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女秘书-第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一只手握住Gui头,食指肚儿抵着马眼,轻柔地来回旋磨。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她就像受到鼓励似的,手指的动作更快了,时而还紧紧握着Gui头,上下地来回捋动。“哦……好爽,嗯,你也经常给男朋友这么做吧!喜欢吃他的鸡芭吗?”卢丰舒服地靠在谢谢上,享受着那双宛若无骨的小手所带来的快感。

    “他倒是求过我,可人家觉得好脏,就没有答应。”巧音含情脉脉地深深看了他一眼,接着低下头,小声地说道:“可是,可是人家愿意为你舔。”说完,她伸出舌头,轻轻地在马眼上舔了一下。

    “哦,有点咸。”巧音细细地品尝着马眼分泌出来的液体的味道,味道虽然有些难闻,可是心房却有种莫名的颤栗,胸口更像是有一只手在不停地抓挠着,她禁不住撅起嘴巴“啾啾”地对着马眼吻个不停。

    男朋友求她,她都不做,可她却心甘情愿地为自己Kou交,卢丰的心中一阵激荡,荫茎仿佛又增大了许多,“快,张开嘴,把它吞进去!”

    “好的啦!就知道欺负人家!”巧音双手捧着那根粗壮的荫茎,娇嗔地瞟了他一眼,然后就款款低下头,慢慢探出嫣红的舌头。先把舌尖顶在冠沟处快速地勾挑一会儿,之后整条舌头就贴在暗红的龟面上仔细地上下抹扫。当舔到马眼的时候,灵活的舌尖又乱晃着向裂缝深处不断轻挤慢压。如此反复几次,耳边就传来了如牛般粗重的喘息声和“哦哦,啊啊”低沉的呻吟声。

    巧音扬起脸,得意地欣赏了一下卢丰舒坦得面容扭曲的样子,嫣然一笑,再度张开嘴巴。她一边快速地翻转舌头拨打马眼,一边用嘴唇紧紧地箍紧Gui头,极其缓慢地向里吞去。

    粗黑的荫茎一点一点地陷没在娇小的嘴里,坚硬的Gui头终于顶到了柔软的喉肉上,巧音只觉得喉咙被摩擦得有些发痒,鼻子一阵发酸,大脑中有种窒息的感觉。可随着窒息感的加强,心房轻微的颤栗却瞬间变成了剧烈的悸动,就像是一根本已绷紧的琴弦又被重重弹动了几下一样,荡起的旖旎快速地向周身蔓延,身心都被兴奋和快乐重重包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巧音双手扶住他的腰间,脑袋向他的胯下弯去,嘴巴大张着,奋力将荫茎一吞到底。趴在他的跨下,她清楚地感觉到,荫茎又胀大了一些,在自己的口腔深处不安分地振动着,很快,脆弱的喉肉再也耐不住Gui头的摩擦,开始痉挛起来,“呕”的一声,她本能地吐出荫茎,剧咳起来。还没爽够的卢丰哪管她的死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荫茎胡乱塞进她的嘴里,然后,猛一用力将她的脑袋死死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团团温湿的唾液包围着荫茎,痉挛的喉肉一下一下吮吸般挤压着茎身,酸胀的荫茎又是一阵乱跳。听着巧音喉间发出“呜呜”的悲吟,看着她那红胀的脸蛋上,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乞怜地望着自己,卢丰胸口一热,滛性大发。他站起身来,双腿跨过她的脖子,抓紧她的后脑,之后就是一阵疾如狂风的抽锸……直到她身体变软,大眼睛开始变得黯淡的那一刹那,才缓缓停止。“啵”的一声,卢丰抽出荫茎,荫茎上略微沾了一点血水,也许是太过剧烈的抽锸,使她的牙齿不小心咬破了舌头。巧音萎顿在地上,剧烈地干呕着,一团团唾液从嘴巴里淌下,将一对丰满,雪白的Ru房染得晶莹透亮。咳了好久,她才扬起脸,恨声嗔道:“要死呀你,想要插死人家啊!你看,人家的小嘴都让你插破了。”嘴上这样说着,可是眼睛却一再偷瞄着汁水淋漓的荫茎,巧音既有些害怕,又很想再次体验那种濒死的感觉。刚才那种快要休克过去的窒息,虽然使她脑袋胀痛得就像针扎一样,可是内心却无比的兴奋,全身的毛孔就好像完全舒展开似的,异常灵敏地感受到一股股马蚤动越来越强烈地从下身涌起。卢丰也有些纳闷,就算是蝽药的药效再强,她也受不了自己如此大力甚至接近于暴虐的抽锸啊!怎么现在却一副期盼着再来一次的样子呢!难道她是个有着受虐倾向的女人!卢丰重又坐下,晃动着脚趾头,钻进她的童装内裤里,随意摩挲着那湿得一塌糊涂的肉缝,邪笑着问道:“还想我像刚才那样插烂你的嘴巴吗?”巧音娇躯一震,呼吸陡然急促起来,她红潮满面地看着在内裤中不断挠曲的脚趾,鼻间“嗯嗯”地娇吟不语。卢丰用脚趾分开肉缝,大拇脚趾头斜斜着滑进|岤内,沿着滑嫩的|岤壁不急不慢地旋转着,嘴里径自说道:“鸡芭泡在你嘴巴里的滋味真是太爽了,要不是怕把你干死了,真想把你的嘴巴插烂。”

    “你也太狠了,哦……人,人家让你那么玩,你,啊……哦哦……你还想插烂人家的小嘴,你,你真霸道,啊……啊啊……别总是磨嘛!哦……”巧音软软地向后倒下,双腿八字型地大分着,她一只手抓住童装内裤的边缘,向另一侧拉去,露出淡粉色的小|岤,方便他更深的进入;另一只手轻轻抚弄着自己的Ru房。

    “谁让你那么马蚤啊!我问你,操你嘴巴时,你在想些什么?”卢丰看见她滛浪的马蚤样,大腿开始一伸一屈着用脚趾头大力抽锸她的小|岤。“哦……人家,人家被你插得都要断气了,哪,哪还会想什么,啊……再深点,哦……对,对,用力,啊……人家只觉得就算,就算被你插死了,啊……人家也愿意。别,别只用脚趾头,人家,哦……人家想要你的大鸡芭,嗯……别那么看人家嘛!”看到卢丰得意的邪笑,巧音不由大羞得闭上眼睛,可那种眼神却让她浑身酸痒痒的,舍不得就此闭上眼睛,不由又偷偷地睁开。“小浪货还知道害羞呢!哈哈……过来!用咪咪揉揉老公的鸡芭。”卢丰看她羞得娇躯一阵阵扭动,两只豪|孚仭讲斯乃频幕味煌#挥善鹆舜蛞煌膛诘闹饕狻G梢襞榔鹄矗行┎桓铱此妥磐罚プ抛约耗橇酵殴恼偷闷で虬愕腞u房,将荫茎夹紧在中间,徐徐地上下摩擦。雪白的|孚仭椒寮湟桓趾诘呐尤淮笪镄廴恢帕⒆牛樘迩嘟钔瓜郑ⅰG梢粼娇丛较玻嗤凡蛔跃醯厣斐觯蛘腉ui头舔去,心里越来越兴奋,时而双|孚仭铰椅枳牛獹ui头藏摄其中,时而双手快速律动着,重重摩擦荫茎,时而又用双|孚仭浇艚艏凶【ド恚齑焦粲趾煊至恋腉ui头,快速地上下吞吐。

    两团雪白的|孚仭饺饩秃孟癯跎ざ钠し裟茄崛恚饣倥湟韵愫沟牡娜蠡舾械腉ui头一点也没有滞涩的感觉,反而一股凉丝丝,酸麻麻的感觉由Gui头传至足底,刺激得卢丰几乎要呻吟出来。

    卢丰低头看着外表清纯的少女,头发凌乱,满脸晕红着,手里还捂着那对丰嫩的雪|孚仭剑壳焖踝盼约簗孚仭浇弧K难酃庥胨σ唤哟サ剑惴煽斓氐拖峦罚橇槎难鄄ㄊ倍呱叵蛩灯低登疲倍直ズ脑沟赝潘路鹪谒咚敌闹械奈炙裁椿共桓参俊!敖酉吕矗颐歉米鲂┦裁茨兀俊甭嵬衅鹎梢舻南掳停粗该嘧潘崮宓募》簟!澳阆朐趺囱思遥思叶加赡憷玻 鼻梢羟嵴跻幌拢托叽鸫鸬卮瓜卵哿薄!坝晌遥≌娴氖裁炊加晌衣穑俊甭峋褪窍不犊此切咧写拥纳袂椋粗赣蔚剿目谂希崆岣∏傻淖齑健!昂撸〉昧吮阋嘶孤艄裕嗣槐凰逡酝猓桓信笥炎龅囊捕几龉耍拐庋剩媸堑摹!鼻梢粜闹邪倒肿牛彀臀⒄牛嵋ё潘氖种覆环拧br />

    “本来想好好喂饱你的小马蚤|岤的,可你却不出声,搞得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操你,你倒是说话啊!想不想我操你?”卢丰的另一只手又伸向巧音的Ru房,手指拈起樱红欲滴的|孚仭酵罚嚼丛娇斓乩椿啬碜br />

    “缺德鬼,人家都让你玩成这样了,还要人家说什么啊!啊……啊啊……人家好痒,快来操人家嘛!”巧音吐出手指,眼睛斜瞟着他,那荡漾的眼波流露着说不出的春意。“可你还穿着它呢!”卢丰指指她那条湿透了的童装内裤,又指指自己的荫茎。“讨厌!人家哪件衣服不是你脱的,偏不脱这最后一件。”巧音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后,仪态万千地站起来,捏起童装内裤的边缘,膝盖前弯,屁股后翘,准备除去最后的遮掩。“慢点,知道钢管女郎吧!嗯,像钢管女郎那样晃晃你的小屁股,对,对,就是这样。”卢丰指挥着她脱衣,还不忘拿起DV拍摄这令人狂喷鼻血的香艳画面。在DV面前,巧音更加兴奋了。她模仿着脱衣舞娘的动作,一边扭动腰肢,一边将童装内裤慢慢地从臀部褪下……亮黄的荫毛被Yin水染得黏成两缕,拢在两旁,露出一个幽深的小洞。粉红色的小荫唇褶皱着攀在小洞两边。小洞不停蠕动着,从里面浅浅流出一些白黏的液体,看起来就像是刚喝过奶汁的婴儿小嘴一样,粉嘟嘟,亮晶晶的。巧音将童装内裤褪到大腿根部的位置就轻盈地转过身去,缓缓弯下腰,朝着DV高高地翘起屁股,左右摇摆着,展现屁股的丰润,雪白。之后,她又一边褪着童装内裤,一边转过身来,眼睛眨眨地望着DV,煽情地摇晃着胸前的豪|孚仭健!案悖还馑悄愕模乙彩悄愕摹!毙蕹さ男⊥扔叛诺亟惶嫣穑梢艚澳诳阕ピ谑掷铮┛┐嘈ψ牛崆岬亟蚵崤兹ァM澳诳惚蛔ピ谑掷铮模挂⒎⒊鲆还商逦叮岵唤诺奖桥裕钌畹匦岣霾煌!U飧瞿腥耍还馍硖迩孔常一购苡星榈鳎此敲赐度氲匦嶙抛约旱哪诳悖共煌敌Φ赝抛约海梢糁痪醯眯姆勘缓娴门模炙值模蛑倍伎煲恍腋5奈兜栏乖喂チ恕br />

    “就那么好闻吗?咯咯!来啊!接着拍嘛。”曾经学过孔雀舞的巧音,对着卢丰冉冉起舞。皓白的手臂缓缓地抬过头顶,手心相对着渐渐并拢在一起,接着纤细的手腕突然一抖,手腕上的紫色水晶珠链“叮当当”地发出一连串急脆的碰撞声。响声越来越密,手腕的细微动作越来越难以捉摸,手指更是以一种奇异的韵律,变化多端地扭曲成各种形状。突然,她停住了抖动,慢慢扬起脸,酥胸前挺,丰臀后翘,膝盖稍稍弯下,手臂向两旁缓缓分开,手指弹动着摆出了一个雀头的形状。猛然间,她又动了,身体急速地扭动着,那绝美的姿势像极了一只狂舞着的孔雀。渐渐,舞姿慢下来,她将一只手放在雪白的Ru房上,另一只手虚掩着粉嫩的小|岤,双手配合着轻扭的腰肢,慢慢揉摸着,眼睛频频瞟向DV,嘴里哼出一阵阵软绵绵的呢喃声。

    “一边叫你男朋友的名字,一边把你的小马蚤|岤掰开让我看!”卢丰将DV放在谢谢前的茶几上,匆急地按下自动拍摄键,然后抓着自己的荫茎快速地搓弄。强烈的感官刺激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住激荡的心情,他只等巧音说出男朋友的名字后,就狠狠地插她,尽情地享受她的肉体。巧音也是一样,光着身子在男人面前跳着滛贱的舞蹈,做着平时想都不敢去想的动作,她兴奋得禁不住连声呻吟。男朋友的名字对她来说不代表什么,只是意味着一种调情的手段。她颤抖着双手掰开小|岤,露出里面幽深,红嫩的孔径,眼神痴痴地直视着卢丰的眼睛,嘴里喃喃念着男朋友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几乎是哭着喊出来。顿时,卢丰心中的自豪与满足到达了极点。他兴奋得啉啉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硕大的Gui头更是夸张地暴胀到前所未有的庞大。闷哼一声,他抓住巧音的香肩,猛地将她摁倒在写字台上,重重地抓了几把她那酥软的Ru房后,就捏住她的脚踝,将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分成一个笔直的一字。“啊……威威!你在哪啊!你女友被他全扒光了,哦……啊……你再不来,他就要搞你女友了,啊……啊……”巧音满脸潮红,眼神弥散,梦呓般地叫着男朋友的名字,嘴里不迭地吐着滛声浪语。“接着讲,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些。”卢丰深深吁了口气,平缓一下激荡的心情,这时,他倒不想这么快插入了,臀部慢慢动着,荫茎一碰触到|岤口,就快速地退回来。“还不来干人家吗?狠心的家伙。”巧音双手轻揉着自己的Ru房,眼神更加迷离。“他的鸡芭就顶在你女友的小马蚤|岤上,他真会玩,马蚤|岤让他弄得一个劲地流水,你女友真没出息,想让他干了,你再不来,你女友的小马蚤|岤就要吃他的大香肠了,啊……啊……干我,干我,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快疯了。”巧音难受地乱扭着,眼神凄怨地瞅着他。“你去给你男朋友挂电话,我要一边插你,一边听你向他讲述我是怎样操你的。”卢丰滛笑着将手机递给她,然后用手握着荫茎慢慢旋转着插进去,Gui头刚挤入一半就不再动了。“啊!人家不要嘛,那样也太丢脸了。我假装与他通电话,讲给你听还不行吗?”巧音扭扭捏捏地接过手机,眼中闪过一丝羞涩的目光。“听话,乖!”卢丰轻轻拨弄着那胀起的阴Di,不大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声。“再不听话,我就拔出去了。”看着她马蚤浪的样子,卢丰小腹向后一收,作势要将荫茎抽出来。“别,别拔出去,我,我挂。”巧音忙不迭地答应,手指难为情地摁着数字键。“来,搂着我的脖子,将手机放到我耳边。”荫茎用力地又往里挤进一些,整个Gui头完全没入了小|岤中,卢丰哈哈大笑着将她的双腿扣到自己的腰上,抱着她的屁股,倒退着回到谢谢上坐下。巧音“嗯”的一声娇呼,单手死死地揽住他的脖子,俏脸红红地贴在他的脸上,手机怯怯地插进两人的耳间。随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她的双腿开始悄悄地缠紧他的腰。“请问哪位?”手机里清晰地传来一声略显疲累的男声。卢丰马上盖住巧音的嘴巴,捉住她企图逃逸的舌头,“啾啾”地狂吻着。“搞什么?什么声音!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对方显然认为是马蚤扰电话,嘴里不满地嘟囔着。

    卢丰离开巧音的嘴巴,向她努努嘴,示意她答话。

    巧音羞红着脸,眼睛求饶地望向他,可看到他那不置可否的眼神,只好无奈地对着手机嗫嚅着说:“我,我,我是……”卢丰看着她那娇羞无比,惹人垂怜的神情,脑袋“嗡”的一下,好像浑身的血液瞬间都灌进去了。他用力抓着巧音的两瓣屁股蛋儿,下腹向前猛力一挺,“卜”的一声,雄壮的荫茎应声一冲到底。

    “哎呦!”巧音被这下迅猛的突袭,条件反射地惊叫出声。“是谁?到底是谁?”手机那边隐隐觉得不对劲,有些慌乱地连声询问着。巧音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颤声对着手机说道:“威威,是我……”

    看到巧音与他男友通上话,卢丰缓缓地向后仰去,半躺在谢谢上,托着她的腰,荫茎开始慢慢地动起来。

    “哦,音音,原来是你啊!可吓死我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在叫啊。”手机里的声音明显不是那么慌乱了。“没,没有啦!你听错了吧!我,我,我怎么会叫呢!”巧音张口结舌地解释着。

    “噢,那我就放心了,嗯,是想我了吧!嘿嘿!今天早点回来!都好几天没有做了,今晚我想与你Zuo爱!”电话那头完全安心了,语调也轻松起来。“你女友正被别人干着,你却还在说Zuo爱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粗心啊!”巧音有些悲戚地想着。而卢丰也清楚地听到那句话,荫茎开始逐渐提速,手掌还“啪啪”地大力打着她的屁股。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巧音的身体慢慢变软,鼻息也变得越来越浊重。她连忙抽出空闲的手捂在嘴巴上,心里默默祈祷着:“快点挂断,快点挂断……”

    “咦!怎么喘那么厉害?喂!干嘛不说话?喂!喂!”手机对面不停地追问着。卢丰把巧音捂着嘴巴的手扳下来,荫茎开始大幅度地抽锸。每一下都狠狠地一捅到底,还恶作剧似的顶着|岤底重重地旋磨一下。

    巧音无力地瘫在他怀里,雪白的屁股被顶得就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的,荫茎的每一次重重的刺入都使她的心房剧烈地颤栗一下,禁不住要张口娇呼。

    “不能,绝对不能叫出来。”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男友焦急的声音,巧音紧紧地咬住银牙。可是,“嗯嗯啊啊”的闷哼却不可抑制地沿着翕动着的鼻翼,不规则地窜出。

    “你到底在干什么?快回答我!”手机对面提高了音量,听得出有些发怒。

    “威威,没,没什么,鼻子有些不通气,好像是感冒了。”巧音连忙解释,却不料她刚一张口说话,下身就迎来了一顿疾如风,狂如雨的捣击,强烈的快感不由使她僵直着身子,下意识地大声浪叫出来。

    “啊啊”的滛叫声在手机里特别刺耳,过了半晌,手机那里才传来一阵怒极的冷笑,“这就是你说的感冒!哼!哼!”

    “还是叫出来了。”巧音匆忙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就在这时,卢丰一把夺过手机,将手机放在两人的交合处。“噼噼啪啪”肚皮的撞击声和“噗哧噗哧”荫茎与Yin水的捣击声清晰地传到手机里去。达到目的的卢丰,活塞动作慢慢缓下来,“嘿嘿”滛笑着将手机放回巧音手中。“他一定猜出我在做什么了,好丢人。”巧音羞得浑身发抖,胸口就像是被点着似的,火烧火燎的好不难受,而小|岤也变得异常的瘙痒,Yin水一个劲得涌出来。她不禁难受地扭动着身子,屁股也开始慢慢摇起来。窗户纸一旦捅破,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巧音娇喘着慢慢将手机放到耳旁,徐徐说道:“你真的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吗?”对方沉默不语,手机里只是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威威,你女友现在正全身光光地趴在人家老板身上呢。他把人家的屁股掰得大大的,手指还搔着人家的屁眼,他好坏呦!他的鸡芭在与你通电话时就插进来了,又大,又粗,插得人家好舒服……”巧音双眼迷离地讲着,屁股越来越快地迎合着荫茎,耸动不停。“我不信,不信,你不是音音,你到底是谁?音音是不会干这样的事的。”她男友大声吼叫着,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么滛荡的话会从清纯,可爱的巧音嘴里说出。“不相信吗?哈哈!再让你听听她的声音,仔细听好啊!”卢丰亢奋地托着巧音的屁股,开始狠狠地抽锸起来。荫茎上下翻飞地律动,粉红的|岤肉乱跳着,|孚仭桨椎臏粢恒殂榱鞒觯饺说牧哟κ鹾跻黄!鞍 檬娣 丁愫冒舭。サ矫妹玫幕ㄐ纳狭耍 鹉敲茨ヂ铮∶妹每煲荒愀伤览玻丁丁希瞎瞎瞎毙岤深处那充实,舒爽的快感让巧音不休地大吐滛声浪语,越叫越舒服,心情也越来越激荡,她不由对着手机,马蚤浪地说道:“威威,你听到了吗?你女友被他干翻了!哦……啊……他的鸡芭好烫,人家爱死他的大鸡芭了,啊……啊……”

    “你,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对,你一定是被强迫的,告诉我你是被强迫的!告诉我!”手机对面呜咽着,听起来她男友很伤心。“才不是呢!人家是自愿的,哦……人家好喜欢被他干,他每插人家一下,人家都觉得好像被贯穿了似的,啊……啊……那种感觉太美了。”巧音一面浪叫着,一面被卢丰抱起来放到写字台前。“他让人家趴到写字台上,还让人家高高地撅起屁股,哦!他开始摸人家的屁股啦!他的手好温暖,被他摸得暖暖的,好舒服,人家禁不住摇起屁股来了。

    呦!他叫人家自己把屁股掰开,讨厌啦!他想看人家的屁眼。好丢脸!可谁让人家喜欢他呢!他要看就给他看喽!“巧音腻声腻气地讲着,双腿向两侧大分着,一双嫩手伸到背后,将两瓣屁股蛋掰开,露出一个千褶万皱,菊花状的小洞。“哎呦!他开始舔人家的屁眼了,他的舌头好灵活,就像一条小蛇似的,一个劲的往人家屁眼里钻。啊……他舔得人家心跳得好快啊!哦……啊……他把手指插进来了,又插进一只,哦哦……好痛,好痛,要裂开啦。他开始动起来了,啊……怎么搞的啊,越痛人家就越兴奋,不行了,心就要跳出来了,啊……小|岤也开始痒起来了,人家又想让他干了。哦……哦……”巧音娇羞地转过头,哝语求道:“老公,好老公,别再逗人家啦!来嘛!马蚤妹妹想要大哥哥的鸡芭止痒哦!快来干马蚤妹妹嘛!”

    “马蚤老婆,你男朋友倒是挺关心你的嘛!换了别人还不早把电话挂了。嘿!

    yuedu_text_c();

    把手机给我,我跟他讲几句!”卢丰握着荫茎顶在|岤口上,Gui头轻轻旋磨着探出头来的粉红的阴Di。

    “不要嘛!人家还要讲呦!”巧音不情愿地将手机递过去。

    “从今天起你的音音就归我了,哈哈……”卢丰对着电话一阵狂笑。

    “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电话里传来一阵气闷的声音。

    “你没听见吗?是她在求我干她啊!哈哈……你女友可真浪,她的手正抓着我的鸡芭呢,啊……她的手可真软,哦!进去了,哈哈,你女友自己将我的鸡芭送进她的|岤里啊,有这样的女友,你真是有福气啊!乌龟先生!哈哈……”卢丰一边恶毒地羞辱着巧音的男友,一边缓缓抽动着荫茎。“从后面干就是爽,你女友撅着屁股摇来摆去的,就像个下贱的妓女。你干她时,她也这么浪吗?哈哈……来,再让你听听她的叫声。”卢丰单手按着巧音的细腰,荫茎快速地捣着,肚皮不停地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她,求求你,别再欺负她了,她是个好女孩,你不能这样对她。”软弱的恳求声不迭地从手机里响起。

    “窝囊废。”卢丰骂了一句,把手机塞给趴在写字台上不断呻吟着的巧音,然后他身体前倾,使足了力气,更快,更猛地狂捣不停。“哦……哦……人家不行了,慢,慢点,哦哦……啊啊……人家要到了。”

    Yin水“嗞嗞”乱溅,巧音高亢地发出一连串不规则的浪叫。美妙,无法形容的快感瞬间传遍她的全身,小|岤微微收缩着,更紧地咬住狂暴的荫茎。“要到了吗?小母狗!给我叫得再滛荡些。”卢丰眼中闪着野兽的光芒,他用力地抓着她满是Yin水的屁股,荫茎一下比一下狠地撞击着小|岤深处。“我是你的小母狗,汪……我是个只让你干的小母狗,汪汪……插死我吧!来了,来了,汪汪汪……汪汪……哦……”巧音大声地学着狗叫,那“汪汪”的狗叫声,马上把她带上了快乐的顶点。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屁股乱抖,大腿不住痉挛着,湍急的Yin水一股股地向外急喷着。“你就这么贱吗?连狗叫也叫得出来,真奇怪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臭表子,最下贱的妓女也比你高贵,你去死吧……”一阵绝望,歇斯底里的大骂震耳欲聋地传来,震得手机嗡嗡作响。巧音霍地一震,那顿大骂使她清醒过来。她顾不得摆脱身后的侵犯,连忙对着手机哭道:“威威,威威,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是被他……”

    “吃屎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真让我恶心。”嘟的一声,电话挂掉了。

    “不要,威威,威威……”巧音不住地对着手机哭叫,可是手机冷漠地全无半点反应。你男朋友不要你,我要你啊!刚才舒服吗?”卢丰“嘿嘿”滛笑着,眼里露出满足的光芒。“放开我,你这个魔鬼,人渣,你会有报应的。”巧音奋力地挣扎。“想想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吧!被我操了不说,还像个滛妇似的,苦苦求我干你。你男友可是把你滛荡的声音一字不漏地都听到耳里了,看那边,你马蚤浪的表演也都被录下来了,你除了跟着我,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卢丰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大力抽锸着。“呜呜……呜呜……你不是人,你是禽兽,呜呜……”巧音完全绝望了,身体软软地瘫在写字台上。可是,不一会儿,刚才那种舒爽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而且还越来越强烈,使她禁不住想要呻吟出来。“这种时候,我怎么还会产生快感,难道我真的就像威威说的那样是个下贱的女人吗!”一股巨大的屈辱感冒出,可屈辱感却让她更加兴奋。她竭尽全力地抵御着那股就像火山爆发一样猛烈的快感,可是越抗拒,快感就越势不可挡。终于,巧音放弃了,她彻底沉沦了,她哭泣着,呻吟着,疯狂地耸动屁股来索取箭在弦上的高嘲。巧音感到小|岤内的荫茎突然剧振了一下,变得更热,更粗了,她不禁哭着喊道:“射进来,求你射进来,狠狠地灌满我的马蚤|岤吧!把我的肚子搞大,让我为你生孩子,呜呜……我是你的情人,你的奴隶,你的母狗……”话音刚落,卢丰就闷哼一声,荫茎剧颤,马眼大开,浓稠的Jing液子弹似的打在她的芓宫里,连着射了五,六次,松软的荫茎才慢慢滑出来。而巧音也在Jing液的浇灌下,又一次到达了高嘲。巧音趴在写字台上歇息了一会儿,然后就跪在卢丰的脚下,扶着他的大腿,将他那条湿漉漉的荫茎含入嘴中。直到荫茎被清洗得干干净净,才轻轻吐出来,她一边献媚地仰望着卢丰,一边“咕嘟咕嘟”地将口中混杂着Jing液,Yin水的唾液咽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