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丽岳母李雪梅(01-0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我的美丽岳母李雪梅(01-03)。

    我和女友是在大学时的同学,我大她一届,毕业后我们在乙市开始工作,后在家人的操办下办了婚礼,就算是在乙市安定了下来。

    老婆是单亲家庭,这个我早就知道,只是结婚后我才知道原来岳父年轻时是个小混混,很早就霸佔了岳母,后来在一次聚众欧斗中被人砍死了。

    那时老婆还小,是由岳母一手带大,大学毕业后随着老婆去到岳母家第一次拜见岳母,让我惊讶的是岳母非常的年轻只有四十多,举止温柔,身材丰满,说话柔声柔气。

    可能是因为生孩子生的早,身材基本没有走型,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年轻好多,两隻眼睛水汪汪的,说实话年轻时肯定比我老婆好看。 结婚后我们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150平米的大房子因为我们平时工作忙,收拾房子的时间就少,所以老婆提议把岳母接来一起住,一来可以帮我们做些家务,二来怕岳母一个人在老家寂寞,我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于是那年五一假期我和老婆就把岳母接了过来。

    老婆因为工作的缘故,要经常出差,所以我们没敢要孩子,但性生活一直比较合拍和谐,我们俩的性慾都很强,老婆上面长的双峰挺秀,下面毛密水多,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做爱。 我在大学虽然学的是建筑结构,但我从初中到大学毕业,一直都是篮球校队的主力首发,所以体质特别好,走在大街上经常引来一些美女,少妇的不经意的侧目。

    我和老婆做爱每次都会按着A片上的动作,更换好几种体位,每次都要做一两个小时后,才一起精疲力尽的睡去。

    而且,週末还经常给老婆加餐,搞的我老婆每天都情神气爽,面色粉润粉润的,每天开开心心的,所以,在公司裡业绩也做的很棒,不久就被提拔为部门经理。

    岳母来到我家后,我经常偷偷的盯着岳母那隆起的双峰,和浑圆丰满的臀部偷看,并想入非非,岳母不仅长的漂亮,而且皮肤白析柔嫩,肤质特别细腻,看得我心裡直流口水,心想要是能和岳母一夜消魂那该多美呀。

    我还一直以为我偷看岳母,岳母一直都不知道呢,谁知岳母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点破,也许是因为长期没有男人的滋润的缘故罢,对我的偷看并不反感,但是老婆在家裡的时候,并不明显,穿着也很端庄得体,言语就更不敢轻佻,我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把口水咽到肚子裡,不敢有半分的逾越。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们把岳母接来后,老婆的第一次出差,那次事情可能比较麻烦,老婆说出差可能要一个星期多,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老婆走时叮嘱我,让我和岳母好好相处,不要闹意见。

    我心裡想,怎么会呢,爱还来不及呢。

    老婆出差那天是週五,当天我们都正常的相安无事,我上班,岳母照常在家裡收拾家务,晚上我下班回来后,岳母把饭已经做好了,我这是第一次和岳母单独共进晚餐。

    岳母的厨艺很好,给我做的鸡蛋炒秋葵,火爆腰花,一大桌子菜,都是补肾的,可能知道我每天晚上待候老婆辛苦,所以有意的在饮食上帮我调理调理。

    我吃的很香,岳母却不怎么吃,只是像徵性的吃了几口,然后就坐在那裡托着腮专注的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着桌子上的饭菜,还不时的给我加菜,说:“阿超,你平时工作忙需要体力好,得多吃些”。

    我听着母的那温情的柔声细语,心裡早就醉了,不时的抬起眼偷看岳母那美丽丰韵的脸和靠在桌子上硕大的双峰。

    吃过饭后我执意要收拾饭桌洗碗,争执中无意碰到了岳母雪白滑嫩的手,不由的心裡就像是触了电一样,我说:“妈,我来收拾,你去把电视打开,找个好节目,我们一起看”。

    岳母挨不过我,就去到客厅把电视打开,把茶水泡上,准备了些些乾果和水果,坐在沙发上等我。

    我把厨房收拾完毕后,把手擦乾淨来到客厅一看,岳母正在看《甄嬛传》,见我过来赶忙招呼我坐下,把削好的一个梨子递到我手裡,我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梨子,一边在想,要是能吃到岳母的那两个大雪花梨子该多好呀。 我根本无心看电视,心裡早就心猿意马了,我忽然想到营造一点气氛,就对岳母说:“妈,开着灯电视对眼睛不好,我们有电视灯,我们把客厅吊灯关了,开电视吧”。

    岳母欣然同意,说:“妈在老家看电视也都会把灯关了的”。

    于是我把客厅灯关掉,打开了灯光朦胧的电视灯,这时屏幕上忽明忽暗的光线射出来,照在岳母的身上,更显示出岳母身上那丰满的线条,和美丽动人的脸颊,看的我不禁呆住了,我坐在那裡目不转睛的盯着岳母,贪婪的欣赏着她的丰满身材。 不知过了多久,岳母与我四目相对,看到我痴痴的眼神后,像少女一样害羞的低下了头,轻轻的莞尔一笑。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把目光移开,并且装模作样的和岳母讨论着《甄嬛传》的剧情。

    但说的驴唇不对马嘴,岳母看着我窘迫的样子,用手轻轻捂着嘴,发出两声银铃般的浅笑,这时我也脸红了,但在当时的光线下可能不太明显。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岳母把半个剥好的核桃仁递到我后裡说:“阿超,吃个核桃吧”。

    我激动的一把抓住岳母手,把核桃塞到我嘴裡,然后想把岳母拉过来,结果岳母急忙把手抽出去,光线比较暗,但我还是觉得她脸红红的,岳母站起来说:“晚了,我要去休息了”。于是扭动着腰支和肥臀,急急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当时把我尴尬的丢在沙发上,我也无心再看电视了,关了电视也回屋了。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不仅因为老婆不在慾火焚身,还有就是因为今晚上自己的唐突而懊悔,担心以该怎么面对岳母呢。我翻来履去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第二天是週六,我睡到了8点多,迷迷煳煳的听到了厨房裡有声响,知道是岳母在给我做早餐呢,我穿上短裤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房间裡走了出来,走到岳母的身后。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尴尬的不知怎么和岳母开口。

    这时岳母说话了:“阿超啊,昨天没有睡好吧,妈给你煲了冬瓜海米汤,热了牛肉饼,你洗沐一下过来吃早餐吧”。

    听着岳母这柔和温润的细语,我心裡的疑虑一扫而光,这时我才注意到岳母背对着我,穿了一件薄纱的睡裙,性感的内裤和胸衣若隐若现,浑圆丰满的臀部身体的晃动,一振一颤的,顿时看的我血脉喷张,小弟弟不由自主的把我肥大的短裤支了起来。

    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我轻轻的走到岳母的身后,双手搂住了岳母的纤腰,把我胀起来的小弟弟压在岳母的屁股沟裡。

    这时我的手臂感觉到岳母的双乳轻轻的垂在那裡,忽岳母的身子一挺,把腰直了起来,双手向后返过来勾住我的脖子,把脸转过来贴在我的脸上,呼吸也渐渐的急促起来。

    我双手紧搂着岳母的腰肢,小弟弟紧紧的顶住岳母的臀沟,把脸贴在岳母的侧面脸颊上,用我的嘴唇轻轻的亲吻和磨擦岳母的耳廓和面颊,并且颤声的呢喃着说道:“妈,你真美,真美,我好喜欢你……”。

    这时岳母也彻底颤抖了,她一边把头转过来任我肆意的亲吻吮吸着,一边问我:“小超,妈真的这么有吸引力吗?”。

    我说:“妈,当然了,你没有感觉到我的小弟弟好想你吗?” 。

    这时,岳母兴奋的转过身来和我彻底的拥吻在了一起,我们相互紧紧的拥抱着,激吻着,我的双手在岳母的丰软的后背和浑圆的臀面上肆意的抚摸揉捏着,岳母则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不停地和我激吻着,把她那丰满娇润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体上,并不停的扭动着腰支,边吻着一边在嘴裡还发如“嗯,嗯……舒服……”的哼叫声。

    凭着我丰富的经验,知到岳母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我把我的嘴慢慢的从岳母的嘴上移开,我轻轻的亲着她的鼻子,眼睛,耳朵,我把她圆润的耳朵全部含到嘴裡肆意的吮吸着,她一边舒服的“啊……嗯……啊……”的哼叫着,一边把抱着我的头,手指伸进我的头髮裡,紧紧的抓住我的头髮,腰肢不停的扭动着。

    我顺着她的耳垂向下亲,一直亲到脖子上,我一边亲一边把她的睡裙褪到地上,从后面解开她的胸罩,露出两颗乱跳的雪白的大奶子,我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腰,一口叼住其中的一隻奶子,含着奶头,尽情的吮吸着。 这时岳母再也受不了,一边的“啊……啊……啊……啊……喔……喔……喔……”哼叫着,一边把她的那裹着内裤的香穴往前贴靠我。

    我起身顺势腾出一隻手,伸进了她的薄沙内裤裡,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根手指不停的搓弄着她的毛茸茸香穴,三根手指夹着她的两片大阴唇,上下左右不停的搓揉着,岳母蜜穴裡的骚水早已清泉般的喷涌而出,内裤和阴毛早已经是湿成一片了……。

    岳母一边哼叫着,一边呢喃的对我说:“阿超,啊……我的小宝贝,喔……我的小老公,快点给妈吧,妈受不了了”。同时岳母的一隻手也隔着我的短裤,轻轻的捋着我早己挺起的小弟弟。

    我听到岳母的告饶声,男人成就感油然而升起,我双手搂紧岳母的酥臀把岳母抱起来轻轻的放在餐桌上,餐桌上的一些调味品的瓶子噼裡啪啦掉到地上,我哪裡能顾的上这些,我把头放在岳母那雪白光滑的肚皮上,双手抓住岳母内裤的两个角,轻轻的一点点的把岳母的湿漉漉内裤褪下来,岳母也很配合的把臀部轻轻翘起,让我把内裤从屁股下面拉下来。 我一边拉着,一边用嘴亲着从岳母的小腹亲到阴毛,到大腿,从大腿到小腿,从小腿到脚踝,一直亲到了岳母那双美丽的玉足,岳母的玉足保养的极好,雪白而细腻,我双手抚着她的脚面,把她的十个脚趾一个一个的尽情的吮吸了一遍,岳母兴奋的紧夹着双腿自己用两手捂着奶子,腰肢来回的扭动着,一边扭着,一边兴奋的喊叫着:“哦……我的小宝贝,我的小老公,妈舒服死了”。

    这时我站起身来,我一揽无遗的看着岳母的胴体,雪白的肌肤,中间浓密的黑亮阴毛上还有水珠。

    岳母伸过手来,我顺势也褪下短裤,岳母顺手抓住我勃起的小弟弟,来回套弄着,嘴进而呢喃的说着:“宝贝,妈好久没有抓过这么粗大的肉棒了”。

    我说:“妈,你别着急,一会还有更爽的呢”。

    我轻分开她雪白的双腿,跪在地上,把我的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用我的嘴唇轻轻的亲吻着她的阴唇,用舌头搅弄她的阴蒂,而且还一边亲吻一边还发出嗞嗞声音,我尽情的亲舔着岳母的阴户,阴唇,逗弄着她的阴蒂,还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裡来回的搅弄着,岳母舒服的白花花的雪臀一翘一翘的,双手不停的抚弄着我的头髮,两隻玉足轻轻的踩在我的后背上,来回的搓着。

    不一会,岳母大概是兴奋的都有点高潮来了,嘴裡只有“啊……啊……”的声音了。

    我一看吉时已到,该行大礼了,于是我抽出头,站起身,挺起我的大肉棒,轻轻的分开岳母的白腿,用一隻手扶着我粗大的肉棒,慢慢的送进了岳母的蜜穴裡,伴随着岳母“啊……”的一声尖叫,我的大肉棒就全部插了进去。 我用我的左手拽着岳母的右手,右手捏着她的左奶,挺着我的小弟弟,用力的前后抽送着,随着我抽送的频率逐渐加快,我和岳母的这场“战斗”彻底进入了白热化。 岳母“哼……啊……”的叫着,渐渐的带有了哭腔,淫水也一波一波的涌出来,不停地冲刷着我的小弟弟,我的大腿根撞击着她的雪白的圆臀发出了有节奏的啪啪.……。

    我这样的大力抽送大概进行了有20多分钟,我有点累了,于是问岳母说:“妈,你舒服吗?”。

    岳母娇喘着说:“妈好舒服,哦……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我又问岳母说:“妈,你爽不爽呀?”。

    岳母略带着哭腔说:“爽死了哦……啊……好宝贝千万别停下来……妈还想要”。

    我说:“妈,我有点累了,我们去沙发上好不好?”。

    岳母颤声说:“好,好,我们去沙发吧”。

    我停止了抽送,但没有把小弟弟拔出来,我一手托着她雪白的圆臀,一手抱着她的后背,岳母双手紧搂着我的脖子,腰上一使力,岳母也配合的紧贴着我,我站了起来,抱着岳母来到客厅的沙发上。

    我坐在沙发上,岳母蹲在我中间,双手紧搂着我的脖子,自己上下动了起来,一边动一边喊:“啊……好爽,啊……好爽的,我的小老公……”。

    我这时也正好腾出双手,抓着她两隻上下跳动的奶子,一边揉捏着,一边伺机用嘴吮吸着,这样的运动大概又持续了有20多分钟,岳母爽的一边叫还一边摇头晃脑的,于是我又问岳母:“妈,你今天爽不爽?”。

    岳母兴奋的说:“好爽,好舒服”。

    我又问:“妈,你来高潮了吗?”。

    岳母呻呤着说:“都好几次了,啊……”一边叫着,一边喘着。

    我终于有点把持不住了,我轻轻的对岳母说:“妈,我想射了……”。

    岳母一听更兴声奋了:“宝贝,你就射在妈身体裡吧,妈再给你生个小媳妇”。

    我一听笑了,看来岳母今天真是爽上天了,这么傻的爽话都出来,但我理智还在,我们今天即兴而做,没有保险措施,怎么能射到岳母的身体裡呢,于是我又抱住了岳母的身体,让岳母停止了抽动,我转过身把岳母轻轻放在沙发上,这时我的小弟弟依然还没有拔出来,岳母轻轻的说:“宝贝”。

    我说:“妈,你少歇一下,我来吧”。

    于是我在上面,岳母在下面,我们上面紧紧的抱着激吻着,下面勐烈地撞击着,就在我要喷射的一刹那,我勐地把小弟弟从岳母的蜜洞裡抽了出来,精液射的岳母阴户,阴毛上白粘粘的一片。

    我终于洩软了下来,扒在岳母身上一动不动,但是右手还在轻轻的揉抚着岳母的奶子,岳母两隻手紧搂着我的脖子,也是一动不动的轻轻喘息着,呻吟着。

    就这样我们抱在一起,大概有十分钟左右,我们坐起了身,我一隻手搂着岳母的香肩,另一只手抚弄着她的一隻奶子,岳母也一隻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揉弄着我软塌塌的小弟弟,还在回味着刚刚的激情。

    我对岳母说:“妈,我今天好舒服,谢谢你”。 说完在她的额头轻轻的亲了一下,岳母也轻轻的亲了我的脸一下说:“妈今天也好开心,好服,以往难受了就自己抠几下,今天终于开闸放水了”。

    说完又在我脸上亲了几下说:“宝贝,你饿了吧,妈给你把早点再热热吧,估计都凉了”。

    于是岳母站起身,到餐桌旁边把睡裙套上,把早点又重新热上,把刚刚掉落的一些调料瓶子捡起来,放在餐桌上重新摆好,我也站起身来套上短裤。

    我再一次亲暱从后面抱住了岳母的腰,岳母扭过头来轻轻的亲了我一下,这时我才发现岳母白析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娇媚的红润,我们都会心的笑了,我心想,这下好了,岳母以后不要再受乾枯之苦了,我也有了一个这么好的岳母,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呀。

    【未完待续】。

    第2章。

    周末的早上阳光明媚,岳母早早起来给我做的喷香味美的海米冬瓜汤和牛肉饼,就因爲我们的第一次的蚀骨销魂“战斗”给凉凉了,岳母把早餐又给热了一下,端到桌上,这一次我们不再面对面坐着了,而是挨着坐在一起。

    我一边喝着汤,吃着牛肉饼,一边夸赞着岳母的手艺,桌子下面我把岳母两条白滑的玉腿缠在我的两腿之间,我们一边吃着早点一边亲昵的调笑着,岳母腌制的四川泡菜酸香爽口,我一边吃,一边不禁夸赞到:妈,您这手艺就是北京饭店的大厨也不过如此,岳母听后非常受用,温情的对我说:阿超,你要是吃的香就多吃些,妈还会做好多的好吃的菜,以后慢慢做给你吃。

    我听后一脸的坏笑着对岳母说:妈,再香的好吃的,也没有吃妈的奶香。

    说着我伸出手在岳母的酥胸上轻轻的捏了一把;岳母被我逗的格格的笑了,也伸出她的玉手掐了一把我的脸颊慈爱而又娇羞的说:你这小坏蛋,妈的哪里都给你吃到了。

    我也顺势把手伸进岳母的睡裙里按在她那雪白的大腿上撒娇似的说:妈的哪里都好吃,我还想吃嘛。岳母又慈爱的对我说:还想吃呀?馋死你了。

    我和岳母就在这样的轻松快乐的氛围中吃完了早餐,我装模作样的要收拾餐桌,岳母拦住我说:阿超,你一大清早就出了这么多力气,去稍稍休息一下吧。

    说时岳母那美丽的脸颊上泛起两朵轻轻的红晕,我无比疼爱的在岳母那温润的嘴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说:妈,那辛苦你了。

    岳母深情的看了我一眼,动手开始收拾饭桌了,我呢回到房间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脑,浏览网页,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闻,我一边漫不经心的浏览着网页,一边还回味着刚刚和岳母蚀骨销魂的感觉,哎呀。真是太爽了,太舒服了。

    我正在回味着,不知过了多久,岳母站在门口对我说:小超啊,上午要出去吗,如果没事不出去的话陪妈一起去菜市场吧,妈去买些菜,中午给你烧些好吃的给你吃,我欣然的同意了,上午原本就没有什么事,隻是下午和我和我的那些狐朋狗友们约了一场蓝球。

    这场球是一定要去的,因爲我们在打球的时候经常会有一群不知哪里的美女在那里驻足观看,我又怎么能错过这大好的时机呢?于是我对岳母说:好的妈,我也很想去逛逛市场,我们什么时候去?。

    岳母说不急,妈洗个澡换个衣服。

    这时我才想起来,我们岳母今天早上做完还没有洗澡呢,我也应该洗一下,于是我开始准备换洗的衣服,收拾了一下我的床刚刚要进卫生间,就听见里面已经发出哗哗的水声了,我知道,岳母已经先进去了,开始洗了。

    于是我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电视节目,看着看着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可以和岳母一起洗呀。哎呀,怎么没想到呢,于是我轻轻走到卫生间门口,听到里面哗哗的冲水的声音,柔声问到:妈,我和你一起洗吧?岳母在里轻笑了一声说:你这坏小子,门没有锁,你进来吧。

    我一听乐坏了,赶紧脱掉身上的短裤和内裤一压门把手进到卫生间里,这时岳母已经全都湿身了,花洒喷出的温水从岳母的头顶开始,一直流到岳母的脚底,乌黑的湿发紧紧的贴着岳母的头皮。

    温水延着岳母美丽的脸庞汩汩的流下顺着她雪白而又饱满的双峰流过她微微隆起的肚子,也淋湿了肚皮下面乌黑浓密的阴毛,水珠顺着岳母的阴毛嘀嗒嘀嗒的滴到地上,这时岳母用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正温柔的看着我,我面对着岳母这美丽的胴体,不禁再一次産生了冲动,跨前一步鑽进花洒的水幕里,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岳母忘情的激吻着。

    我们的身体再一次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这时我的小弟弟也不听话的又支了起来,被岳母一把抓在手里,温情的笑着对我说:阿超呀,你这么厉害呀。我在淋浴的水幕里一边亲吻着岳母,一隻手抓着岳母的雪臀,另一隻手在她的后背肆意的抚摸着,还撒娇的对岳母说:妈,我还想要呢。

    岳母一隻后勾着我的脖子,另一隻手轻轻的捋着的我小弟弟柔声的对我说:阿超啊,你听妈说:隻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你就是再强壮也不可以这么高频率的做的,妈不是不想要,妈怎么给你都行,隻是怕你把身子累坏了以后就再也不能行男人之事了,再说了要是隻图一时的快活把你用坏了,不就更对不起晴晴了吗?我听到这温暖的话语不禁感动的热泪盈框,隻是因爲正在冲着淋浴看不出来。

    多好的女人呀,知书达理,心地善良,温柔贤惠,我金玉超真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拥有了两个这么好的女人,想到这里我再一次抱紧了岳母那白皙光滑的胴体,用嘴唇在她的额头上使劲的亲着。

    岳母也松开了我的小弟弟的轻轻的抱着我的腰,用两隻玉手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来回抚摸着,温情的对我说:宝贝,咱们的光景还长着呢,以后什么时候方便你想要了妈都会给你,咱不急这一时,把身子累坏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宝贝乖。,我听到这里还能再说什么呢?

    我的岳母一起相互抱着给对方的后背擦了浴液,岳母帮我把小弟弟里里外外洗的干干淨淨,我也帮岳母把她那粉嫩的蜜穴洗的干干淨淨,由于岳母单身的早,而且也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做过,所以,她的蜜穴保养的非常的好,大阴唇稍深一点,小阴唇粉嫩粉嫩的。

    我扒开一看,里面粉嘟嘟的嫩肉水晶晶的,我忍不住把嘴捂上去,忘情的亲了好一阵子,这时我从浴室的镜子里看到岳母一隻脚站着,另一隻脚踩着马桶闭着眼睛,双后抓着我的着发,尽情的享受着,嘴里还发出轻轻的嗯……嗯……的哼叫声。

    亲了一会我亲够了,站了起来我们互相擦干了身子从浴室里出来,回到各自的房间换了干淨的衣服就一起去了菜市场。

    (未完待续)。

    3。

    今天是週末,菜市场裡的人比较多,小商贩们怎么会错过这大好的时机,一个个卖力的吆喝着,我跟在岳母的后面,帮她提着她採购好的各种蔬菜,鸡肉,排骨还买了一隻甲鱼,我心想,来看岳母看我这么卖力气,心疼我了,这是要给我好好补身子呀,想到这裡不禁心裡美滋滋的。

    岳母今天穿了一件米色是碎花格长裙,虽然裙摆在膝盖以上,上面还是立领的,一点也不低胸,但是穿在岳母那上下匀称,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上却依然显得婀娜多姿,再加上岳母皮肤白皙,双臂圆润,俞发显的气质非凡,楚楚动人,走在路上引来不少色男的侧目,但是他们都看到一个勐男跟在后面,就只能啧啧的吞嚥几口口水而已,转而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

    我们一前一后提着买好的菜肉回到小区,出电梯后,我们到了门口时我哄骗岳母说:妈,你帮我提一下袋子,我拿钥匙开门。

    岳母双手提着袋子,我趁机上前抱着岳母深深的一吻,当时把岳母给吓坏了,羞红着脸,娇嗔着我说:小坏蛋,被人看到不得了了。

    我嬉笑着开了防盗门,把岳母让进屋裡,关上门后又趁着岳母还没有放下东西便迫不及待的从后面抱了岳母,在岳母的脸颊上又深深的吻了一下。

    岳母放下所有的袋子,用她的一根玉指轻轻的笃着我的额头慈爱的说:你这小馋猫,一会不偷吃都不行。

    我顺势一把搂住岳母的肥腰挨着她脸颊说:妈,谁让你穿这样一件裙子也还能这么性感呢。

    我一边贴着岳母,一边又从她那丰满的香臀上抓了一把,岳母勾着我的脖子温情的对我说:我的小宝贝,你今天让妈感觉到妈还是一个女人,妈真的好开心,妈以后会好好疼你的。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说:妈,我也好爱你,我以后不仅会从经济上好好孝顺您,从身体上也更会好好孝顺您。

    说着我露出一脸的坏笑,岳母轻轻的捏着我的鼻尖说:你这小坏蛋,妈还真没白疼你。

    说着岳母鬆开我回到房间,又换上她那件浅粉色的丝质性感睡裙。

    这件睡裙贴在岳母那曲线丰满的身材上,常常让我垂涎三尺,走起路来,那条性感小内裤的轮廓也若隐若现,让人不禁浮想联篇。

    岳母从房间裡出来看到我也换了短裤要和她一起做饭,慈爱说:阿超,你去休息吧,或者看会电视也行,午饭妈一个人就能做了。

    我走过去一隻手搂住岳母说:妈,我就喜欢和您一起做嘛,再说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我坏笑着,故意把那个做字说的声音很重,岳母会心的一笑没说什么,我们就开始准备午饭了。

    我主动要求洗肉,岳母坐在小凳子上捡菜,因为岳母的睡裙比较短,胸也比较低,所以她弯下腰时露出两个雪白的半奶和一条细细的乳沟,坐在小凳子上时内裤都可以露出来,我顺着岳母那雪白的大腿向内望去,看到岳母那粉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她的蜜穴,旁边还隐约的露出几缕阴毛,看得我不由的直吞口水。

    这时岳母抬起头来看到我正盯着她的两腿中间看,娇嗔着说:你这小馋猫,有什么好看的,妈一丝不挂都给你看过了,这还要盯着不放。

    我笑着解释说:妈,您不知道看这个更有味到,更馋人。

    就这样,我们一边调笑着,一边准备着午餐,而且我们还时不时的因为一言不和就吻到了一起,时不时的就身体接触一下,一顿丰盛的午餐就在这样的快乐氛围中做成了。

    岳母炖的甲鱼排骨汤真是太鲜了,太好喝了,我一口气喝了两碗,我们一起快乐的吃过午饭后,我对岳母说:妈,我下午和朋友约了一场蓝球,我歇一会就出去了。

    岳母说:阿超,你去吧,路上小心点,下午早点回来。

    我无比依恋的在岳母的额头上深深的一吻,然后就换了打球的衣服出门了。

    因为今天和岳母的鱼水之欢愉,让我神清气爽,手感奇好,三分球连投连重,场边观战的几个性感美女向我连连送来秋波,其中一个黑衣性感女子,挺着那一双大波,甚是引人注目。

    因为我今天发挥好,所以对方对我盯防相当的严,两个人一起夹包我,把我累的满头大汗,于是我替换了我的队友上去,我坐在场边休息了一会,我一边喝水,一边关注着场上的局势,还一边不时的偷偷的用眼睛偷瞟一眼旁边的黑衣性感女子。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也在偷瞟着我,我们的目光一不小心的交织到了一起,她立刻害羞的转过了头去,凭我多年的泡把妹经验,这娘们是非常有戏的,于是我从框裡抽出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说:美女,天气热,来瓶水吧。

    这黑衣女子见我主动搭讪,十分激动的看着我,接过水都忘了和我说谢谢,过了两三秒,突然又转回头来对我说:谢谢你哦。

    声音非常的娇媚,我非常绅士的向她微笑点头示意,大约又过的三五份钟,她可能是终于鼓足了勇气,向我慢慢的蹭了一步,对我说:帅哥,我家就住在对面楼上,经常看到你们在这裡打球,你打的真好。

    我听了这娇滴滴的讚美心裡十分受用,于是笑着说:我们是打着玩的,主要是为了煅炼身体的。

    美女听后说:看来你的身体真不错,体力也一定很好,不过你们打的的确很好,我很喜欢看你们打球。

    说完羞羞的低下头,对我说喃喃的说:可以加你一个微信吗以后你们来打球就告诉我一声,我就下来看你们打球。

    我听后欣然应允,拿起我的手机和她相互加了微信好友。

    过了一会我又上场打了一阵子,这时可能大家都累的差不多了,我们尽兴而散,一散场我就迫不及待的往回家赶,因为我知道我那美丽性感的岳母,正翘首企盼的等我回去陪她呢。

    我下了公交车,快步直奔小区,我一边走心裡一边想,今天晚上要是和岳母做爱的话总射在外面也不是个事,万一一不小心就麻大烦了,想到这裡我果断拐进小区旁边的7天超市,买了一合杜蕾斯超薄套套。

    其实家裡有套套的,我和老婆那么能战斗这都是常备品,但是万一要是老婆回来发现套套少了的话,那岂不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呀,我总不能说当气球吹的玩了吧。

    在快进单元门的时候,我把盒子打开拿出裡面的套套,装在口袋裡把盒子扔在拉圾箱裡。

    回到家裡我刚刚一进门,岳母就把她湿润的双唇递上来,岳母也不嫌弃我打完球的一身汗臭味,紧紧的和我抱在一起激吻了起来,吻了一会岳母对我说:阿超累了吧,赶紧去洗澡吧,妈把饭都准备好了,你洗完澡就可以吃了。

    于是我赶忙回屋裡换了短裤,进卫生间去冲澡,冲完澡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只套了一条短裤来到餐厅。看到岳母已经把晚饭端上餐桌都摆好,我们挨着坐下,我依旧用的两条粗壮的毛腿缠住岳母的两条雪白玉腿。

    我们一起亲暱的吃完了晚饭,一起收拾了饭桌,又一起手拉着手来到客厅裡,坐大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我又把客厅的吊灯关了,打开了朦胧的电视灯。

    我左手把岳母揽在怀裡,岳母温情的依偎在我身上,我问岳母说:妈,您昨天晚上怎么那么紧张,急匆匆的走了?。

    岳母温情的对我说:其实妈早就知道你偷偷的偷看妈,妈也经常偷偷的偷听你和晴晴做爱,有时妈的确是心裡痒痒的,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裡躺在床上自己抠一会,你昨天晚上突然想要妈,妈一时心裡还没有准备好,不知道是该给你还是不该给你,给你呢,感觉有点对不起晴晴,不给你呢,又看你那么馋,怕把你给憋上火了,况且妈这土地也好旱了这么久,早就在盼一场甘霖了,唉。当时真是矛盾。

    听到这裡我怜爱的搂住岳母的腰,另一只手搂住她的玉腿,把她抱坐在我的腿上,岳母也勾住我的脖子,再次和我激吻在一起。

    吻了一阵子,我又问岳母说:那你今天早上怎么又想通了呢?

    岳母缓缓的说:其实妈昨天半夜就想通了,妈来你们家裡住,就是来照顾你们的,眼睛出差了,妈就得把你照顾好,看到你那么馋妈,妈心裡不落忍,所以今天早上你想要,妈就给你了。

    我听到这裡,心裡一阵好感动,岳母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和我继续亲吻着,我的一隻手搂着岳母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雪白光洁的大腿,然后顺着岳母的大腿摸到她的内裤,又从她的内裤向上摸到她弹力十足的肚子,最后抓住她的一隻奶子,轻轻的揉弄着,还不时的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搓揉她的奶头。

    这时我感觉到岳母浑身勐的一颤,抱的我更紧了,把身体紧紧的贴在我身上,这时我把嘴唇凑到岳母的耳边,一边亲着她的耳朵,一边对她说:妈,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也没有出去和别的女人做爱,也谈不上对不起晴晴,一家人就应该相互帮助,相互爱护嘛,我知道您不好意思,我们不告诉晴晴就是了。

    岳母这时已经完全陶醉了,紧闭着双眼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的说法,这时我又把岳母的睡裙从上面扒下一截,这时岳母的两隻大白兔彻底的暴露在我面前,我用嘴含住其中的一隻,轻轻的吮吸着,还不时的用舌尖拔弄着奶头,同时,用一隻手轻劝抓住另一只奶子,一边轻轻的揉弄着,一边不时的用手轻轻的给岳母的另一只奶头。 岳母舒服的完全进入了状态,呼吸也渐渐的急促了起来,她紧闭着双眼,双手紧抱着我的头,腰支不停的扭动着,嘴裡还不时的发出嗯……啊……喔……喔……舒爽的哼叫声。

    就这样我尽情的吃的岳母的奶子,岳母也尽情的享受着我的吮吸和揉弄……过了好一阵子,我又问岳母说:妈,今天早上我给你做的你舒服吗你喜欢吗?

    岳母幸福的点点头说:嗯,好舒服,宝贝的鸡巴又粗又长,把妈给杵的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而且,你两次亲妈的阴户也好舒服,你的小舌头把妈的阴户舔的都想尿了。

    说完岳母银铃般格格的笑了。

    我听后对岳母说:妈,我给你亲阴户那叫口交,妈,你也可以给我口交。

    岳母听到这裡有点不解,问我:宝贝,你是说,妈也可以给你亲你的鸡巴是吗?

    我说:是的,但也不全是,也要用舌头,还得含住。

    这时我看着岳母虽然认真听着但很不解的样子,就对岳母说:妈,我给你看一个片吧,你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于是我把岳母放在沙发上,我回到屋裡把电脑拿出来放在茶几上,打开我和老婆做爱时经常用来助兴的一部阿片,快进到女优给男优口交的环节,给岳母看。

    岳母看着阿片裡女优和男优的口交演示,不由自主的再次呼吸急促了起来,她一隻手揉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伸进我的短裤裡,抓起我早已经支起来的小弟弟,来回轻轻的捋弄着。

    岳母的玉手很细,给我捋弄的特别舒服,不一会我也渐入佳境,我的一隻手把岳母揽过来,岳母也顺势转过身来跪在沙发上把我的短裤褪下半截,看见我的小弟弟早已经直挺挺的立在那裡了。

    面对我又粗又长的小弟弟,岳母看的两眼直放光,一把把我的小弟弟抓在手裡,轻轻给我套弄着,慢慢的张开嘴,想含住,却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把他含在了嘴裡,学着阿片的样子,一边用手给我套弄着,一边含着我的鸡巴,头部一耸一耸的给我吃着,吸着,岳母的悟性很好,在我的指导下,一会就找到了口交的要领,或许正是因为找到了口交的要领,所以也感受到了口交的快乐,岳母的频率越来越快,含着我的鸡巴就像是鸡啄米一样的快速上下移动着,还发出了阵阵的呜……呜……快乐哼叫声。

    我索性半躺在沙发上,一隻手轻抚着岳母的秀发,另一只手轻抚着她那洁白如玉的后背,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岳母兹兹地吃着我的小弟弟。

    过了一陈子,岳母可能是吃兴奋了,一口吃的太深了,龟头碰到了她的咽喉处,刺激的咳了两声,岳母又给我吃了一阵子,或许有点累了,吐出我的小弟弟坐起身来理了理头髮笑着问我:宝贝,妈给你吃的舒服吗?

    我说:妈,你给我吃的真好,真舒服,你的技术学的真快,再吃几次我看你比晴晴给我吃的都好了。

    我说着一把揽过岳母的腰,一隻手伸进了她的内裤裡,搓揉着她柔软的阴唇和湿漉漉阴毛,还想更进一步的时候岳母对我说:阿超,你没发现妈把沙发巾全给换了吗,早上我们做爱的时候把这裡全给搞脏了,你下午去打球的时候妈把这些沙发巾全给洗了,我们现在去房裡做吧,妈再好好给你吃一会。

    一边说一边轻轻的在我脸上掐了一把。

    我听完后二话不说,抱起岳母就走,径直朝我和老婆的房间走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