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有点脏-第7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几天我回过几次住的地方拿东西,发现张娟已经不再回来了,反而更加想找到她们的下落。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朱飞所熟悉的那个人下手,去找到她们新的落脚点,但是朱飞死活不肯说,也不再和我提这件事。我知道,想知道张娟到底怎么样了让我再次变得急切疯狂。

    要找到张娟还有另外一个突破口,就是那个我好像见过的学生妹。

    我决定再去找王风一次,让他找黑客再次把我们学校学生的资料全部弄出来看一遍,也许是我上次看漏了。

    自从吴东不夜城的事情之后,足足半个月王风都没有在学校出现,也没有去宿舍。我在他一直兼职当吉他老师的琴行找到了他,他头发油腻,一脸的痘子,很难想象那些学生还面带仰慕的听着他讲课。

    王风看到我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书,慌慌张张的把我拖出了琴行。

    “刘忠超,我知道我错了,你饶了我行不行,我这辈子都没脸再见你们,你干嘛还来找我,非要惩罚我么。”王风一到外面就发疯了一样,非常抓狂。

    我冷笑了一下,那天我就感觉不对劲,只是潜意识里不愿意往那个方向想而已。

    “哼,我犯得着么。”我故作深沉,即使我不肯定王风到底干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人就像一个容器,能承载的东西总是有限的,总有再也装不下的一天。

    王风他憋得太痛苦了,他再也憋不住了。

    崩溃的王风蹲在地上,痛哭起来。他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原来那个吴东不夜城的经理他认识,他之前在酒吧驻唱的时候认识的。那天是他故意把我们带到吴东不夜城,他和那个经理商量好的,故意要吭朱飞一笔。他和经理说好的敲到的钱四六分账,他四那个经理六。

    “那个三轮车夫你也事先沟通了?”

    王风摇头,泪水迎风飘摇:“没有,那一片的三轮车夫拉客都会送到吴东不夜城,吴东不夜城给的小费回扣多。”

    “你够黑的,一下子想敲诈朱飞这么多钱。”

    “反正他的钱是他爸贪污来的。”王风想要反驳,可是刚说了一句又蔫了,眼泪哇哇的流出来,“是我不对,我是王八蛋。”

    “你干嘛不直接找朱飞借?”

    王风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鼓得像个蛤蟆,憋了半天才开口说:“我也不知道。”

    说完,王风哭得更惨烈了,我叹了一口气,难怪那天李亚洲抽了他一个耳光,还骂我尽交的什么朋友了。看着琴行前面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心中一阵抽痛,感觉整个世界都暗淡了几分,有点冷,再怎么紧衣服也无济于事。

    “别哭了,李亚洲没捅破,你不说我和朱飞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你们不知道?”

    “但是能感觉得到。”

    王风再次低下了楼,无话可说,我本来要找王风说寻找那个学生妹的事情的,但是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我并不生气,但是知道事情和想象中的一致的时候还是不能悲伤,我不愿意多看王风一眼,一个人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那笔钱没有黑到,王风开店的梦想破灭了,破碎了的还有一些其他东西。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神秘监控台

    学校里面的尴尬关系,包括王风故意敲诈朱飞这件事情都让我不敢去学校了,我怕我自己会说漏嘴,而且我总感觉自己好像对不起朱飞。因为王风那次骂得没错,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少占朱飞便宜。

    在外面住的地方呆了好几天,张娟和李亚洲再也没有回来过,房子里面冷冷清清的。而吴东科技大学的王晓轩最近也没影了,根本见不到人。偌大的空间里面,就剩下我一人,感觉无比的空虚孤独。

    人对空间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奇感的,他们都不在,这让我对那两个一直紧闭着的房间充满了无数的幻想。

    张娟和李亚洲生活的房间我进去过几次,但是从来不敢在里面呆时间太长。

    趁着没有人,我打电话给了王风。

    因为我没有说出王风敲诈朱飞的事情,所以王风很乐意为我干活,而我心理也不再在意那些让人心生寒意的东西,只是我和这些最亲密无间的朋友之间有了不可抹去的隔阂。

    yuedu_text_c();

    王风带来了一整套工具,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他的开门技巧更是出神入化。

    不到一分钟,就打开了张娟和李亚洲的房间。

    “搞定!”王风得意的笑了一下,无比猥琐的看着我,“里面的东西你可千万别拿,太容易怀疑你了。”

    我抽了王风一个脑瓜子,骂道:“想什么呢,去,把那间也给我开了。”

    王风没有生气,转身去把王晓轩的房门也给开了,但是这一次他耗时足足半个小时才搞定,这段时间我刚好煮了个面条吃了一下。

    “忠超,这房锁和你们的不一样。”

    “水平不行就是水平不行,废话什么。”

    “真的,这锁价格起码是你们那两个房间的十倍。”

    “懒得理你。”我给王风盛了一碗面条,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对他说,“给你五分钟,吃完给我滚蛋。”

    王风叹了一口气,显然对我的爱答不理很不开心,但是因为心里有愧,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把一套工具收拾好之后,面也没吃就走了。我也没有留他,让他把我事情办好了,我才不愿意和他套什么近乎。

    临走之前王风想开口和我说什么,但是看到我冰冷的表情也就没开口,郁郁寡欢的走了。

    王风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张娟的房间。

    这个房间很长时间没有人了,但是里面还是一股浓烈的气息,那是张娟身上的味道,我再熟悉不过。进了房间,我好像到了自己的房间一样,在张娟和李亚洲睡觉的床上摆上了一个大大的大字。

    这张床好软,躺在上面,下身不由自主的就勃 起了。这个时候,真想和张娟来一次。

    躺在这张床上,脑子里面很乱,想的东西琐碎无比,无法窜成一条线。我点了一支烟抽完之后就感觉累了,想睡一觉,可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一想到李亚洲和张娟在这个床上无数次的**,我的心里就有一团火。

    无法睡觉的我只能悻悻的起了身,把房间里面的小物件挨个把玩了一遍就出来了。

    张娟的房间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东西,王风还担心我会偷东西,这个房间里面根本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

    到了客厅,感觉肚子又饿了,于是把王风没吃的那碗面给吃完了。就在我放下碗打饱嗝的那一刹那,王晓轩房间那开了一条缝的门像是在召唤我一样,让我前去一探究竟。本来对王晓轩房间的好奇并不是很大,他很少来,只不过是一个想和张娟睡觉但是又不敢也没成功的垃圾大学老师,他的房间估计连个避孕套都没有。

    但是当一扇门给你开了一条缝的时候,只要你不知道里面真正有什么,你一定会无比的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我推开了房门,走进了王晓轩的房间。

    这个房间比我想象的还要简单,一个床,上面两条叠放整齐的被子。这个次卧里面连一个壁橱都没有,里面所有的东西一目了然。原本以为里面会有基本装逼的书来着的,结果空落落的除了一台老式的台式电脑,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结果不免让人失落,王晓轩怎么说也算是个有点地位的人了,怎么还用这么老的电脑。那显示屏丢到垃圾堆恐怕都没有人要!

    好不容易进来了,就这么走了,不免扫兴。于是我把注意力盯上了房间里面唯一可以吸引一些注意力的那台电脑,也许他电脑里面会有毛片什么的,不知道他设置了密码没有。

    我坐在了电脑前,弯腰准备开机的时候才发现他妈根本没有主机,感情这里就一个破显示屏。

    “草!”郁闷的我狠狠的拍了一下电脑桌。

    忽然,显示屏就亮了,吓了我一跳。可是,更吓人的是屏幕上的内容。

    这他妈竟然是一台监视器,屏幕上的镜头让我浑身打颤。

    王晓轩在监视我们!

    监视器上显示着我的房间,张娟的房间,卫生间,客厅里面的一切!

    我脑袋短暂的一段空白之后,慌忙的逃出了这个房间,自己的东西一点都没拿就跑出了小区。

    yuedu_text_c();

    这一切都让我无法接受,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王晓轩为什么要监视我们,他什么时候在这里装了那么多的隐形探头,我和张娟偷情的事情,张娟和李亚洲的事情,这个房子里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了?他甚至知道我把银行卡放在什么位置,知道我笔记本和qq的密码,越想我越感觉可怕,小腿一个劲的哆嗦。

    本能的我想要报警,可是发现报警太愚蠢了。

    生活变得暗淡和混乱,而我发现自己没有求助的地方,一个人不敢回出租屋,甚至不敢一个人在外面晃荡,受了惊吓的我回到了我不想回的宿舍。相比外面让我六神无主的一切,这里还有一丝安全感。

    朱飞脸上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杨志浩的身体明显的变得强壮起来。

    对于我的回来,两人视而不见。

    我们之间一句话不说,但是宿舍还是让我渐渐恢复了平静。躺在床上眼看就要睡着,忽然听见了杨志浩猛捶床板的声音。

    “怎么了?”我连忙问。

    杨志浩没有回答我,气呼呼的冲出了宿舍。朱飞表情诡异的指着他的电脑屏幕,对我说;“自己看。”

    我凑上前去,看到了杨纯刚刚更新的一篇名为《杨志浩,贱男给我滚》的日志。

    对杨志浩爱得极深的杨纯终于疯狂了,在人人上痛骂了杨志浩,日志内容让人不敢相信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写出来的。我一面庆幸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一面替杨志浩难过。

    杨纯这日志会被我们学校里面绝大多数人看到,杨志浩以后别见人了,这日志的杀伤力绝不亚于被爆出了艳照门。

    “杨纯也太过分了!”

    在我感慨的时候,我隐约看到朱飞在旁边偷笑了一下。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再一次跟踪

    整个宿舍里面,我唯一能够真正面对起来轻松的人恐怕也就剩大黑杨志浩了。我真心认为他是一个爷们,所以看完那篇日志之后我就冲出去寻找杨志浩了,想安慰安慰他。

    杨志浩这种猛男,你这辈子如果看到他哭一次,你就感觉很幸福。因为,你会感觉到,在悲伤面前,大家是多么的平等。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大黑哭,他哭的那么伤心。

    在我们经常拿着烧烤架烤香肠喝啤酒的天台,杨志浩哭得像个二百五,嘴巴张得贼大但是却没有声音,眼泪一窜一窜的的往下淌。看着他这样的男人也有这么苦逼的时刻,我心中竟然有一种满足感,一直自认为是弱者的我这才明白,生活面前,大家都是弱者。杨志浩这一类看似坚强的人,只不过是比我更加会装罢了。

    说是来安慰杨志浩,可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就像当初我和蔡优优分手的时候,不愿意听到任何人来安慰一样,此刻的杨志浩并不想我说什么虚伪的话。

    于是我就到楼下买了一箱啤酒和一些小吃上了天台。

    当我上楼的时候,朱飞也上来了,刚好碰到了一起。我能感觉到他并不是真的担心杨志浩,我不认为我是小人目光。

    当我把啤酒搬到大黑面前的时候,他已经不哭了,抹干了泪痕的杨志浩依靠的墙角一声不响。本以为他会拿起啤酒猛灌的,但是他看都没看啤酒一眼。真正伤心到极点的人是不会用酒来解愁的,因为伤心已经使人没有了魂,根本不知道要去排解。倒是朱飞拿起了酒套在嘴上喝了起来,而心情不至于那么悲伤却也很不痛快憋的慌的我也吹了一瓶。

    朱飞喝完了酒,拍了拍杨志浩的肩膀,像一个老大哥一样:“大黑,别难过,刚才我已经打电话给杨纯了,她把日志删了,没有几个人会看到的。”

    杨志浩抬眼看了朱飞一下,表情阴森,没有说话。

    “你喜欢她为什么不和她继续呢?如果不是这么爱你,她也不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朱飞开始语重心长,像极了一个历经沧桑的过来人,“你可以追逐你的梦想,但是你得对你的梦想有信心,你应该坚信你可以带着杨纯过上好日子。不要因为太爱反而放弃,爱就应该勇敢承担。杨纯是一个女孩子,你应该看开点,多多包容她。别生气了,我已经打电话和她说了,待会她肯定跟你道歉。你们既然相爱就应该努力好好在一起,何必互相伤害呢。”

    朱飞像一个传道者,道貌岸然的样子让我心生恶心。

    如果当初杨志浩假意和杨纯分手的时候你站出来的话,他们也不至于闹到这一步。杨志浩怎么不想和杨纯在一起,还不是因为你的一直不肯松口,你早一点说,他们早和好了。此刻,我真的希望那天李亚洲不要出现,王风成功的骗走了朱飞的钱。这个小白班长越看越像个贪官的儿子,不对,他就是贪官的儿子。

    杨志浩笑了笑,朱飞站了起来,拎着一瓶酒:“我不说了,你心里想要什么你自己清楚,别再伤害杨纯了。”

    yuedu_text_c();

    撂下这些话之后,小白朱飞就一个人走了,留下我坐在杨志浩身旁。

    果然像朱飞说得那样,杨纯给杨志浩打来了电话,杨志浩的电话响个不停。

    “大黑,你肯原谅杨纯?”我非常疑惑的看着杨志浩。

    “忠超,我太傻了。”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杨志浩站了起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拿起我刚刚喝完的一个空瓶子狠狠的摔了个稀巴烂,然后接通了杨纯的电话。

    喜洋洋组合真的和好了,即使杨纯删除了那篇日志,这件事情还是广为流传,大家看待他们的眼神非常复杂,那种眼神我估计不少于惊诧,讽刺,叹服,无语等四种添加剂。

    两个原本相爱的人终究还是在一起了,杨志浩天天去练球,杨纯给他买饮料,用心相印面纸给他擦汗。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开房,两人死活也不再分开,可是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爱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状态了。

    以前我羡慕他们着一对,现在,我庆幸我没有他们这样的爱情,即使我的情况其实更糟糕。

    杨纯回到杨志浩的怀抱之后像是一个常年得不到父爱的孩子再一次见到了亲生父亲,天天都能变着花样得来给他们的相处增加作料。我不是王晓轩,不懂什么心理学,但是我相信杨纯这种过于的温柔多少是因为她做了一件不可挽回的蠢事,她心虚,她愚蠢的想要弥补。

    学校一年一度的十佳歌手大赛再度开罗,对这种节目根本不感冒的我们被杨纯给强行拉过去了。她认为我们是杨志浩最好的朋友,她喜欢杨志浩所喜欢的一切,她认为和我们打成一片是必须的。但是他不知道我们宿舍四人是多么的不想聚在一起!

    我,王风,朱飞,还有喜洋洋组合去了学校的大礼堂,去看学校所谓的明星。

    来之前,杨纯一路上给我们补习了很多功课,把那些风云人物挨个先吹了一遍,生怕我们到现场一个都不认识显得太寒碜。而在她嘴里,上一届的十佳歌手第一名苗倩简直就是一个神话人物。说那个女孩如何如何的漂亮,多少吴东大学的男生为之疯狂却不入她的法眼,这个叫苗倩的女孩还在一部很红的穿越剧中演了一个说了好几句台词的丫鬟,羡慕死了多少吴东科技大学的女生。

    我心里很好奇女孩是怎么想的,这样的女孩应该是我们男生更感兴趣吧,她们怎么不是嫉妒,女人们什么时候能够这么统一战线,替别人感觉光荣了?

    这一次大礼堂被打扮的惊人的的漂亮,灯光,音响,舞美都让我感觉好像到了湖南卫视的录制现场。

    大礼堂门口拉着三道气球拱门,这一次学校的十佳歌手大赛竟然拉倒了如此庞大的赞助,而且市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的采访车竟然也来了,路上的人都纷纷说这完全是冲着在穿越大剧中饰演了角色的苗倩来的。这让我也有点想要一睹那个被女人们都供奉在嘴上的女人了!

    王风作为一个资深的吉他高手曾经学校十佳歌手大赛的评委,自然知道的比杨纯要多的多,可是一直牛逼很多的他这一次安静的很。因为我们这些他的听众已经不能让他那么放松了,他沉默得像个大腕。

    在和一群人挤进了大礼堂之后,我们发现,因为有大型企业赞助有电视台来采访,大礼堂的第一批放满了鲜花和矿泉水,来了不少学校的领导。而朱飞好像认出了了那些领导当中的某个人,嘀咕了一句:“搞什么,他怎么会来这种场合?”

    我扫视了一圈,发现就坐的人当中有一个梳着一丝不苟大背头和两旁人有说有笑的中年人很眼熟,我肯定在哪见过.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我有你裸照

    没错,那个人我认识。他是那三个人之中的一个,朱飞认出了这个中年人,说明他那天看到的肯定也是这个人。这就是他嘴里说的那个他很熟悉,但是他不相信他会干那种事情的人。

    现在我可以肯定了,那个人肯定干了朱飞所不希望的事情。我快步走了上前,故意绕到中年男人的前面,偷瞄了一眼他面前的铭牌。牌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朱奉军。看他左右逢源的样子不像是我们学校的领导,因为坐在他旁边的校长正在一个劲的讨好他。

    朱飞很熟,这个人姓朱,难道他们是亲戚。

    我心里有很多疑问,但是也来不及求证,杨纯拉着我们坐在了左侧靠近过道的位置,朱飞就坐在我旁边,摆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我的注意力却一点都不能放在台上,这个朱奉军的出现意味着我可以找到张娟的下落。发现王晓轩一直在监视我之后,我不敢再回那个出租屋,但是诸多疑问让我心有不甘。我一直在找的那个女生没有找到,但是碰到了朱奉军也好,这样我至少有一个可以着手的点了。

    “快看,苗倩出现了!”杨纯忽然大叫起来,兴奋的像吃了氯化钠一样。

    “她!”坐在旁边的朱飞瞪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

    我连忙抬头,看到那个身姿曼妙的十佳歌手第一名,吴东大学的大明星之后,我笑了。笑这个被其他女人供奉在嘴上的女人,笑朱飞的自欺欺人,笑坐在主席台的朱奉军!

    yuedu_text_c();

    这个苗倩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女孩,她和张娟一起,是被包养的三人之一。而坐在下面道貌岸然的朱奉军就是包养了苗倩的人,或者说是人之一。我不知道那三个人和张娟她们是一对一的,还是大家共用三个人,总之,什么样的可能性都不为过。

    我转过头看着朱飞,笑了笑:“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朱飞白了我一眼:“你说什么,我不懂。”

    “你不懂,你脑子里面有大便么,你不懂!”气氛的我大骂了他一句,气呼呼的离开了。

    “哎,刘忠超这是怎么了,别走啊。”杨纯像个和事老一样,不知所以的就想要缓和气氛,但是我一把甩开了她的手臂。

    出了大礼堂,我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点着了烟。路过我身旁的人都暗暗的骂一句傻逼才走,我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直胆小怯懦的我这一刻竟然不害怕有任何人会因为无法容忍我的装逼而跟我动手。

    在门口抽了半包烟之后我扭头再次进入了大礼堂,等到苗倩那首《万物生》唱完之后,我就快步跑到了后台。

    “你谁啊!”苗倩刚刚下台,不像在台上那么斯文,见我挡住她很不耐烦。

    我冷笑了一下,曾经像苗倩这样的女神我这样的吊丝看到都得绕着走,因为我心里虚,自卑。但是这一次,她的气场再也不可能让我退让,我歪了歪脑袋,声音低沉道:“**,你喊**喊,张娟呢?”

    一听到张娟的名字,苗倩就有点懵了,旁边想要为美女出头的几个汉子也因为我这霸道的脏话而犯怵了。

    苗倩慌张无比的拉着我的胳膊,把我往外面拽。

    到了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大礼堂里面嘈杂得声音把外面的冷衬托的更加明显。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苗倩语气颤抖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说该什么,因为我没有必要跟她解释什么:“你管我,告诉我,你们现在落脚的地方在哪?”

    “凭什么告诉你,我们的事情关你什么事!”

    “草!”我一把揪住了苗倩乌黑的头发,把她推到墙角,“凭什么?凭我有你们**的裸照行不行?”

    苗倩狼狈无比,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是你在我们的公寓里面装窃听设备的?”

    “你们的公寓?你他妈还很有归属感嘛!”我松开了手,嘲讽着说道。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就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我没办法啊,李哥,我和张娟的好姐们,她经常跟我说起你。你饶了我吧!”苗倩哀求着我。

    她把我当成李亚洲了,我这样子像一个黑道分子吗?

    “你的死活关我屁事,你们挪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就是要找张娟,你带我去!”

    苗倩把我当成了李亚洲,可能是听张娟说过李亚洲的事情,她非常的害怕。此刻的我即使长得再猥琐再弱不禁风,在她眼里也是可怕的。苗倩被我逼着带路,在路上她告诉我,那次我和王风去安装窃听设备被发现了,朱奉军他们三人就立刻转移了地方,住到了另外一个公寓里面。因为这事情,她们三个女孩被打了好几次逼问了很多,但是最终朱奉军他们三人还是相信了她们。

    而这三个中年色棍的身份我也总算搞清楚了,朱奉军是吴东市新区民政局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刘建东,是外面做生意的一个大老板,另外一个叫谭国山,是工商局的副局长。

    谭国山?工商局的副局长?那不是王晓轩的老丈人么!

    这下子,我心中几乎所有的疑问都恍然大悟,王晓轩监视我们是为了整他的老丈人!他妈的!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好一个滛窝

    苗倩带着我去到了他们新搬进去的公寓,这里的环境档次一点不比他们之前住的差,而今天那么多人去给我们学校的十佳歌手大赛捧场的确是冲着苗倩去的,不过赞助商和电视台的人都是因为朱奉军的关系才去的。那个朱奉军对苗倩还真够一往情深的,做戏做的这么到位。

    “诺,就是那个亮灯的,303。”苗倩指着公寓,对我说道。

    yuedu_text_c();

    我瞥了一眼,咬了咬牙就往里面走。但是苗倩却没有跟上来,我回过头:“干嘛,走啊!”

    “李哥,我没骗你,张娟真的在里面呢,你放过我吧。”苗倩苦苦哀求。

    对于这个苗倩其实我不是那么感兴趣,她和我乱糟糟的现状其实没有什么自己关联,我想上楼的目的我自己都没有搞清。苗倩带我来到这里,她对我来说也就没有了任何作用。

    “滚!”

    我骂了一句,自己上楼,可是苗倩又追了上来,抓住我的手:“李哥,把裸照给我,求你了。”

    我他妈哪有什么裸照,本来就是胡诌的,那天和王风什么都没干就被公寓里面的反监听设备给吓跑了。再说了,我有哪些东西的话也不会给苗倩,我要里面三个王八蛋不得好死,这是他们睡张娟的代价。尤其是朱飞熟悉的那个朱奉军,还有就是王晓轩那个狗日的老丈人谭国山,他妈的,都该死。

    “没有!”我甩开了苗倩,大步的走了进去,苗倩犹豫了一阵子之后扭头跑了。

    到了303室门口,我毫不客气的砸起了门。

    这一刻,我就是一个疯子,这种疯狂总算回答了一个我一直不敢回答的问题,我爱上了张娟,爱恨交加!

    可是房间里面的人却死活不开门,狂躁的我破口大骂,能骂多损就多损,旁边的住户听到了都开条门缝偷看。防盗门被我敲的轰轰响,里面的人不开门,气的我抬起脚一阵猛踹。

    “张娟,你个婊 子,给我出来!”我大吼着。

    忽然身后一只手猛的搂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楼下拖。

    是王晓轩!

    “狗日的,你总算露脸了。”我一直被拖到小区外面才挣脱了王晓轩的手,和王晓轩扭打起来。

    王晓轩身材并不比我高大多少,而暴戾的我因为心里太多的委屈爆发出了为强大的力量,把王晓轩按在地上一阵猛捶,把他的嘴角和鼻子都砸出了血。

    “傻逼,你打够了没有!”王晓轩用脚把我蹬开,大喊,“张娟不在里面!”

    “你骗鬼呢。”我喘着粗气,还要上去打王晓轩。王晓轩撒腿就跑,被我打怕了,死活也不敢停下来。一路跑,一路喊着话。

    “你个傻逼,张娟那样的女人你也玩真的,她不就和你睡过几次吗。”

    “她除了钱什么都不认你知不知道,给钱就能睡。”

    “我又没对不起你,你别追我了。”

    “刘忠超,你坏了我的计划!”

    我听不清王晓轩说什么,或者说我并不想知道他说什么,心里无比憋屈的我只是想要宣泄,就是想要揍死王晓轩这个王八蛋。可是我跑不动了,王晓轩的身影越来越远,我扶着路边的车子瘫坐下来。

    “妈的!”我哭了,莫名其妙的。

    瘫坐着哭得像个孙子,好一会之后才恢复了力气,我没有再去追王晓轩,我想见张娟。回过头再次往那个小区走,却刚好看到了张娟。张娟的确没有在这个公寓里面,她穿着红色的妮子衣服,踩着镶钻的高跟鞋正往小区里面走,这一身行头是她一直放在家里的,她应该是刚刚回了出租屋。

    看到了这个让我疯狂沉迷的面孔,我的心头再次像被堵了一团火,烧得慌,嘴里和鼻孔里面都火辣辣的。我默不作声,跟着张娟。张娟果然去了那一幢,上楼,到303门口。

    张娟刚要敲门,门就开了,一个男人一把给张娟给拉了进去,看到这一幕的我也猛跑两步,一头扎了进去,把几乎就要反锁起来的防盗门硬生生给撞开了。

    张娟被我撞倒了,那个拉张娟进门的中年男人拿着一把枪对着我的脑门就砸了过来。

    &nnsp;

    0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张娟自杀了

    yuedu_text_c();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很惊奇的是我没有被五花大绑,嘴巴也没被胶带给贴了。我就躺在这个陌生的卧室的地上,灯开着,张娟坐在床边低着头看着我。

    “你醒了?”张娟看着我,她的左眼肿得老高。

    “他们打你了。”我脑壳有点晕,吃力的想要站起来。

    张娟搭了把手,把我拖到床边,指了指墙。我看了过去,白墙上有一行签字笔写的字“别出声,会死!”

    在墙下面的电视柜上还有几颗暗黄的子弹,让我心中一阵震颤,相比刚才的疯狂,被砸了一下子之后的我反而冷静了许多,恢复本性的我是那么的懦弱。砸晕我的人可能是找不到绳子绑我,但是他这一行字和几颗子弹的效果更好,我一点拼一把的胆量都没有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攻心吧。

    张娟赤着脚,不仅脸上有伤,身上也有。显然,她被打得不轻。我看着这个让我生活乱作一团麻的女人,说不出此刻心里的滋味。张娟笑了笑:“高跟鞋下面被王晓轩给掏空了,装了窃听器。这里有反窃听设备,刚才你被砸晕后警报就响了,不然我也不会被打这么惨。”

    “什么?”我没听懂张娟的话。

    “应该是上次我和你在你房间**的时候王晓轩装上的,那天回来的不是李亚洲!”

    “你知道王晓轩在监视你?”

    “监视?算知道吧,他搬到那里就是为了监视我的,他要整他外面的谭局长。”

    “谭国山?”

    “你怎么知道?”张娟好奇的看着我。

    “那是王晓轩的岳父!〃

    “哦,是么。”张娟没有显得惊讶,反而很淡定,漠不关心。

    王晓轩心里的不平衡都是由于他那不开心的因缘,也是由于他父辈那一代人这一辈子的勾心斗角、我完全是一个撞着了大便的倒霉蛋。

    王晓轩的父亲和谭国山是老同学,也就是这样的老同学之间才会有这么多的尔虞我诈。同学,一个可怕的名词。

    “上次王晓轩找你代课就是想把你支开,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原来一直都在跟踪我。他想找到谭局长的把柄,可能是等不急了,那天找到我,让我帮忙。”

    “你不是说他当时想和你发生关系的么?”

    “王晓轩也看不起我,我愿意他也不会,他嫌我脏,谭局长他们做事情非常谨慎,王晓轩找不到铁证。当时我不跟你说,是因为这件事情和你没什么关系,其实这些事情一直都和你没有关系,你搅和进来只能说运气不好。”张娟把床边的烟摸到手边点了起来。

    “我是倒霉!”我苦笑,把性玩成了请,玩得自己都凌乱了。

    “刚才外面那么吵,怎么没有邻居报警?”我很好奇。

    张娟不以为然:“报警了也没用,他们打个电话,警察就不会过来了。”

    “操!”我忍不住大骂。

    “你别害怕,你是大学生,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我死了没有人关心,但是你不一样。他们也怕!”

    “那我还得感谢我这个大学生身份咯?你死了没人关心?”我表情阴冷的盯着张娟,“没人关心你的死活,我他妈还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你也就这种时刻还有点男人的气质。”张娟玩味一笑。

    这句不知道是夸我还是骂我的话,让我无地自容。

    “大学生,你果然是爱上我了。”张娟抬起手摸了摸我的下巴,有点自得的样子。

    我拍掉了她的手:“做梦吧你,我爱你?”

    yuedu_text_c();

    “你心里知道。”张娟一点都不生气,“他们待会和你谈什么,你都答应他们就好了,他们给的好处你都拿着,其他的一概都说不知道,他们会放过你的。”

    我有点相信张娟的话,因为我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也没有那个能力把外面的这些大人物怎么样。他们把我放了,让我闭嘴就好了,至于以后,他们更加谨慎一点就好了。

    “谭国山知道王晓轩在查他吗?”

    “当然不知道,你认为我会跟他们说么?”

    “现在外面几个人?”我问道。

    “四个,其中还有一个我的姐们,晓红。”

    “除了朱奉军,谭国山,还有一个是什么人?”

    “你还知道朱奉军?你知道挺多的,他们要是知道你知道这么多,恐怕不敢随便放了你了,你待会可别傻乎乎的表现出来。”

    “那我怎么表现,你认为我像你们这些**一样擅长演戏么?”

    “你就说你是我以前的男朋友,说被我骗了。说不定他们还会给你一笔钱,我刚才已经这么跟他们说了,他们信了。”

    “哼,真精彩。”

    “随便你。”

    “还有一个是什么人?”

    “刘建东,做生意的。”

    “狗日的!”

    就在我骂出这句话之后,卧室的门被推开了,那个用枪把我砸晕的人进来了。他就是张娟说的刘建东,他对我挥了挥手:“跟我出来。”

    我犹豫了,心跳急速加快,无辜的看着张娟,竟然希望张娟能把我。真可笑。张娟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跟着刘建东走了。客厅里面我看到了谭国山,还有刚刚从我们学校参加完十佳歌手大赛的朱奉军,还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女人叫晓红,她的目光很冷,和朱奉军在合计什么。

    刘建东把我带到了小区楼下,一句话没跟我说,我走在他前面像个在学校做错事被老师罚的小学生。

    到了楼下,刘建东打了一个电话说:“过来吧。”

    很快,一辆凯美瑞开了过来,车子里面下来一个健硕的黑衣汉子。

    那人一辆从容的笑意,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会过来的人是他,李亚洲!

    李亚洲瞄了我一眼,然后对刘建东说:“刘哥,怎么不小心点。”

    刘建东吐了一口吐沫,骂道:“谁知道会冒出这么个小白脸,还是他妈一个大学生。我玩的一个小妞以前的姘头,交给你了,就按我刚才电话里面说的那么办。”

    “好的,刘哥,放心吧。小事情,没什么大碍。”

    刘建东很信任李亚洲,踢了我一脚,骂了一句:“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