杨志浩一直躲着。王风这个鸟人更是好像得了神经病一样,把他当初差点没卖肾搞来的那些装逼设备全部拿了出来,佳能单反,小毛驴电动车,ipad,iphone,还有他心爱的两把吉他都挂在了网上出售。他不打算毕业找工作,他兼职当老师的琴行打算在园区新开一个分店,老板看重了王风忽悠的才能,答应让他入股。

    琴行要投资一百万,老板让王风技术入股,到新店去经营同时当老师,不过入股的前提还是要他自己出二十万,而且要在店面租房之前把钱凑齐,不然就不让他入股了。王风家里没什么钱,更关键的是家里根本不同意他好好的大学上完了去干什么琴行,而是应该去找个工作。王风一直靠作弊神迹混得风生水起,成绩还算不错,家里认为这么优秀的儿子不找个国企也得弄个五百强什么的。

    而王风自己很清楚他肚子里面有多少货,何况他根本不想从事我们这个看似神圣的机电行业。

    可是王风把能典当的东西都典当了也只能凑个四万块钱,离二十万这个数目还远得很。我在宿舍的时候,只见王风翻着手机挨个给认识的人打电话,开始疯狂的借钱。

    不得不佩服王风是一个牛逼的人,一个下午他打了近两百个电话,除了极少数几个说要借三万块,其他的都是几百,理由也绝不重样,什么学费差一点,刚刚和人打架把人打伤了需要给钱给人家看病,还有什么一个女人怀孕了赖着自己要打掉等等,他最后还强调一句周转几天就还。不过打了两百个电话,他最后也就接到了两千多块钱。稍微给点面子的说钱刚刚花了,要是早两天肯定借,而且还能多借点,不怎么给面子的说,我刚刚打算跟你借钱呢,再不给面子的就是说:你除了借钱给我电话还有什么时候给我电话?最不给面子开始还客套说什么好久不见,然后听说要借钱就说自己认错人了,这号码是从别人那里买的。

    凑不到钱的王风像一只被强Jian了的小母狗,到处乱窜,长着嘴恨不得见人就咬两口。

    “刘忠超。”王风忽然转向我。

    我连忙伸手阻止了他:“别张口了跟我借了,我不想伤害你。”

    “妈逼!”

    “靠,你怎么骂人呢。”

    “我不是骂你,只是感慨一下,妈逼是个感叹词。”

    “妈逼!”我也感叹了一句。

    王风从烟灰缸里面捡了一只烟屁股出来,叼在嘴里,幽幽的看着我:“我想到一个人,他肯定有钱!”

    “你说?”

    “朱飞啊!”王风一拍桌子,说,“反正他那些钱都是他家爸贪污来的,拿出来支持我这样的梦想青年创业也算是戴罪立功啊。”

    “你滚吧,我们不能总是惦记着朱飞的钱,太不地道了。”

    “得了吧,你!”王风不屑的瞪了我一眼,“你别忘了那套监听设备也是朱飞掏的钱,论花钱,你花朱飞的钱最多。”

    我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那你跟他借钱去吧,说不定他真有个几十万。”

    王风微微颔首:“我估计有戏。”

    临近毕业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和我一样,变得肮脏龌龊起来。

    晚上王风主动约了朱飞还有杨志浩一起去酒吧,杨志浩开始一直不肯,但是朱飞给他说了一声他就答应了。而这一阵子吴东城大大小小有名的酒吧夜场我们都玩遍了,实在没有什么能够让我们提起兴趣的。于是王风想到了别前街那边,那里一到晚上八点之后,就有一大批东北和苏北的中年男人开着电动的三轮车在路边吆喝,据说这座城市真正好玩的地方只有他们才知道。

    我们四人在路边鬼鬼祟祟的转悠了一会,等着这些人主动来靠近我们。

    可能不轨的人都惊人的相似,很快就有一个岁数不大但是已经秃顶的男人和弓着腰走了过来。

    “兄弟,去玩么?夜总会,小姐五十块一个人。”

    我差点没噎着,五十块一个,这得多他妈廉价!

    yuedu_text_c();

    虽然都感觉是在骗人,但是原始的兽 性 欲望让我们的判断力和自制力下降到了极点。

    “远不远啊?”王风装着很老道的问道。

    “不远,脱衣舞钢管舞都有,看不要钱的,你们看中了带出来玩都行。不贵的,二百块一个就能过夜。我天天在这边,不可能骗你们。”

    然后,我们就上了这个肯定是骗子的电动三轮车。长达十公里的路程,他只收了我们十块钱,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小巷子里面,巷子上面亮着‘吴东不夜城’几个大字,那种荒凉凌乱的感觉像极了九十年代的港片场景。我们四人都一致认为整个人肯定不是骗子,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有好戏看。

    但是我看见不夜城里面有人在门口给了那个拉我们过来的人一百块钱,两人打屁了一阵才笑呵呵的分开,开电动三轮车的人临走前还对我们报以和蔼的笑容:“几位老板兄弟,玩得开心点。”

    我们四人在几个板寸头大汉热情的招待下进了这装潢一塌糊涂的不夜城,里面暧昧的气息却让我感觉有那么点意思,昏黄的灯光,刺耳的音乐,狭窄的国道,这些无一不是通往极乐世界的象征。

    去过那么多地方,这还是第一个让我心跳紊乱的地方。

    只是周围是三人神情都很别扭,王风神不守舍,凑钱入股琴行的念头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心。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港式老酒吧

    我们被四人被一个带着耳麦的女人带进了一个包房,房间和一般的ktv没什么两样,不过中间的舞池里面多了一根白晃晃的钢管,像根金箍棒一样。如果不是这根钢管让我倍感兴奋,我真的不愿意把我的屁股放在那已经翘皮了的沙发上。

    这个吴东不夜城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二十年的历史,里面不是一般的破,我可以肯定里面的设备恐怕这么多年就一直都没有更新过,因为我真的感觉到了香港的,而且是穿越到九十年代的香港。那里总是有一群人大晚上的也带着墨镜,用钱点烟,斜着嘴潇洒的买卖着白粉假钞和枪支,交易还是清一色的美金。

    坐在海绵已经烂了的硬邦邦的沙发上,破有一种人在江湖的感觉,我情不自禁的点了一支烟,像吸毒一样狠狠的吸了一口,要多过瘾又多过瘾。

    我们四人刚刚坐下,领班开了电视之后也不问我们点什么,只是笑眯眯的说:“四位老板,给你叫几个小姐过来啊。”

    杨志浩倚在靠近墙角的地方,一言不发,酷的要死,感觉他好像结扎了一样。我则是盯着那个银白的钢管走了神,王风还是时不时的偷瞄朱飞,最后还是手握重金的朱飞最潇洒,微微点了点头:“叫进来先看看。”

    领班的态度非常亲和,笑盈盈的走了出去。

    “这破电视是黑白的?”我回过头看了一眼那24寸的屏幕。

    “屁,有彩。你看看,杨钰莹的鞋子不是黄|色的么?”

    “杨钰莹,我草,这里面的歌也他妈没更新过?”

    “唱歌你来这?”王风瞥了我一眼,不屑道。

    朱飞摆了摆手:“就是,跟其他一样有什么意思。刚好也感受感受我们父辈当年的感觉!”

    “我爸年轻时候恐怕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我耸了耸肩膀。

    “你爸没嫖过?”王风歪过脑袋来,神气活现的。

    “和你爸一起嫖的你爸没跟你说?”

    王风一拍茶几,大叫:“我爸真不够意思,你看看人家刘忠超和他爸那感情,那简直是兄弟,什么都交流。”

    “滚!你今天把你爸也叫来,那你们不就成亲兄弟了,我顶你!”

    王风说不过我,对我竖了一个中指。

    领班很快带了一溜小姐进来,清一色的低胸包臀裙,一个奶 子比一个大,拉得都极低,但是没有一个把|孚仭皆温冻隼吹模杂械惚臼隆M苯吹幕褂辛礁龇裆嵌俗殴毯推【凭鸵醴缑媲暗牟杓干习凇br />

    “等一下!”

    yuedu_text_c();

    杨志浩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整个包厢里面的人都一震,好像被电击了一样,服务生和小姐们的表情都异常凝重。

    “放这边。”杨志浩指着自己面前的茶几,要求服务生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他前面的那个茶几上。

    领班和服务生这才松了一口气,笑嘻嘻的本着客户就是上帝的宗旨照办了。而我和王风都对杨志浩很无语,感情你一个人能喝光了,同时我在纳闷一个问题,我们好像什么都没点啊,这酒啊果盘怎么都上来了?还有就是,这个房间里面怎么没有点酒单?

    脑子里面的疑问一闪而过,注意力很快就又被那群大奶小姐给吸引过去了。

    在其他地方我们也见过形形色 色的小姐,这里过来的小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样貌身材都就那样,只是胸拉得更低而已。因为包厢里面的灯光年久未换,也看不清这些姑娘的脸上有没有暗疮,但是即使在这种灯光下我还是能感觉到她们身上的衣服绝对是不超过二十块钱的地摊甩卖货。

    领班指着领进了的姑娘说:“四位老板,一人选一个吧,让她们陪你们喝酒唱歌,自己喜欢的赶紧。今天生意忙,错过了可就没有好的了。我们这的姑娘可个个不一样,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选女人和选苹果可不一样,苹果是越挑越好,女人是越选越次越眼花,绝不能太浪费时间。

    很快我们四人就各自选了一个,我选的那个远看有点像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坐在我旁边之后我才发现她他妈是像我体育老师!

    被选中的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刚才领班在的时候一个个冷冰冰的,领班说我们好好玩离开之后,这些姑娘就起劲了。王风选的那个直接拖着王风进了舞池,她拉着钢管跳了起来。朱飞那个粘着他,一个劲的用胸挤压他的肩膀,朱飞那小身子骨差点没散架。

    而我这个近看太壮实的女人让我紧张无比,她很热情的拿着酒说要喂我,我一个劲的躲着。

    杨志浩则是选好了小姐之后让她去点歌先,而自己稳稳的坐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这边。

    “帅哥,来就是玩的,这么拘谨干什么?”壮妞非要我喝酒,我连忙把她推开。

    “你跳个舞我看下。”

    “哟,这么心急啊。”壮妞古怪的笑了一下,摸了一把我的胯下,站了起来在我面前晃悠,扭弄着身体魅惑我。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果然没来错地方,虽然小姐次了点,环境差了点,但是人这还真有钢管舞和脱衣舞啊!

    壮妞不时的做着要脱衣服的动作,但是就是不脱,我们四人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

    “干,脱啊!”口干舌燥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壮妞手指拨了一下嘴唇,就要往空的茶几上爬,感情是要站高点再脱。

    “不要!”杨志浩忽然大叫了一声。

    没等杨志浩的话完全喊出口,茶几咔的一下被壮妞给压塌了,壮妞一声惨叫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变故来的太突然,我也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王风和我对骂的时候拍了一下茶几给拍松了,杨志浩不让服务生把东西放上面原来是有用意了。他妈的,我们一个都没领悟到,这下子全坏了。

    小姐摔得满脸血,包厢的门也轰的一下被撞了开来,乌拉拉冲进来六七个大汉。

    我有点犯懵,这场面简直还原了港片啊,太逼真也不好吧,我怎么吃得消。

    几个大汉当中有一个带着黑框眼镜,脖子上栓着一根粗金链子的瘦男人率先上前两步,摆了摆手让小姐们都出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兄弟,你们玩得是不是太开心了?”

    我,我操,为什么不坐朱飞旁边,不坐杨志浩旁边,偏偏坐我旁边,还搂着我的肩膀跟我说话。

    我不是大哥啊!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什么鸟玩意

    这个男人自称是吴东不夜城的经理,勾搭着我的肩膀一脸阴损的笑容,说话也富有艺术性。一会称兄道弟,一会又是你小子你小子的呵斥着,一会语重心长,一会又言语恐吓。

    yuedu_text_c();

    其实这个男人根本不用说那么多废话,几个大汉这么直瘪瘪的杵在哪里,我们早怂了。

    “你们来这里玩,我们当然是欢迎的。下次你们来,我们也还是热情招待,但是今天可不行了,我的小姐不懂事那你跟我说,我会教训他们,你不能把茶几给砸了还把我的小姐给打了吧。”

    “大哥,我真没打她,她是自己摔的。”

    “谁他妈是你大哥!”黑框眼镜男人忽然大吼了一声,态度一百八十度大变样。

    我最受不了这样,刚刚放松一点又被唬得心脏乱蹦。

    “那小姐本来就是自己摔倒的,你喊个**。”窝坐在墙角的杨志浩忍不住火爆脾气喊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颇具震慑效果,不夜城的经理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异样,我感觉那是忌惮。在这个时候,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不敢有脾气,王风和朱飞也是一样,但是杨志浩敢吭声而且那么理直气壮,不是有足够雄厚的背景实力那就是脑子不好使。显然,不是谁都敢肯定杨志浩是不是神经病,所以杨志浩气势越生猛,这些人越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我可不奢望杨志浩凭借不怕死的精神帮我们脱离苦海,我更希望朱飞文质彬彬的说一句他要打个电话,那样来的话,更能显得咱们有后台,让他们知道朱飞的老子是谁,他们兴许会放了我们。

    所谓,民不跟官斗。

    可是朱飞一声不吭,看样子比我还紧张。

    经理短暂的犹豫了一下之后,挥了挥手,让人把那个摔伤的壮妞叫了进来。

    壮妞捂着肿胀的脸,一脸哭相:“经理,我要去看医生。”

    “喊什么喊,你给我爬上那个茶几。”

    “啊?”

    壮妞只是稍微踌躇了一下,经理一个大耳光就甩了过去:“你他妈自己摔倒了,讹诈我的客人兄弟?”

    “没有啊,真没有,是他们打我的。”壮妞捂着脸,哇哇直哭,很委屈的爬上了杨志浩面前那个完好的茶几。

    气人的是,茶几稳如泰山,一点问题没有。

    “好了,滚出去。”经理把壮妞给轰走了,然后点了一支烟,瞅着杨志浩说,“兄弟,还有什么话说?”

    杨志浩哑巴了,再也没有张口。

    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杨志浩不说话了,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是害怕了,他是那种越遇到事情越虎的人。后来他说,人家不夜城的经理是个讲道理的人,小姐都打成那样了,自己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经理这人挺给面子,所以挨宰也无话可说。

    杨志浩嘴巴一闭上,经理的嚣张气焰立刻如再次碰上汽油一样,噌的冒了上来。问题都不说了, 那当然是要我们赔钱了。

    小姐的医药费一万,这些小姐可是要靠脸吃饭的,得整容才能上班,一万算少的了。另外还有小姐的误工费一万,这里的小姐出场费可是500一次,一晚上就算少点两次也是1000了,十天就是一万。不夜城因为缺少了一个人得利大将而损失的钱加起来又是两万,更气人的是我们开的包厢里面的消费一共加起来又是两万,另外那个打碎了的茶几竟然是东海水晶做的,要八万,一共要我们赔偿14万!

    我知道要被讹钱,但是怎么也不敢相信是这么一个骇人的数字。

    14万!这他妈比一包面纸卖我十四块吓人多了!

    当说到钱的时候,经理的脸转向了朱飞,看了看朱飞的反应。

    我们四人都低下了头,谁都不说话了,如果他说的是1400块我们或许可以直接给了,再如果他说的是一万四,我们也就砍砍价然后让朱飞出点血给了,可是他偏偏说的十四万,这一场没有看成的脱衣舞也太贵了。

    沉默了一会之后,王风忽然抬起头看了看朱飞,咳了咳嗓子,说:“朱飞,你,你有么?”

    朱飞猛得瞪了他一眼,吓得王风立刻把头缩了回去,朱飞掏出了手机。

    “哟,打电话是吧,就等你打电话呢!”经理不但不紧张,反而很兴奋,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朱飞白了经理一眼,经理则是笑嘻嘻的眯起了眼睛,悠然自得。

    yuedu_text_c();

    “喂,对,我要报警!”

    “草!”经理一听朱飞是在报警,立刻慌了,连忙夺下了朱飞的手机,他身后的手下把朱飞给硬生生拖走了。我们三人都站了起来,但是无奈战斗力太有限,尤其是杨志浩,他自从刚才在语言上蔫了之后,整个人也蔫了,根本没有反抗。这一点让我恨失望,因为以杨志浩的身手,放倒两个人还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朱飞被拖到外面,虽然我们看不见,但是他猪嚎一样的声音我听的清清楚楚,外面乱成一片。

    我很纳闷,那个经理不是一点都不担心朱飞打电话的么,为什么听到朱飞说是打给警察他却要夺手机呢,他是希望朱飞打给哪个人?

    在包厢里面被按着,喘不过气来,脑子也昏昏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非常难过,那种憋得慌想要宣泄的感觉变得无比强烈,和那天被李亚洲给打了时候的的感受如出一辙。

    脑袋短暂空白之后,一个人走进了包厢,我开始以为是因为灯光太昏暗或者是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后来才肯定我看到的真的是我看到的。

    “李哥。”

    “都给我松开,什么玩意,给我滚出来。”说话的人是李亚洲,他竟然就是这家地下夜总会的老板,而他这句话我后来才知道不是说给那个经理听的,而根本就是骂的我。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他憋不住了

    李亚洲离开工地之后混的风生水起,刚一开始盘下的酒吧赚了不少钱,他也在圈子里面有了不小的名声,一个大老板找到了他,这家吴东不夜城也交给他打理。我之前听李亚洲说他的生意做的不错,没有想到的是靠这种变相的敲诈来营生的。逮到一个冤大头就疯狂的宰,和赌场杀猪一个道理。

    这让我更加讨厌李亚洲,感觉他肮脏,曾经对他一丝同情都没有了。

    但是李亚洲的出现却帮我们解了围,那些大汉和那个人模狗样的经理都不敢招惹他,结果是李亚洲一个人面对我们四人,期中包括刚刚被拖出来的朱飞。朱飞被暴打了一顿,委屈无比。

    “刘忠超,你他妈吃饱了撑着了是吧,来这种地方!”李亚洲瞪着我大骂。

    我很不服气:“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你个人渣!也他妈只有你这种人会开设这种场所来骗钱!”

    “哼,你还说我?没有你们这些傻逼,这种地方能他妈挣钱么!”李亚洲的脸上写满了不屑,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并不想把我怎么样。

    “我懒得跟你说。”

    李亚洲微微摇了摇头,好像很无语,然后转过头面对王风。

    王风不敢看李亚洲的眼睛,头就差没塞进衣领里面了。

    “操!”李亚洲毫无征兆的甩手抽了王风一个耳光,大骂,“什么玩意!”

    我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干嘛打王风呢。

    “刘忠超,你尽交的一些什么朋友,全他妈给我滚蛋!”李亚洲聊下一句话,然后气呼呼的进了那个肮脏简陋的吴东不夜城。

    我没有弄懂李亚洲这句话的含义,但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来不及多想。没有赔钱的我们如遭大赦,灰溜溜的离开了这个原本以为可能满足我们最原始欲望的地方。

    一路上,大家心里都不痛快,四个人没有打车,而是一路上晃着回学校。朱飞的脸肿着,至始至终没有抬头看我们一眼。杨志浩则是很淡定,路上唯一的一句话也是他说的:“我感觉这个人还不错,就是你说的那个妓女的男人。”

    我没有理睬他,后来一路上就再也没说话,夜,安静的吓人。

    到了学校门口,已经是深夜,睡得迷迷糊糊的保安大叔还是开了门,喊了一声:“你们三个就不能干脆到明早再回来?”

    这时我才发现,王风没了,走着走着没了人影

    朱飞脸上有伤,好几天都窝在宿舍里面上网,一步都不迈出大门,我每天给他带饭。杨志浩恢复了篮球训练,总是臭汗淋淋的回来,杨纯不断的在qq和人人上更新状态,回味着她和杨志浩的美好过去,我看了不少杨纯贴出来的照片都大为感动,可是杨志浩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平静的异常。

    yuedu_text_c();

    这天,朱飞像往常一样,玩了两盘dota之后吃我打包回来的回锅肉盖浇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站了起来,来到我身边:“我想去上次那个公寓?”

    我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上次上楼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我很熟,不对,好像是我很熟的一个人,我要确认一下。!”

    那天我和朱飞跟着张娟到了那个公寓,的确看到了三个中年男人一起上了楼,而且可以肯定就是他们三人保养了张娟她们。

    “你很熟?”我本能的联想到了朱飞的父亲,他那个肯定是贪官的父亲。可是一想不对,朱飞的父亲我见过不止一次,那三人中肯定没有他的父亲。

    “是的。”

    “是什么人?”我追问。

    “你别问了,你不是也想去做点什么吗?”

    朱飞像是在诱惑一个有共同敌人的人就是朋友的坏蛋,为了共同的利益来完成一件让人不齿的事情。可是经过那次和王风去安装窃听器的事情之后,我就已经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欲望去做什么了,因为我找不到出发点,甚至找不到自己想要什么结果了,去了完全没有目的。

    “你告诉我是谁!”

    “我不想说!”

    “那我不去!”

    朱飞丢下了盖浇饭,冷冰冰的说:“你不去,我自己去!”

    无奈,我还是由于某种内心深处的驱动和朱飞一起出发了。

    我们再次到了那个让我感觉恶心又奇妙的地方,可是发现那个房子已经换了主人,张娟她们已经不在里面住了。肯定是我上次和王风去安装窃听设备被察觉了,他们转移了地方。

    “他们挪窝了!”本来不想过来的我发现是这么一个结果,有点失望。

    “不行,我必须找到他们。”

    “找他们干什么?”

    “我不相信他是这种人!”朱飞义愤填膺。

    “谁不是哪种人?”

    “你别管。”朱飞撂下了我一个人。

    我只能猜测着朱飞所说的那个人是一个和他父亲贪污有关联的人,说不定是合伙贪污的,那人肯定和朱飞父亲关系极好甚至可能是同一个部门的,那么那个人如果在外面和其他人一起包养了女人的话,他肯定贪污了,那样可以间接的证明朱飞的父亲也不是什么好鸟。

    虽然我感觉朱飞已经在心底隐隐认同了他父亲是个贪官污吏,但是他肯定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不管朱飞的父亲再怎么混蛋,肯定在朱飞面前都是装的一本正经,铁面无私的。不然朱飞的心里也不会那么难过,这种难过完全是由于信仰的崩塌导致的。可是我感觉他好傻,真的找到了那个他熟悉的人证明了又怎么样,进一步让自己痛苦,就不能骗骗自己,何苦一定要把所有肮脏的东西都撕开心里才痛快?

    而因为朱飞说有熟人,我的好奇心再次被勾起,而且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