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女秘书-第1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X奴女秘书》

    正文 1

    巧音一踏进办公室就莫名其妙地受到同事们的道喜,直到她坐到座位上,那些同事还是围着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巧音,恭喜你。”“升官了可要请客呦!今天晚上你可跑不掉了。”“谁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你们不要逗我啊。”巧音满脸的疑惑。“据可靠消息,你就要到总经理办公室高就了,嘻嘻。”一位同事嘻笑着告诉她。“巧音,以后和总经理在一起,可得多个心眼啊!”一位年龄大的同事提醒她。“停……你们是说我要做总经理秘书喽?”巧音被同事们东一句,西一句吵得头昏脑胀的,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感觉她们不像是在开玩笑。“当然喽,今天人事处贴出公告,说要升你做总经理秘书。”一位同事解释给她听。“总经理不是有秘书吗,为什么叫我过去?”巧音满脑子问号。“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管那么多干嘛,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嘛。”“就是,拿人薪水替人办事,只要有钱赚就行了。”

    “真羡慕你,我要是你就好了,薪水又多,又不用天天被人呼来喝去的。”“巧音,还是不要去了吧,听说总经理和好几个女职员都有暧昧关系。看人的眼神也色迷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太土了吧!要是换了我,只要能拿到钱吃点小亏也没什么。”

    巧音听着同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个不停,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怎么会突然被调去做总经理秘书呢!全公司够资格的人数不胜数,为什么偏偏选中自己呢!围在巧音身旁的同事们在人事处长进来时,纷纷快速地回到原处。人事处长一看到巧音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巧音,总经理办公室上任秘书因为个人原因递交了辞呈,如果聘请新人的话,短期内不可能进行实质的工作,因此公司决定从内部选拔人员。你的表现相当出色,总经理对你也是赞不绝口,认为你最适合作他的秘书,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新的岗位上发挥才能了。”“谢谢处长,我……”虽然已经从同事嘴里知晓了,可是当处长向她下达正式通知时,巧音还是激动不已,这可是比以前多出三倍的薪水呦,而且还拥有一间私人办公室。人事处长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你可以的,好了,收拾一下,下午搬过去。”当天下午,巧音就搬进了她的新办公室,坐在了她的新座位上。可是还没等她看清楚房间的布置,桌上的铃声突然响起。“巧音小姐,请进来一下。”总经理——卢丰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放下电话,巧音急忙站起身来,向隔壁卢丰的办公室快步走去。巧音推开门,办公室空无一人,她又向前走了几步,四周也没有他的身影,难道他不在!她转身退回去,可就在她轻推大门时,突然发现大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她不禁有点慌了,使劲拉着门把,大门纹丝不动,任她怎么拉也拉不开。“你在干什么?”一道柔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巧音惶急地转过身,看见卢丰站在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支钢笔,正眼里含笑地望着自己。“嗯!一定是在我进来的时候,他正巧弯腰去捡钢笔,害得我还以为见鬼了呢!”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巧音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还以为您不在呢,就想先回去等会儿再来,可是这门却怎么推也推不开,我,我就……”卢丰看着那张因出丑而羞得红扑扑的脸蛋,眼中的笑意更深了。早在通知她进来时,他就躲在桌子底下,为的就是想一睹她六神无主,惊慌失措的样子。卢丰缓步上前,在几乎要碰到她时停下来,歪着头打量着她。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脸蛋粉嫩光滑,弯弯的眉毛下,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藏着羞意,一对小巧的鼻翼微微翕动着,连带着薄薄的嘴唇散发出一股醉人的清香。光看那欲流的眼波,就够让人魂不守舍的了,他不禁幻想起她在他身下婉转应承时,那双大眼睛又会是何等的春意荡漾。“总经理,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巧音明显地感到呼吸不畅,特别是那双不停瞄向自己胸部的目光,更是使她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她隐隐感觉到那目光中好像含有一种原始的欲望,她不由慌乱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可他也跟着踏上一步,身后就是紧闭的大门,她已退无可退。紧挨着冰冷的大门,巧音想起同事的劝告,她知道自己碰上了办公室文员最担心发生的事——被上司马蚤扰。“自己还天真地为得到赏识而雀跃不已,真是好笑,原来所谓的升职就是一个圈套,无非是想调戏自己罢了。可是他也用不着这么急色吧!一上来就这样,哼!”巧音抬起头,气呼呼地瞪着他。而卢丰却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似的,他身体前倾,双臂撑在大门上。1米80的身高,壮硕的身形将她密密实实地包在大门上,两眼更是充满邪意地迎上她的目光。看着他的脸向自己越靠越近,灼热的男性气息喷打在脸上,巧音不由脸蛋一阵发烫,她连忙把脸侧过去,原先的气愤早已被慌乱、羞涩所取代。

    巧音的这些变化毫无遗漏地落在卢丰的眼中,他更加肆无忌惮了。他将脸凑在她的耳朵上,轻声问道:“你就是新来的秘书?”“是,是的,总经理,我,我叫巧音。”巧音怯生生地回答。“你是我见过的最香的秘书,是体香还是用了什么香水?”卢丰深深地嗅了一口,再缓缓呼进她的耳孔里去。“别,别这样,总经理,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热乎乎的鼻气使她不由颤抖一下,既有点恶心,又有些瘙痒。“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把你的耳朵咬下来。”卢丰轻轻咬了一下那晶莹如白玉般的耳垂,恶狠狠地吓唬她。“啊!”虽说是轻轻咬一下,可也惊出巧音一声娇呼。她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他的纠缠,可他就像一座大山那样令她撼动不得。“别白费力气了,还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吧!嗯,这个房间采用了德国的隔音设备,就算是帕瓦罗蒂在这里大喊,外面也听不见的。你想不想试试!”卢丰说完就觉得一阵好笑,举谁不行怎么就举出了臃肿如猪的帕瓦罗蒂呢!真是大煞风景。“是Belong香水,这下可以放开我了吧?”巧音打消了叫喊的念头,无力地靠在大门上。“怪不得这么香呢!你都喷在哪里啊?”卢丰沿着她的脖子继续嗅下去,眼睛停在了那露出一截雪白酥胸的领口上。“别再问了。”巧音见抗议无效只得无奈地回答道:“一般,我都弹在头发和,和……”“和什么?”卢丰见巧音吞吞吐吐的扭捏样儿,不由兴趣大增。“头发和胸部上,这下你满意了,还不放开我。”巧音说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听说过谁喷在胸部上的,让我闻闻!”卢丰收回一只手去解她衬衣的纽扣。他的动作很快,等到巧音反应过来,衬衣基本已经打开了,可爱的童装淡蓝色胸罩包裹着圆鼓鼓的Ru房,跃现在卢丰眼前。“啊!你干什么嘛?”巧音连忙把双手抱在胸前,惊慌地望向他。“闻你喷在胸部上的香水味道啊!”卢丰假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向她装着可怜。“谁说喷在胸部上啊!”巧音想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脸上不由一红,“我是指弹在胸部位置的衣服上。”

    “哦,是这样啊!我还觉得奇怪呢!胸部又不能露在外面,干嘛要喷在那里呢!都是你说话不清楚,你瞧,小可爱都露出来了,来,我帮你系好。”卢丰分开巧音的双手,借机欣赏她露在|孚仭秸滞饷娴纳钌畹膢孚仭焦怠br />

    “不要,我自己来好啦!”巧音知道他不怀好意,连忙出声制止。“什么不要,我解的当然要我系好它了,别乱动!”卢丰慢慢地系着纽扣,等到开始系Ru房下缘的纽扣的时候,他停下来,手掌覆在一只丰满的Ru房上,隔着柔软的胸罩轻轻地抚摸。“你又要干什么?快停手。”巧音大惊之下紧紧抓着卢丰的手,不让他继续欺辱自己。“听我说,女人的Ru房很娇贵的,对胸罩的要求也特别严格。胸罩的尺码过大,Ru房就不能缓解万有引力的影响而变得下垂,体形也会变得松松垮垮的,到后来背就会变驼,腰也挺不直,小腹尽是赘肉,大腿变得臃肿,肌肉再也没有弹性,干巴巴的,足弓也变得平缓,只怕是走几步就得歇一歇,年纪轻轻的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样,真是凄惨啊!”卢丰看到巧音被他说得两眼呆呆地望着自己,紧抓自己的双手也松了下来,心里偷偷一笑,“哪个女孩不爱美,被自己说成这样,换了谁都得发呆。”他轻轻将巧音的手放下,手指又开始轻柔得不被察觉地去解巧音的纽扣,嘴巴也没闲着,接着说道:“尺码过小危害更大,偏小的|孚仭秸植煌5啬Σ罵u房,久而久之,Ru房由于肌肉过于疲劳而失去弹性,血液循环也会变得老化,毛细血管爆裂,好端端的,白白嫩嫩的Ru房就会变得像一个煎过头的油饼,让人看了好不恶心。”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卢丰已经悄悄地将她的上身脱个精光。巧音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Ru房要是变成那样,真还不如死了算了。她下意识地向自己胸部瞄了一眼,突然发现自己上身已经变得光溜溜的,衬衣,胸罩都已不翼而飞。她马上明白是卢丰在危言耸听来引开自己的注意力,好趁机脱掉自己的衣服。顿时,她气得满脸通红,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另一方面是暗恨卢丰的卑鄙,趁人之危。“别担心,幸亏你遇到我,我不会让你变成那么丑陋的女人的。”卢丰欣赏着她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美丽的女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美丽的,冷艳的面容,黑亮的长发,雪白的肌肤,白嫩的Ru房,嫣红的|孚仭酵罚⒉乃纭衷诘那梢粼诼岬难劾锞拖袷且坏烂赖梦薹ㄐ稳莸姆缇啊!澳悖悖阄蕹埽彀盐业囊路垢摇!辈换崧钊说那梢簦蕹芏忠咽撬拇士庵凶钅烟幕坝铩B崛春敛辉谝猓梢粑嬖谛馗系氖直郏皇诌∷橇街幌赶傅氖滞螅昧剿耐范ド希硪恢皇纸艚舻刈プ∷腞u房,像打太极拳的云手那样抓揉着,一时间,眼前白浪|孚仭讲ㄋ钠稹W炖锘拐裾裼写实厮档溃骸巴讶ツ愕囊路俏巳媚愕腞u房放松,你难道想让这么漂亮的咪咪变成油饼吗?哈哈…”

    他不顾巧音射过来的、鄙夷的白眼,继续说道:“我也挺冤的,为了给你活血,还得不停揉动这么大的两只豪|孚仭剑懔湫恍欢济挥校褂媚侵盅酃饪次遥ィ≌媸呛萌四炎觥D忝皇赂陕锎饷葱〉男卣帜兀》凑院竽憔褪俏业娜肆耍揖驮倜阄淠岩换岫桑 鼻梢舸用患饷次蕹艿娜耍髅魇堑飨纷约海衷诜吹贡涑墒窃诎镒约旱拿α耍挥善溃骸八悄愕娜耍旆趴遥 薄班牛Ω每梢粤耍裉炀拖鹊秸饫铮厝ズ笠堑米约鹤霭。∥也荒茏馨锬愕模乙埠苊Φ模俸佟甭岱趴溲衿鹇湓诘厣系某囊拢卣郑槐咝嶙牛槐叻诺搅顺樘肜铩!鞍岩路垢遥 鼻梢艏挥邪岩路垢约旱囊馑迹挥杉绷耍约赫飧鲅釉趺醇税 B岽映樘肜锾统鲆黄抗莨ニ档溃骸罢饫镏挥心憷瞎遥κ裁措。∴牛〗心憷疵槐鸬氖拢褪窍胝夷懔牧奶欤茨愠隽艘簧砗梗矗阉攘税桑〉群瓜嗽倩鼓阋路!比思壬蔽尴究悸枪啵梢舳峁瓶强冢豢谄雀鼍狻H缓缶捅扯宰潘谛恍簧希聊プ旁跹』匾路?醋徘梢艉裙夤岬难凵窠器锏厣炼幌拢加幸淮蠲灰淮畹赜胨钠鹛炖础!澳闶遣皇呛芴盅嵛遥俊甭峤硖逄プ拢执雍竺媲崆岣帕街环崧嵬Φ腞u房,柔软的美|孚仭骄拖袷撬龅囊谎迥宓模ピ谑掷锖貌皇娣!安唬皇牵皇恰鼻梢粽踉赶拢谕巡豢屯O铝宋尬降亩鳎南胝跤终醪豢缓孟人匙潘逅模偎呕』匾路!霸趺赐掏掏峦碌模憷瞎铱刹皇切∑娜耍惺裁椿熬」芩担也换峁帜愕摹!甭嵛巧纤亩梗谒桌锴崆岬卮灯!拔遥抑皇腔共幌肮撸鸫盗耍茫醚鳌!鼻梢粜迸ぷ派碜樱纸粽诺匕醋潘穆簧街Γ煌瓶约菏翟谑俏薹ㄈ受,推开他又不知道会不会触怒他,从而更加激起他的滛欲。一时间,心情矛盾之极。“你会习惯的,以后,你还会求我做这些呢!”卢丰紧跟着她贴过去,两人的身体几乎要贴在一起。“请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不习惯。”全身笼罩在他的气息下,巧音突然觉得头眩晕起来,身体有些发软,无力地向身后的卢丰歪去。“咦!真是的,嘴里说着不习惯,身体都靠在我怀里了,你啊!就是口不对心!”卢丰弯下腰,将她的头部枕在自己的左臂上,右手托住她弹性十足的屁股,将她横抱在怀里。巧音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好由他这么抱着。自己的脸离他如此之近,连他的心跳声也听得清清楚楚,而他的抱法也很温柔,令她感到很舒服,就连在男朋友的怀抱里也没这么舒服过。想起男朋友,巧音不由臊得满脸通红,男朋友正在为了他们以后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奔波,而自己却裸露着Ru房,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心里竟然还会感觉舒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她连忙叫道:“不要这样,快放我下来。”卢丰不为所动,近距离观赏着她雪白的胸部,一对鼓胀的豪|孚仭剿孀藕粑话卜值厣舷缕鸱牛厦娴穆坡葡负梗牡肦u房是那么晶莹,那么剔透。他惬意地深吸了一口怀中女人的香味,笑着说道:“我喜欢这样,我的小娇妻。”巧音感到自己的心跳不断加速,甚至连体温也飞快地向上蹿高,她鼓足力气扭动几下,一口气泄尽,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她恨恨地说道:“快放开我,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我要辞职,还要去告你非礼。”“你不会辞职,更不会去告我的。”卢丰自信地说道,却换来了巧音满脸的不屑。“你不信?”卢丰把巧音脸朝下放在腿上,开始脱去她的套裙。伴随着她一连串的惊叫,仅着内衣的凸凹胴体暴露出来。她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瑕疵,雪白的皮肤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粉色,像是玉脂凝膏一样,显得无比的晶莹。纤细的腰肢下面,与胸罩同为一套的蓝色童装内裤遮不住那浑圆的屁股,两瓣桃形的屁股蛋小半部分都露在外面。“好美的屁屁啊!”卢丰由衷地赞叹着。他很自然地将手搭在她的屁股上,慢慢地抚摸着,享受柔滑的屁股所带来的绝佳手感。“快点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到时候看你怎么下台。”巧音奋力挣扎,可是挺翘的屁股只是轻微地扭动几下,她的这些动作在卢丰眼里就像是在向他撒娇一样。“你忘了这间房间的隔音效果吗?哈哈!”卢丰得意地笑起来。那杯果汁是他专门为巧音准备的,它不仅会使女人浑身乏力,还兼具蝽药的功用。再贞节的女人喝了它之后,身体都会变得异常敏感,都会情不自禁地渴求男人的爱抚。更妙的是,它还具有潜伏的功能,它会调节女人的内分泌系统,使其分泌出大量的雌性激素,只要被男人稍加挑逗就会情不自禁地发马蚤,变浪,成为男人最佳的床上尤物。

    有了这个对女人攻无不克的宝贝,卢丰反倒不想过早地占有她,他要慢慢逗她,想想冷艳的她向自己乞求爱怜时的滛荡表情,他就兴奋得下身一阵酸胀。“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罢手?求你,不要再摸我了。”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本来清脆的嗓音也变得沙哑起来,使惹火的身体更增添了另一种慵懒的风情诱惑。“你应该知道吧!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受得了啊。”卢丰蠕动着手指挤开童装内裤的一角,慢慢探进去,在她弹性极佳的屁股上不停地抓来抓去。巧音想动却动不了,只好“呜呜”地带着哭腔求道:“你到底要怎么样嘛?衣服我不要了,让我走吧。”“啊!准备光着身子出去吗!真想不到原来你还喜欢暴露,够前卫的嘛!”

    卢丰将手掌顺着热乎乎的臀沟向下滑去,碰到一团毛茸茸的荫毛,他便勾起手指沿着狭小的肉缝,细细地梳拢略微有些发湿的荫毛。

    在巧音的一声声娇呼声中,手指坚定地滑进温暖,湿润的小|岤。她的荫唇薄薄的,|岤腔也很窄,只能容纳一个手指,里面滑滑腻腻的,缕缕嗳液悄悄地分泌出来。卢丰籍着那嗳液的润滑,手指旋转着摩擦柔嫩的肉壁,另一只手则重重地拍打不停颤抖着的屁股。“好痛,好痛呦!别打了,别打了,我不走了,不走了,呜呜……”巧音抽泣起来,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片淤红的掌痕。“咦!刚才不是吵着要走吗?怎么变卦了,难怪有人说女人的心情就像阴晴不定的天气,令人琢磨不透。为什么又不想走了,小宝贝!”卢丰不再拍打有些红肿的臀部,可手指却旋转得更加快了。“我喜欢你抱着我的感觉,我喜欢你,刚才我是故意气你的,啊……不要磨了,哦哦……”巧音明白他的意思,违心地说出附和他的话,可她心里也清楚,刚才被他抱着的感觉确实很舒服。卢丰得意地“哈哈”笑着,手指渐渐停了下来。在手指抽出来的同时,耳边隐约听到一声微弱的叹息声。卢丰将巧音重新翻转过来,将她的头垫在大腿上,仔细端详她的脸孔。只见她满脸桃红,眉头紧蹙,眼波朦胧似雾,红唇微张,粉舌轻微地蠕动,鼻中不住发出“噢噢”的轻哼,眼里眉间挂着一股掩饰不住的春意。卢丰将掌心轻轻覆在她的肚脐眼上,手掌画着圈慢慢地摩挲,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光滑得就像是绸缎一般。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只引得巧音娇躯不断地颤抖,喘息声也越发急促起来。渐渐,巧音只觉得一团燥热从心底腾地升起,而且随着手掌越来越接近酥胸而愈发强烈,终于,她忍受不住那种舒服至极的感觉,口中“啊……啊啊……”地呻吟出来。终于听到她滛荡的叫声了,卢丰“嘿嘿”地邪笑着,心中充满了巨大的征服感。他弯下腰,嘴唇轻触那滛荡声音的源头,旋即嘴中一片香软。他伸出舌头轻轻添滑着她甜美的嘴唇,慢慢地向里边蠕动,舌头一接触到她小巧的舌片,便紧紧吸住,热烈地吞食着甘甜的津液。一股浓郁的男性味道在嘴里翻滚,巧音又是羞涩,又是兴奋,身体就好像被点着了似的,热得无法忍受,尤其是下身被炙烤得难受之极,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又麻,又酸,又胀,又痒……心跳也越来越快,好像就要从口中跳出来似的。巧音“嗯嗯”地呢喃着,舌头主动地探到他的嘴里,缠上他的舌头,引导着他,彼此交换着唾液。热烈的接吻似乎缓解了下身的灼热,她更加强烈地索取,终于,巧音淹没在情欲的波涛中。突然,巧音的手能动了,她手臂上伸,时而搂住卢丰的脖子,时而轻轻抚摸他的身体。这是那瓶果汁的另一个神奇的地方,当女人被蝽药完全控制时,女人的力气就会恢复如常。“你可真热情,平时也是这样与男朋友接吻的吗?”卢丰见已经成功地挑起巧音的情欲,便直起身子,凝望着她那双迷离的大眼睛。听到他的问话,巧音稍稍恢复了一点神志,想到自己主动地迎合他,与他那么激|情的长吻,不由一阵羞愧,脸蛋更加红了,那双大眼睛更是波光粼粼,款款荡漾着羞涩的眼波。“看着我,现在是提问时间。”卢丰轻轻拍着那对豪|孚仭剑崧勰鄣腞u房颤悠悠地摆动着,顶端的那两颗嫣红,鼓胀得就像花生粒一般大小,在暗红的|孚仭皆紊厦娼景恋卣婪拧!班蓿『檬娣『妹赖母芯酢!鼻梢糁痪醯迷谒呐拇蛳拢迥诘哪枪陕碓槎ソグ簿蚕吕矗迫雀幸布跚崃耍硖寰秃孟袷潜还闪顾那岱绱倒还墒娉┲良母芯跞饺缴稹K挥上乱馐兜亟址旁赗u房上慢慢揉捏起来……猛然间,她发现自己躺在总经理卢丰的腿上,双手正不知羞耻地揉搓着自己的Ru房,而那个可恶的男人却舒舒服服地靠在谢谢上,色迷迷地欣赏着自己的自渎表演。脑袋“嗡”的一下,巧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在他面前做这么滛荡的动作。而他那种邪滛的表情明显是把自己当作下贱的妓女来看待。一下子,她呆住了,双手僵硬不动,殊不知她这么一停,体内的马蚤动又活跃起来,热胀的感觉愈发强烈。

    巧音紧咬细牙,竭力想把那股欲火压下去,可越是抗拒,身体的敏感度就越强,下身好像被千万只虫蚁一起叮咬似的,甚至,她都能想象出虫蚁叮咬她的样子。双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循环许久。终于,巧音抵御不了自己的身体需求,呜咽一声,双手又攀上自己的Ru房,再度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变换着光彩,看得出她的内心已经被羞耻,恐惧,悲哀种种感觉所充斥。“这里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包括你也不准动。怎么样,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卢丰残忍地抓住她的双手,让难受的感觉再次袭上她的身体。巧音拼命地晃动手臂,可是她的力量太小了,她扬起脸,哭泣着求道:“放开我,放开我,我,我要……”“要什么啊?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卢丰将她的手臂交叉着放在她的头顶,唇舌轻轻舔吸着白皙的颈部。

    “好痒,啊……啊……好舒服,啊……”滑腻的舌头舔在颈上,心弦好像是被紧绷了起来,酸酸的,麻麻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了,使她忍不住想要让他就这样一直吻下去。

    “还不肯说吗?”卢丰抬起头,紧盯着她的大眼睛,那坚定的目光向她传递着不达到目的势不罢休的决心。

    巧音怯生生地看着他,眼波闪烁不停,时而扭捏,时而黯淡,时而又风情万种,她本身不是一个轻浮的女人,虽说她打算放弃了,可是这么羞人的问题,她还是有些难以启齿。卢丰看她扭扭捏捏,欲语还休的样子,知道她还保留着一份矜持,只要能诱使她开口,她就会彻底变成一个滛荡的床上尤物,无论自己让她做什么,她都会无条件地接受。于是卢丰松开她的双手,抓起她的一只白|孚仭剑苡屑记傻厝啻昶鹄矗种富辜湫氐哦ザ说膢孚仭酵罚谥行煨焖档溃骸澳愕纳硖逦叶伎幢榱耍裁榱耍慊褂惺裁春煤π叩模裕埃〗步材愀信笥咽窃趺辞兹鹊摹!碧岬侥信笥眩梢粜闹幸徽蟊耄白约罕凰呷璩烧庋退隳信笥巡辉谝猓约阂裁涣趁婊氐侥信笥焉肀吡恕?銮易约涸僭趺凑踉谡馔耆獗盏幕肪持幸膊换嵊腥死创罹鹊模隙ɑ嵯氤鲋种职旆ū谱约嚎诘模懔耍嫠囊獍桑 鼻梢舻男睦矸老呷姹览A耍墒蔷偷彼铝怂炒拥木龆ê螅阅信笥训睦⒕巫踩幢涑闪撕抟猓耙皇撬弈埽怀鱿ⅲ约涸趺椿嵯萑胝庋木车兀约罕槐鸬哪腥送压饬艘路枞瑁谀睦铮苛约旱呐硕急;げ涣说哪腥嘶顾闶悄腥寺穑烤退愀髀堂弊樱且膊皇亲约旱拇恚种荒芄炙盟挥斜;ず米约旱呐笥眩 毕氲秸饫铮梢裘腿凰档溃骸昂冒桑〗裉煳沂悄愕牧耍阆胩裁次叶几嫠吣恪!彼A送#交合录ざ男那榧绦档溃骸八皇呛芟不督游牵羌赶戮筒晃橇恕!贝用欢匀怂倒幕埃幌伦铀党隹冢梢粲行┖π撸尚牡兹匆匆还杀ǜ吹目煲狻!八趺凑饷疵磺榈靼。饷聪闾鸬奈嵌疾换嵯碛茫媸潜康耙桓觥`牛幌不督游牵撬不妒裁矗俊甭峒绦实馈!八幌不队胛遥胛遥胛遥琙uo爱。”话到嘴边还是难以开口,巧音犹豫了好一会儿,猛一咬牙说了出去。话一出口,她就感觉好像解脱了一样,胸口酸麻麻的,充满了刺激的快感,她开始期盼着更难堪的问题。“看你的样子,就像个性感小野猫似的,任何男人都会喜欢干你的,来,给我讲讲他是怎样干你的?”卢丰看到她这么配合,不由一阵亢奋,话语也变得粗俗起来。“不要这样说人家嘛!干嘛总是问这么羞人的问题啊!”巧音斜瞄了卢丰一眼,那满脸的春情,就连久经风月的卢丰也不由一阵心头狂跳。看着卢丰喘息加剧的样子,巧音盈盈一笑,抓过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Ru房上,娇喘着说道:“摸摸人家嘛!就知道问人家被前男友干的的事,也不懂得安慰下人家。”

    “我摸,我摸还不行吗!”卢丰见她将男朋友称作前男友,心中一阵激荡,哪还有比夺人凄女更令人兴奋的事呢!就算她不提,自己也会去摸她的。他使劲地抓捏着那对面团般酥软的Ru房,看着白嫩的|孚仭饺庠谑种阜旒渎丶烦隼矗拍且簧崮宓纳胍髟诙曰叵欤腥说淖宰鸬玫搅思蟮穆恪br />

    “啊……啊……人家会痛的啦!别那么用力嘛!你看,把人家的胸部都弄成什么样了,狠心的家伙。”巧音并没有觉得很痛,反而那微微的疼痛使她的心底升起了无比的快意,她娇喘着将胸部挺得更高,瞧向他的眼神顾盼流转,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讲讲他是怎样操你的!”卢丰特意将“操”字拉得长长的,手指还快速地捻着因兴奋而高高胀起的|孚仭酵贰!把桨。∧烟懒耍还还思蚁不赌阏庋贝直傻淖盅燮校梢舻男姆俊扳疋瘛本缌姨牛咚实膢孚仭椒逵终痛罅艘蝗Αbr />

    “那还不快点向你老公我报告你是怎样被操的?”卢丰伸出另一只手,四指挠曲着隔着内裤轻柔地抓挠她的荫部。“啊……啊啊……舒服,舒服。你的手真软,他只会强来,比你差远了。”巧音舒服得合上了双眼,双肩微微颤抖着,两条修长的大腿悄悄地向两旁分开。“不要闭上眼睛,让我好好看看,听说眼睛大的女人Yin水都多,看来此话不假,哈哈……”说话间,嗳液慢慢地渗出来,童装内裤先是出现点点湿痕,接着湿痕越来越大,逐渐连成一片。“讨厌,坏死啦!要不是你逗人家,人家哪会流那么多水!”巧音听话地睁开眼睛,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闪烁着,饱含春意的眼波流转不停。“他有这样玩过你吗?”卢丰看着那双勾人魂魄的迷人媚眼,亢奋地扯起童装内裤,毫不留情地上下来回扯动,薄薄的内裤被拉扯成细带的形状,深深地陷进肉缝里去,快速地摩擦着她的荫部,嗳液汩汩地流淌出来,将她的大腿打得水渍斑斑。“啊……啊……啊啊……太刺激了,慢一点,慢点,你这样弄叫人家怎么说啊!噢……啊……好舒服,就是这样,对,对,哦……哦……快点,快点,再快点,噢……”巧音眉头紧蹙,嘴巴大张着,滛荡的音符一连串地飘出,高耸的胸部也随着她重重的揉搓,剧烈起伏着,泛起一股股肉浪。卢丰将内裤扯高到极限,再一松手,“啪”的一声,弹力极佳的内裤重重地落在肉缝上,换来巧音一声悠长的娇吟。他“哈哈”滛笑着,手掌斜斜地插进湿了一大片的内裤中,拨开湿漉漉的荫唇,两根手指并拢在一起,缓缓地挤到底,接着便是一阵快疾如风的活塞运动。

    “哦……啊……啊啊……你就不能温柔点,啊……啊……插到花心了,哦…

    啊啊……你真会玩,玩得人家美死了。他从来就没这么逗过人家,啊……啊……

    还是你行,你真棒,人家从来没尝过这么美的感觉,哦……哦哦……要到了,到了,啊……”随着巧音那声高亢的滛叫声,她的双腿就像打摆子似的哆嗦着,一股股亮晶晶的液体泉涌般地激射出来,一直喷了四、五下才渐渐停止。卢丰的身上,脸上被喷得到处都是,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放到嘴里仔细地尝了尝,没错,是Yin水的味道。他抹了抹满脸的Yin水,“嘿嘿”滛笑着说:“还没正式操你呢!就喷潮了,够马蚤,真是个天生滛贱的女人。”

    巧音喘息了一会儿后,吃力地爬起,跪到地上,娇小的脑袋瓜枕在卢丰的大腿哼道:“太美了,真没想到不用Zuo爱也会这么舒服。人家以前也被他弄到过高嘲,可根本都不能跟这次比,你真棒。”听到巧音对自己性技巧由衷的称赞,卢丰只觉得一股欲火腾的一下从下腹冒起,荫茎涨得老高,在裤裆里竖起了一顶小帐篷。近距离地看着他的裤裆越顶越高,慢慢变成一个小帐篷。巧音不由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那顶还在长高的帐篷,只觉得帐篷里的那根柱子猛地弹动几下,几乎就要“破裤而出”。“圈在裤裆里就已经这么大了,要是全部释放出来,那该是多么巨大啊!”想想这般雄壮的宝贝插在自己的私|处,那美翻了天的滋味,巧音的心里酸酸麻麻的,就像宁静的湖面被抛进一粒碎石,激起的阵阵涟漪快速地向四周扩散一样,不仅是心里,就连刚潮涌过的私|处也像通电似的变得麻痒起来。她微睁着那双如雾色般朦胧的眼睛,脸蛋贴过去,像温顺的小猫取悦主人那样,不停摩挲着那顶帐篷,感受着里边的热度,嘴里喃喃娇吟着,殷红的舌尖不时伸出口外,轻舔着那鼓胀的裆部。“不是刚到过吗!这么快就又发马蚤了!”卢丰看着她马蚤浪的样子,恶作剧似的将下身猛地向前一挺,一下子就把巧音顶翻在地上。看着巧音狼狈地爬起来,用委屈至极的眼神望着自己,卢丰一阵大笑。直到笑够了,才向巧音勾勾手指说道:“过来,帮我脱衣服!”巧音被顶翻在地的时候,心里惶恐极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发难,难道是自己弄脏了他的裤子,惹他生气了。直到看到他笑着说让自己为他脱衣服时,才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原来他并没有生气,只是跟自己闹着玩。

    “不要这样吓人家嘛,人家都快被你吓死了。”巧音趴伏在地上,捧起他的脚,轻轻地为他脱掉鞋子,恭敬地放在一边,然后抬起他的脚跟,慢慢地将袜子脱下来。两只袜子都脱下来后,仔细地叠好放在鞋壳里。

    就在巧音款款直起身子,准备打开他的皮带时,卢丰却抬起脚,脚趾头平行着摩擦她的嘴唇。巧音愕然望向卢丰,只见他滛笑着看着自己……“讨厌,几天没洗脚了,臭烘烘地薰死人了。”巧音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却还是张开嘴巴,将五个脚趾头依次含进嘴里,舌头灵活地游动在脚趾缝间,仔细地舔着趾缝间的污垢。看着她满脸沉醉地舔着自己不是很卫生的脚趾头,卢丰一阵感叹,“这瓶果汁的药效真是太神奇了,竟然能令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甘心为自己舔脚趾,还把污垢都吞入肚子里,这简直是帝王才能得到的享受啊!”巧音将两只脚彻底地清洗干净后,轻轻地放下来,然后挺起腰,神情有些羞涩地开始解他衬衣的纽扣。一颗,两颗……不一会儿,一副雄壮的上半身露了出来。厚实的胸肌,八块微微隆起的腹肌,盘根错节的肱二头肌……这一切力量的象征,看得巧音眼中波光闪闪,她迷恋地抚摸着那一团团钢铁般坚硬的肌肉,用心感受着里面所蕴含的力量。好久,巧音才缓过神来,她接着除下他的长裤,只见他全身只剩下一条短小的内裤,其实内裤并不小,只是被一根硕大的Rou棒和一大团肉球紧紧撑着,视觉上才会有小的错觉。

    终于要看到他的家伙了,巧音心急难耐地扯下内裤,一根带着腾腾热气的粗大荫茎扑地弹了出来,正好敲在她脸上,她不由“啊”的一声惊叫。“你瞧,我的兄弟都等得不耐烦了,还不慰劳慰劳它!哈哈……”卢丰又是一阵大笑。巧音嗔怪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定睛向打了自己一下的坏东西望去。好大的一根巨物啊!黑粗黑粗的,大概有十五厘米那么长。粗大的荫茎上,一条条贲起的青筋盘龙般缠绕在上面,顶端趴着一个鸡蛋大小的亮紫色Gui头,底端悬着一团硕大的紫红色肉团,肉团里面紧裹着两粒圆大的睾丸,显得沉甸甸的。自己那里是那么纤小,怎么能容纳下这么大的东西,巧音不禁有些害怕,可是想到这么大,这么烫的粗东西在自己那里驰骋,那将会是何等的舒服啊!转眼间,她又想到前男友的那条是那么细小,与这根相比简直就像牙签一样,不由扑哧一笑。卢丰看着她望着自己的荫茎,一会儿愁眉不展,一会儿春情荡漾,一会儿又是笑颜如花,心中不由一荡,荫茎又是一阵乱抖。

    “急什么啊!贪色鬼!咯咯……”巧音娇笑着一手托起阴囊,拇指慢慢地抚摸囊中的两粒肉球;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